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提瓦特的假半仙 > 第三十章 就因为我们是「璃月」人

第三十章 就因为我们是「璃月」人


  监狱里,辰石和派蒙大眼瞪小眼。

  “他们真的把你抓起来了!?”派蒙很疑惑,“那个帝君的死,跟你真的有关吗?”

  “我怎么知道?刻晴那女人过来就把我抓住了。”辰石郁闷道。

  “那我们岂不是要一直坐牢了……”派蒙垂头丧气的坐在地上。

  辰石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头上的大包,“先说说你,怎么被抓住的?旅行者呢”

  派蒙一听就生气了,飞起来手舞足蹈的比划着:“那下面,不对,上面,好多的楼梯天桥栈道,我飞得高了一个没注意,撞在天桥上了。”

  “阿这……我说你一开始直接飞上天,和群玉阁肩并肩,不就不用跑了?”

  派蒙一时语塞,“我我……我忘了…”

  “旅行者呢?”

  “不知道,我摔下来之后就没看到她。”派蒙恨铁不成钢的嚷嚷着:“太不讲义气了!居然把我扔下自己跑了!”

  辰石幽幽的看着她:“你觉得你有资格在我面前说这话么……”

  “欸……我想着你应该没事的……”派蒙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辰石叹了一口气,靠在墙上沉默不语。

  此刻他还是没想明白刻晴的话到底什么意思。而且刻晴的样子不像是找茬啊。难道是……

  辰石忽然打了个冷战,脸色变得煞白。想到了一种非常可怕的结果:“七星……难道想把这件事……”

  混蛋,想到这他坐不住了。自己是有点能力不错,但是说刺杀帝君,这根本不可能。可是刻晴这种做法,很难让他不想那么多。若是七星真的独断专行,一口咬定他的话,那自己可就跳进鲸渊也洗不清了。

  辰石摸着牢房四周坚硬的铁板,这种程度根本拦不住他,可若真的越狱跑掉,那可就是畏罪潜逃板上钉钉了。

  “唉~”辰石感觉自己愁的头发都快掉光了。

  “算命的,你干嘛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啊,别吓我!我还不想死,我连午饭都没吃呢!”派蒙急得乱飞。“想想办法吧辰石!我们该怎么办啊!”

  “等。”

  “等什么?”

  “等人来救我们啊。”

  “欸?”派蒙疑惑,“这种情况还有谁能救我们啊。”

  辰石把派蒙拉下来,摸了摸她头上的包。

  后者疼的嘶嘶吸气,立刻拍掉辰石的手,双手捂着头蹲在角落。

  “臭算命的!疼得很啊这个包。”

  “哈哈哈哈,别装作这么可怜的样子嘛,等下,我给你处理一下。”

  辰石一伸手,一个小巧的捣药罐就出现在手里,然后从虚袋里拿出几株植物来。

  放进捣药罐里轻轻的杵着。

  “这是什么?”派蒙好奇的飞过来。

  “这个捣药罐可是我从不卜庐的白术哪里“借”来的,我用清心和琉璃袋简单弄一个消肿止疼的药膏给你先敷上。”辰石打开盖子看了一眼,“好了派蒙,躺下别动。”

  “哦。”

  清心和琉璃袋捣碎后,二者神奇融合在一起变成了紫色的凝胶状物,辰石又撒了一点冰雾花粉下去,简单的药膏就算完成了。

  辰石把药膏小心翼翼的夹出来,轻轻的放在派蒙额头前的包上,“仔细看才看出来,这包比你的拳头还大吧?”

  药膏冰冰凉凉的,很舒服,刚刚还阵阵肿痛的感觉一下子就消失了。

  派蒙不禁闭上眼舒服的享受着。“算命的,手艺不错!想不到你还会制药。”

  “跟白术学的,瞧你那衰样,好好躺着吧。”

  “我说,刚才你说的等人来救,等谁啊。”

  “不知道,但一定会有人的……”辰石肯定道。他现在只能祈祷事情不要像他想象的那样。

  …………

  月海亭,凝光正扶额对着刻晴说道:“你说你好好的抓他干嘛……”

  刻晴心虚,关于辰石给自己真正的预言还真不能说出口,只能支支吾吾的道:“他早在一个月预言了帝君的死亡,璃月的灾难。今日他又在现场,所以……”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请仙仪典上你一直在走神就是在看他吧?既然你一直看着,他又怎么可能在你眼睛底下动手呢!”凝光耐心问道。

  “我我我哪有看着他!我只是……只是……”刻晴说不出话了。

  自从她把辰石关进大牢之后就一直提心吊胆。帝君的驾崩已经成真了,那么璃月的大难呢?

  她不敢想象,一想到这里她就如鲠在喉。

  凝光掏出烟袋,在桌子轻轻的磕了磕,道:“北斗下午就来了,要求放了辰石。还说如果晚间不见人归,她就掀了月海亭……”

  “她怎么敢?!”刻晴惊怒。

  “「无冕的龙王」,可不是说说而已,她若发起火来,你我二人挡得住?”凝光是笑非笑的看着刻晴。

  “为了一个辰石,她真的至于吗……”刻晴沉默了。先不说打不打得过,反正打起来月海亭估计真的会被毁掉。

  “除此之外,往生堂也在要求放人。还有飞云商会,他的小师弟行秋已经派人去找烟绯了,说要起诉你暴力执法无故抓人,「手段粗暴的把人拖出玉京台」,很多人都在看着……”凝光点起烟袋,轻吐出一口云雾,“就连万民堂的香菱这会还在外面等着呢,扬言要放锅巴烧了月海亭……”

  揉着眉头,凝光都快愁坏了:“所以说,千万不要小看辰石这人,他可不是简单的神棍。关于帝君的死,跟他应该没关系。不过后续我继续会派人看着他的。当务之事,还是先把人放出来再说。”

  “为了他一人,我这小小的月海亭……啧。”

  “我去放了他……”话到这里,刻晴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她抓辰石本来就是意气用事。

  这种情况,凝光完全可以越过她直接放人,但是现在坐在这里能跟她这些,已经是给足了尊重。

  “去吧,不要闹大了。好生安抚他,不要让他有怨气。他若发起疯来,除了仙人出手,恐怕整个璃月都没人能挡得住。”

  刻晴咬了咬嘴唇,只能妥协道:“我会处理好的。”

  凝光幽幽的道:“我知道帝君的死对你打击很大,毕竟你私下……”

  刻晴瞪大着眼睛一听凝光说起这个,转头就跑,脸上的红霞都蔓到耳朵尖上了。

  社死现场……

  “混蛋滚蛋混蛋!”

  刻晴骂骂咧咧的跑出了月海亭。

  香菱正抱着锅巴在外面等着,看到刻晴出来,马上就跑过来拉着刻晴的衣服,瘪着小嘴道:“刻晴姐姐,放了辰石好不好,他就是骗骗人而已,需要赔偿的话我们万民堂可以给他付钱的……”

  刻晴叹了口气,心中愈发后悔自己一气之下的决定。

  没想到关一个骗子居然弄出这么大的麻烦。

  “好了好了,一点误会而已,辰石……没什么的,我这就去放他出来。”

  “真的吗!太谢谢了!”香菱高兴的举着锅巴欢呼着。

  “咕吧!”

  锅巴也很开心。

  …………

  监狱里。

  派蒙闭着眼睛已经睡着了,辰石细心的给她盖上一件毯子。

  他枕着胳膊躺在地上,翘着腿哼着跟温迪学来的曲调,其实心里已经慌的一批了。

  这时,牢房门被打开,嘈杂的脚步响起。

  “刻晴大人!我冤枉啊……是他们……”那死囚又开始了。

  “刻晴?”辰石一个激灵翻起来。

  刻晴径直走到辰石的牢房门口,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叹了一口气,最终打开了牢门。

  “出来吧,你没事了。”

  “辰石!”香菱焦急的跑过来,摸摸辰石的头,揉揉他的脸,看了看他的手。“他们没对你做什么吧?”

  刻晴一脸黑线的道:“香菱!千岩军大牢怎么可能对他做什么,人好好的呢!没看到刚才躺这有多悠哉。”

  辰石撇了撇嘴,不想和这个女人多话,转头看着香菱:“没事没事,你别乱摸了,我好着呢。”

  香菱没好气的道:“你能干啥!看个请仙仪典居然还被抓进监狱!叫你不要老是骗人了!”

  辰石挠着头笑着,也没有说出原因。事实上他自己都说不明白。

  转头踢了踢派蒙的脚,派蒙顿时惊醒:“怎么了怎么了?要给我们判刑了吗?”

  刻晴头疼道:“不要这样看待千岩军行不行,又没对你做什么!一个包还是你自己撞的!”

  “你们不追我又怎么会撞上!”

  “你不跑我们就不会追了啊!!”

  派蒙顿时就被绕进去了:“说的有道理欸!”

  锅巴偷笑:“咕吧~”好傻的一个派蒙。

  香菱/辰石:“……”

  “好了好了派蒙,误会解清了,我们可以出去了,别多废话了。”

  “能出去了?!太好了!我们快出去找旅行者吧!”

  “对了,说起旅行者。”辰石回头问刻晴:“跟我们一起的那个旅行者也被抓了吗?”

  刻晴摇头:“没有,她跑的很快,我们也没有找到。”

  “行吧,派蒙你就先跟着我吧,我们赶紧出去,还没吃饭饿死我了。”

  “来我家吧,我在家都做好饭菜了!”香菱拉着辰石道。

  看着香菱希冀的眼神,辰石终究是难以拒绝,点了点头。

  香菱顿时喜笑颜开。

  走出大牢,刻晴忽然叫住了辰石。

  前者眼神复杂的看着他,良久,终于开口道:“那日的预言,你真的不记得了?”

  辰石摇摇头,他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只记得那日我似乎被你砍了一剑……”

  刚才一段时间里,辰石努力的回忆了刻晴之前在玉京台的问题。可奇怪的是,无论他怎么想都想不起来那日在街头对刻晴的预言,只知道自己似乎说了不得了的话得罪了刻晴,然后就被追杀了。

  辰石心里也有所觉察,他认为自己的记忆绝对被人动了手脚了。

  能悄无声息的封住自己的记忆又让自己毫无察觉的人几乎没有,辰石自负仙人都办不到。还能是谁呢,他似乎想到了,但是又有些不敢想

  除了那一位……

  这么一来,今天这事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刻晴沉默,辰石现在的模样并没有在装傻,他应该是真的记不起来了,只是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居然让他忘记了那日的话。

  他预言了帝君的遭难……而且失去的正好是这段记忆,难道……

  刻晴忽然打了个冷颤。和辰石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

  辰石带着派蒙跟香菱离开了。

  只留刻晴一人呆在原地,她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远处,辰石去而复返,来到刻晴面前,踌躇了一会,掏出了他180抽得到的帝君限量土偶,装作不在意的塞给了她。

  “两清了,不管是我之前说了什么,还是今天你抓了我。”辰石有些心疼道:“这个算是见证吧。之后别在找我麻烦了……。”

  随后,他看了看四周,将璃月繁华的市井收入眼中。

  “今日过后,璃月由神治理的时代正式终结,虽然这不是什么好事。但我们也算是见证了历史……”

  “帝君不在了,璃月只能靠我们自己。所以,往后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会竭尽全力,乃至献上生命……额算了,flag就不立了,我还想多活一阵子……”

  长风吹过,吹动了衣衫,拂起了长发。

  辰石走了,装完逼就跑。

  刻晴看着手里的帝君限量土偶,眸中流光溢彩,若无其事的把土偶收起来。

  刻晴看向前方辰石的背影,眼神坚定。

  “看上去贪生怕死,其实为了璃月,为了身边的人,你仍然会勇往直前的对吧,”

  “璃月这座城,城里的人们,本就值得奉献一生。”

  “我早就有这种觉悟了。”

  刻晴终于想开了,管他什么帝君驾崩,管他什么大难灾祸。

  她的心这一刻变得无比坚韧,不再畏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