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提瓦特的假半仙 > 第二十九章 一炷往生香,送神归天路

第二十九章 一炷往生香,送神归天路


  辰石骂骂咧咧的走开了。

  荧在后面捂着嘴偷笑。

  派蒙终于可以嘲笑辰石了,飞在他面前趾高气昂的嚷嚷着:“哎呀呀,这是哪来的一块煤精啊,这么大摇大摆的走在路上,也不怕被人装走拿去卖了钱?”

  辰石对派蒙的嘲讽只能装作听不见,如同斗败了的公鸡,垂头丧气的走着。

  太丢人了,18次十连才抽到。

  而且还是当着派蒙的面,真是丢人丢到古华派去了。

  “走吧……我带你们上玉京台。”有气无力的领着路,三人这才来到玉京台。

  此时的玉京台人山人海,很多人翘首以盼,想要一睹帝君的风采,沾沾仙气,聆听这一年的神谕。

  玉京台的八行方正中央,是一个大大的香炉,前台早就摆好了各种贡品,虽然帝君从来不不会去享用。

  在人群周围还有许多小的香炉,许多人上前进香。

  千岩军教头蓬岩正带着千岩军维持秩序,使得现场人多而不乱。

  辰石拿出往生堂的香,给了荧几根,“前面的香炉便可以进香,进香的时候,可以许个愿望,说不定帝君会听到的哦。”

  “欸?真的吗?”派蒙惊喜道。

  “可以的,去年有个小姑娘畅畅,许愿帝君可以给她一个花环,结果帝君真的用花编了一个,还亲自给她戴上。”辰石羡慕道。

  “那那那,那我要许愿,想要有很多很多的摩拉!”

  “你还别说,说不定真的可以哦。”

  “帝君真的会关心这种愿望吗?”荧吐槽道。

  辰石笑着解释道:“或许你不知道吧,流通整个提瓦特大陆的货币「摩拉」,就是岩王帝君制造出来的。这「摩拉」的叫法,正是根据帝君的名字「摩拉克斯」而来。”

  “哇,那帝君一定有花不完的钱!我要许愿,辰石快给我几根香!”

  辰石笑着把香递给了她。

  派蒙和荧许完愿之后,看到辰石还站在原地,有些奇怪。

  “辰石你不许个愿吗?”荧问。

  辰石摇了摇头道:“我没什么想要许的愿望。就算了吧。”

  荧劝道:“那怎么行,随便许一个都可以。”

  闻言,辰石捏着下巴想了想,道:“旅行者许下了什么愿望呢?”

  “希望早点找到哥哥。”

  “行,那我的愿望就是。希望旅行者的愿望能够成真!”

  “哇,好会说话!看不出来算命的你的情商这么高啊。”派蒙偷笑道。

  “那有,我这自是站在朋友的想法上这么说!好了,仪式要开始了。赶紧占位置吧。”

  荧点了点头,开始往靠前的位置挤。

  …………

  “时辰即到!肃静!”

  蓬岩一敲地板,大声道。

  熙熙攘攘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共同见证神的降临。

  此时,玉京台大殿里走出三人,七星之天权凝光,玉衡星凝光,还有一个老头子辰石不认识。

  三人步伐一致,神情庄重。

  踱步来到香炉岸桌前,一人插下三炷香,再退后三步恭敬的站着。

  刻晴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正伸着脖子张望的辰石,虽然那家伙的胡子没了,但会把神之眼顶在头的上除了他也没别人会这么干了。

  心中忽然想起那日他的预言。

  “你的一位重要之人即将逝去……”

  “璃月恐将降临大难……”

  虽然在她眼里辰石只是个骗人的神棍,可能是预言潜移默化的缘故,这两天她总是心神不宁,总感觉要发生什么大事。

  “这个死骗子,等会一定抓你蹲大牢……”

  “刻晴,你没事吧?”凝光感觉到刻晴的状态有些不对,传音问道。

  “无妨,昨晚没有睡好罢了。”

  凝光沉默,想起前几年刻晴在请仙仪典上说的大不敬的话,还以为这次重新站到仪典上让她有些担心受怕。

  凝光轻声相劝:“不要担心,帝君会理解你的话的。”

  刻晴叹了口气沉默不语,怎么理解都无所谓了。

  只是,她看向辰石的眼神里又多了几分凌厉。

  对此辰石全然不知,侧方站在边上,他并没有看到刻晴的表情。他这会还在啰嗦着:“中间那个是天权星凝光,地位相当于蒙德骑士团的大团长法尔珈。看到了么,天上的那个群玉阁就是她的。”

  派蒙眼里冒着小星星:“好厉害,盖了这么一座能飞在天上的宫殿,一定要花好多钱吧?璃月好多富婆!”

  辰石有些无语,派蒙的关注点始终是钱啊……

  …………

  场中,凝光抬头看了看日晷,清声道:“时辰已到,请帝君显圣下凡!”

  周围的人齐齐呐喊:“璃月百姓恭请岩王帝君降下神谕!”

  随着凝光一挥手,中间的大香炉轰然燃起火焰,大香炉里的火焰翻腾的燃烧着,散发出奇异的波动。然后,那火焰熄灭化成金光直冲云霄,破开苍穹,夺云贯日。

  派蒙小声道:“那日旅行者和神像共鸣时也是这种光芒!”

  “是吗?我没注意。”荧挠了挠头。

  “别说话,快看,帝君下凡了。”

  随着金光的亮起,高天之上一声嘹亮的龙吟贯彻天地,凡人无不为此颤抖。

  而后,一抹黑影从上笔直落下,那样子,似乎是……坠落?

  “帝君?怎么有些奇怪啊。?”

  “不是帝君?什么东西掉下来了!”

  “散开!”

  轰!

  巨大的身影自天上砸落在请仙仪典上,砸翻了香炉贡品,台上顿时烟尘弥漫。

  “帝君!?”凝光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待烟尘散去,帝君那半麟半龙的仙体静静地躺在台上,毫无生机。守护了璃月三千七百年的岩王帝君,就这么死在了他的子民面前,死在了请仙仪典上。

  “这……”

  百姓们都傻了,刻晴傻了,辰石也傻了。

  “往生香真的把帝君送走了……?”

  “帝君遇刺!!封锁全场!不要让任何一个人离开!”凝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迅速下令准备控制住现场。

  千岩军顾不得思考,立刻涌上前来把人群包围住。

  现场已是一片混乱,有人痛哭流涕,有人神情呆滞,有人早就被吓晕过去了。

  千岩军已经控制不住现场了。

  就连玉京台下的百姓都冲了上来,想要看清发生了什么事。

  刚才还仪式庄重的玉京台此时犹如牢狱般,哭声,喊叫声不绝于耳。

  “坏了坏了!我们从外地来的不会被当成刺客吧!旅行者我们快跑吧!”派蒙吓得紧紧抱着荧的胳膊把她往外拉。

  “辰石!辰石!”荧还在喊着呆若木鸡的辰石。

  “别管他了他已经傻了!我们快跑!”

  “可是千岩军……”

  “他是本地人没事的!”

  荧一咬牙,扭头终于跑了。

  辰石此时还傻在原地,不停的念叨着:“帝君没了帝君没了帝君没了……我真的把他送走了……?”

  刻晴快步走了过来,看着辰石的傻样气不打一处来,直接一巴掌把他扇醒,拽着他的头发把他往角落里拖。

  “疼疼疼疼疼!松手松手。”辰石龇牙咧嘴的挣脱了刻晴的手,看着四周混乱不堪的场面,连忙解释道:“我只是为了省钱用了往生堂的香,跟我真的没关系啊!?”

  “管你上的什么香。”刻晴怒道,看着辰石的眼睛:“你知道什么?快说!”

  “我知道什么啊?”辰石傻眼。

  “你这混蛋!一个多月前你就跟我预言了帝君的身陨!我不相信你有这么大能力早就猜到今日,你一定知道什么!帝君怎么会死?给我如实道来!”

  “啊?我预言了什么?”辰石被刻晴一股脑的问题给说的呆住了,大脑有些宕机。

  他这是真傻,不过在刻晴眼里就是装傻了。

  “你他妈!”刻晴被气的都说出了脏话。不过她还是能保持思想冷静的………冷静个屁!

  “来人!这人有很大的嫌疑!把他给我关起来!”

  “啊???”辰石终于回过神了,“你什么意思!?哎,你们干嘛,别拉我啊。我就是上了一柱往生香啊?我冤枉啊!放开我,我靠别踢我,刻晴你给我等着!我非把你柜子里的唔啊唔唔%*#X!………”

  辰石被捂着嘴拖进了监狱……

  …………

  监狱里,辰石郁闷的看着四周被铁板包住的牢房,“为什么你们的都是石头,我这间是铁的啊?”

  旁边几个蹲大牢的囚犯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原来就是你啊。”

  辰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意思?”

  “刻晴大人在好多天以前带人来的,把你那间牢房装上了铁板。还说什么他会控制岩石,要装牢固点,不能让他跑了。”对面的囚犯赞叹道,“我还奇怪是谁呢,居然值得刻晴大人这么费心,原来就是你啊,久仰久仰。”

  辰石一听肺都快气炸了,好你个刻晴,早就给我安排明白了是吧。

  那囚犯接着道:“喂喂,兄弟犯了什么事?”

  辰石一看,这囚犯都不知道关了多少天了,蓬头垢面,身上的「死」字说明了他是一个死囚。在璃月,能被判死的都是罪大恶极的穷凶极恶之辈。这死囚印堂发黑,显然活不了多久了。

  哥是妥妥的良民,跟你个死囚没什么话好说。

  “谁跟你是兄弟,臭傻逼给我滚一边去。”辰石正在气头上,一口就骂了回去。

  那死囚自讨了顿骂,倒也没有说什么。摇着头黯然的坐在角落。“听外面的叫喊,是帝君驾崩了吧……”

  他自顾自的说着:“我曾经也是一个信仰帝君,追随重岩的将士……”

  “得了吧你,还想骗我?”辰石不屑道:“爷是个算命的半仙,装啥呢。”

  死囚终于绷不住了,趴在牢门上恶狠狠的看着辰石,残忍道:“对,我杀了很多人,无恶不作,你给我小心点,别被我弄死了……”

  这时,监狱的大门被打开了,两名千岩军将士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什么东西。

  那死囚狠话还没说完,马上表情一变痛哭流涕的哭喊:“我是冤枉的……是他们先动手的……”

  辰石目瞪口呆,这人变脸有一手的啊,都死囚了还搁这冤枉呢……

  带头的千岩军瞪着眼怒骂道:“臭傻逼离我远点!”

  辰石觉得很赞。

  说完,那千岩军转头看着辰石,说话很是客气:“辰石先生稍安勿躁,事发突然,刻晴大人做事难免有些慌乱,不过你放心,北斗大姐头听说了你的事,已经去找凝光了,不出意外,你会很快就能出来了。”

  “你管北斗叫大姐头?”辰石疑惑。

  那千岩军挠了挠头:“以前我在「南十字」做护卫,不过并未在死兆星号上,早就听说过你的本事了。我相信岩王爷的事你是无辜的,毕竟那可是岩王爷啊,就凭你怎么能刺杀他呢。”

  辰石:“……”

  你这话我怎么听着这么牙疼呢……

  接着,那千岩军打开了牢门,对着身后的人比划了一下,扔进来一个小家伙。

  “这小玩意儿在街头逃窜被蓬岩教头抓住了。我先前看到你们在一起走过,应该是认识的吧,关在一起也好做个伴。”锁好了门,那千岩军就离开了。

  辰石看着眼前小家伙,顿时开心起来了。

  认识,怎么不认识啊,可太熟了……

  那小家伙翻腾着飞了起来,捂着头上的大包,冲着离去的千岩军生气的叫道:“玩意儿!你才是玩意儿!你全家都是玩意儿!”

  然后一转头,终于看到了辰石。

  “臭算命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