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提瓦特的假半仙 > 第三十一章 钟离快要绷不住了

第三十一章 钟离快要绷不住了


  回到万民堂,卯师傅正站在门口望眼欲穿的等着。看到香菱带着辰石顺利归来,心中的石头终于放下了。

  卯师傅热情的拉着辰石,想和他多说说什么,忽然想到香菱之前对他的抱怨,终于收敛了一点。

  辰石不由的大松一口气,卯师傅的那种热情他真的是受宠若惊。

  终于能在万民堂好好的吃一顿了。

  洗好手入座,满桌子美食,甜甜花酿鸡家常便饭了,香菱走心特地买来的中原杂碎,还有从蒙德猎鹿人那里学来的披萨。

  派蒙都看花眼了,作势就要飞上餐桌上飞,辰石眼疾手快的伸手把她按在座位上。

  卯师傅看到派蒙的时候脸色突然变的僵硬,夹菜都不利索了,试探着问辰石:“这你女儿啊?”

  派蒙:“吧唧吧唧。”

  她没听见,此时的派蒙正在和锅巴抢东西吃。

  香菱用筷子捅了卯师傅一下,“爸爸!你突然说什么呢!”

  辰石被这话雷的不轻,连忙解释:“卯叔你误会了,派蒙是我朋友的妹妹,她有事外出,委托我照顾几天。”

  “哦哦哦~”卯师傅恍然大悟,眉开眼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哈哈哈,是我突兀了。来来来,吃菜吃菜~不要见外,把这当自己家就行。”

  辰石:“………”

  饭桌上,香菱跟辰石提起,往生堂、飞云商会和北斗的「南十字」在听说了辰石入狱的消息后,都很快去找七星要人了。可以说,辰石能顺利出狱,他们都出了不少力。

  辰石听完微微一愣,低着头浅笑道。

  “我辰石何德何能啊……”

  心里有一根弦被触动了,就像平如镜的湖泊泛起层层的微波,半晌,他心里都是感激和喜悦。

  “好了,别想其他的了,快吃饭,一会去跟他们说一声吧,免得人家担心。”香菱元气满满的样子,让辰石也不禁放松了情绪。

  中午饿了一顿,辰石和派蒙都撑坏了,靠在椅子上舒服的呻吟着,香菱和了点糖水给两人端过来。

  看着派蒙咕咚咕咚的喝着,她头上的包小了很多,辰石道:“今晚你就在香菱这里休息吧,明天我们一起去找旅行者。”

  跟香菱唠了点家常,辰石也就告别了万民堂,他得快点去找北斗,大姐头现在应该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出来了,万一现在真的去把月海亭给掀了,那可就不好了。

  站在门口望着辰石离去的背影,卯师傅轻声道:

  “你在那里等了一下午,怎么不说?”

  “没有必要。”香菱黯然道。

  “他不知道这是你为他准备的午餐吧,放了一下午就为等他,连你也都一直饿着。”

  卯师傅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他和那个刻晴纠缠不清的,与往生堂的堂主也是关系密切,据说在蒙德还有一大堆红颜知己,现在又跟那个旅行者跑前跑后。”

  “那有那么多!”香菱抿着嘴,转身进了屋子。“我去睡觉了。”

  “傻闺女哟,你要争取啊!不表明心意把那小子锁在身边,你只能……”

  卯师傅揪心的看着香菱,她说是睡觉,估计这会又去厨房给那小子做什么杏仁豆腐了。

  “都怪我当时心急,给她搭什么线啊……唉。”

  卯师傅愁着脸,最后只是一声叹息。

  …………

  璃月港码头,三号船坞。

  辰石一来就看到北斗气势汹汹的带着人从里面跑出来。

  “辰石!?”

  等了半天不见人回来的北斗正黑着脸打算去找刻晴的麻烦,迎面正好看到辰石过来。

  “你总算出来了!”北斗笑着拍了拍辰石的肩膀,“监狱里的感觉不错吧?”

  辰石笑着道:“不错不错,就是地板有点硬。”

  “哈哈哈哈。”北斗看着辰石点了点头,“没事就行!对了,你出来的时候没看到钱眼儿吗?我让他在哪里等着你的。”

  辰石摇了摇头,他的确没看到钱眼儿。

  “行吧,那个你,”北斗一指她身后的船员A,“你去把钱眼儿叫回来吧,这小子,让他等个人都等不到。”

  北斗揽着辰石的肩膀滔滔不绝的道:“今天可是事情不断啊,先是得知你被抓了,可急死我了。马上我就到凝光哪里说话了,结果又听说,帝君无了!这真的……”

  “帝君驾崩疑云重重,刚才我看到街上的人好像还不知道这事。”辰石有些疑惑,这么大的事,百姓们居然什么反应都没有。

  北斗小声道:“七星下令封锁了消息,不过这事哪有那么容易,我估计明天就传遍全城了。”

  辰石捏着下巴,不确定的道:“请仙仪典上帝君驾崩,事后七星又是这种态度。他们难道……”

  北斗马上嘘指噤声:“七星没有这本事,不要质疑帝君的实力,过多的阴谋猜想都是没用的。不过,不排除七星可能会借着此事彻底掌控璃月。”

  随后她豪爽的笑了笑,“这些跟我们都是没关系的!小老百姓过好日子就行了。”

  辰石点点头,这一天的事整的他实在头大。

  “天色已晚,晚上我还要去群玉阁跟凝光谈点事,明天……额不,后天……好像也没时间,算了,你这两天待在城里歇着吧,等我让重佐找你,我们再好好的喝一顿!”

  …………

  告别北斗,辰石走在依旧熙攘的街头,街道两旁的商贩依旧在叫卖做着生意,田铁嘴依旧在说着书,独孤久提着木剑跑来跑去。这些人,有帝君活着,没帝君也活着。

  就像蒙德一样,但是又完全不一样。风神巴巴托斯千年不见踪影。但他依旧在静静地护佑着蒙德城。

  而璃月,则是彻底失去了它的神。

  岩王帝君死了。

  辰石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帐然若失?失去了什么?高高在上的帝君是自己无法望目企及的岩之神。他没经历过纷乱,不理解古时候帝君对于璃月意味着什么。而如今和平的璃月,总让人以为璃月本来就是如此,帝君也就若有若无了。

  他没法解释帝君在自己心里的地位。

  对现在的璃月人来说,或许是一种信仰吧,信仰倒塌了,有的人会崩溃,更多的人又会有一个新的信仰,辰石自认为是后者。

  辰石现在很苦恼,他又忘了什么事。

  很重要。

  来到飞云商会,管事告知行秋和大少爷有事外出了,并对辰石的出狱表达祝贺。

  离开飞云商会,辰石终于想起来了!

  那件很重要的事。

  关于岩王帝君!

  辰石撒腿就跑。

  跑到往生堂,辰石一把就推开了门。客厅中,胡桃坐在她的位置上,提着笔写写画画。钟离正在一旁喝着他永远也不会喝完的茶。

  胡桃看到辰石回来,眼前一亮:“咦呀呀,这么快就出来了,我还以为他们要关你一夜呢。”

  辰石来到胡桃跟前,“胡桃,帝君驾崩了你知道吗?”

  胡桃疑惑的看着辰石:“你被抓进去之后我就知道了,怎么了?”

  辰石点点头,郑重道:“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问你。”

  钟离好奇的侧目。

  “送帝君归西的活你揽下了没有?”

  钟离:“……????”

  胡桃眯着眼睛笑道:“哼哼!没想到吧!我已经在写操办送仙仪典的申请啦!”

  钟离一口茶差点没喷出去,他实在绷不住了。

  你说的大事就是急着把我送走啊?

  作为璃月人,帝君死了你好歹伤感一下吧?被关了一下午完了回来你就为了说这事?

  还有胡桃,坐我身边不声不吭的就把申请给写了?

  这俩人还在商量着:“送仙仪典需要的礼仪规则你懂吗?”

  “放心吧!璃月以前有仙人归天,历代往生堂都主持操办过送仙仪式,经验还是有的。”

  “这可是帝君唉,说不定有什么更深刻的规矩吧?”

  “无妨!有钟离呢!钟离先生懂得很多的,我打算申请书通过就让钟离主持送帝君归天。”

  钟离:“…………”

  三千年了,我真是头一回遇到你们这俩奇葩……

  “好啦!”胡桃终于写完了送仙仪典申请。

  “我看看我看看。”辰石接过来看,“这,这错了一个字。”

  “嚯,眼睛挺尖的。”

  “这修改下。”

  “嗯嗯。”

  钟离:“………”

  “钟离你要不要看看?”辰石看着钟离。嗯?怎么连茶都不喝了?

  “不用了……呃,算了,还是拿过来与我过目一遍吧。”钟离正要拒绝,忽然一想事关送“自己”归天的体面,还是接过来看了一眼。

  “挺好的,没有不妥的地方。”

  “那就好。”胡桃满心欢喜的收好了申请书,伸了一个懒腰,“呼~这段时间往生堂生意低迷,要是能成功接下这活,我们往生堂的名声肯定会大爆的。”

  “嘿呀,帝君死的可真是时候啊……”

  钟离:“………”

  他都不知道今晚被噎了多少次了。

  无语的看着胡桃风风火火的跑去递交申请书,屋里只剩辰石和钟离干坐着。

  “话说,辰石小友今日,可与那刻晴解清误会么?”

  “唉,还行吧,总算不用担心她以后找我麻烦了。不过钟离啊,”辰石忽然坐直了身体,目光灼灼的看着钟离,“你对帝君的逝去有什么感觉吗?”

  钟离沉吟了一会,反问道:“辰石小友,你觉得,帝君对于现在的璃月,意义是什么呢?”

  “不知道,我说不上来。”辰石摇头。

  钟离笑了笑,“我的看法是,千年以前,帝君是「父亲」,带着璃月这个「孩子」蹒跚前行。如今,时光已过三千七百余载,璃月这个「孩子」长大了。孩子长大后,自然就不需要父亲照顾,可以独自前行了。而父亲,就完成了自己的责任。所以岩王帝君的离去,在我看来只不过是时间的早晚而已,可以是今天,也可以是明天。”

  “原来你是这么看的吗……”辰石沉默,他看向钟离,“帝君对璃月只是「父亲」吗?可他是神,是璃月人的顶天柱……”

  “神也不意味着不死不灭。日月如梭,斗转星移,神最终也会陨落。璃月的顶天柱可以是帝君,也可以是人们自己。「孩子」,终究是要长大,独自面迎风暴的。”

  辰石听完后,心里豁然开朗,压抑的情绪终于被抛空。

  他笑着对钟离道了声谢谢便上楼歇着了。

  钟离依旧是坐在那里慢慢的喝着茶。

  表面上古井无波,但心里却不能平静。

  “这辰石没了胡子,神情面貌竟与我如此相似?”

  他抬头看着上楼的辰石,忽然想到曾经的一个“老朋友”说的话。

  如果真的是的话,可真就有趣了,多年过去,竟然还对我有如此恨意。我是惊讶于你仍记得我的容颜相貌,还是该气愤这低级的恶趣味呢?

  辰石,又在这其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

  ………………

  辰石是被砸醒的。

  派蒙仍然像昨天一样飞在窗户下,瞪着眼的叉着腰。

  “我不来叫你,你就一直睡到死是吧!”

  辰石揉着眼睛走过来一巴掌把派蒙扇下去,关了窗户。

  “别偷看我换衣服!”

  “臭算命的!谁稀罕啊!”

  辰石下楼,看到胡桃斜在那里,腿搭在那里晃啊晃,鞋子都被踢出老远,一脸的不耐烦。

  钟离也还在昨天的位置上坐着,慢悠悠的喝着他的茶。

  “哟!辰石你醒了!”老胡热情的跟他打招呼,“刚才有个会飞的小家伙来找你,我给轰出去了,我做的对吗?”

  “正道的光!”辰石点了个赞。“所以一大早你俩坐着干嘛?”

  “等啊,等申请通过。”胡桃趴在桌子上,一只手托着脸,“怎么这么慢呢……”

  钟离好言道:“堂主也不必心急,毕竟这才一晚上过去。帝君昨天才……呃,驾崩,以普遍理性而言,没有这么快的。”

  “可是还是好烦,七星怎么这么慢啊……还有这几天怎么就没人死呢……”

  钟离:“………”

  你这种想法说出去很容易被人打的。

  辰石摇头笑了笑,胡桃就这脑回路,见怪不怪了已经,“那你们慢慢等吧,我先出去了。”

  外面,派蒙这会正抱着手坐在一边生着闷气。

  “臭算命的,你什么时候能勤奋点啊!你看看旅行者,多好啊,什么事都干,打雷下雨还外出委托,再看看你,地震了你也就当岩王帝君放个屁吧。”

  什么奇妙比喻。

  辰石好心安抚道:“好了好了,我的错,走吧,我们去找旅行者。”

  “你知道她去哪了嘛?”

  “不知道。”

  “啊这……”

  “不过我得知,旅行者昨日好像去绝云间找仙人了。虽然绝云间的仙人我不知道在哪,可我认识另一个不在绝云间的仙人。我们这会过去那里,说不定可以守株待兔”辰石笑着道。

  派蒙惊喜的飞起来:“真的吗,那我们快点去吧!”

  “不急,昨日我让香菱做的东西带来了么?”

  “你说这个?”派蒙拿出一盘杏仁豆腐。

  “呃。你没虚袋从那拿出来的?”辰石好奇的围着派蒙看。“没偷吃吧?”

  “没事香菱做了两份嗝……哎呀别管这么多了,这杏仁豆腐干嘛用的?”

  辰石笑着道:“当然是见面礼,没有梯子,哪能攀高枝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