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咸鱼继承百万秘术遗产后 > 第79章 番外三

第79章 番外三


1n先生要退租

这是发生在裴里拉庄园之战三个月后的故事。

当n先生晚上第四次被玻璃爆炸声吵醒后, 他决定明天就退租,拎着行李连夜乘火车逃离这个鬼地方。

他骂骂咧咧地爬起来,拿出扫帚和簸箕去打扫卫生。这次爆炸的是一楼餐厅的一只玻璃杯。那还是他特别喜欢的一只杯子呢!是他有一次去西班牙旅行时候买回来的!

结果现在,就这么, 化作碎片!

n先生气得想骂娘。

自从楼上的两个小崽子发现世界上竟然存在把彼此弄到gc这么有趣的事之后, 就开始乐此不疲,每天晚上都要做一做这么有趣的事, 而且往往一做就是三四次。

年轻人的体力未免也太好了吧……

n先生不由地开始为自家大侄子的肾功能担忧。

然而, 他们完全没有发现,当一个秘术师情绪失控的时候, 他的力量往往也会失控。

由此造成的结果, 就是每当他那大侄子缴械投降,失控的力量就会把附近的东西炸毁。

遭殃的往往是n先生店里的东西。

这店开不下去了。本来就赚不到什么钱,现在还天天赔老本。

原本n先生就打算关闭餐厅, 去环球旅行什么的。所以关店对他来说并不算困难。

可问题是……他楼上那对完全不知道“节制”两个字怎么写的小两口, 总该有人去提醒他们一下。

大侄子现在才二十岁, 还不到秘术师的巅峰年龄,所以失控的时候顶多炸掉几个玻璃杯。但他的力量在不断增长。尤其是在裴里拉庄园之战后,那力量的增长程度简直是日新月异。

隔着一层楼板,n先生都能感受到楼上隐隐约约传来的那种纯粹能量的威压。

试想一下吧, 要是他那侄子到了秘术师的巅峰年龄,会炸掉什么东西?

也许到那时候他能学会得如何在高chao中控制自己的力量。

也许到那时候伦敦塔会被他炸矮一整层。

当然了,n先生觉得这种事不能只怪大侄子一个人。

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z也要负责。还要负责任的大头。

n先生一直觉得z那家伙外表看起来衣冠楚楚、冷静自若, 内心的独占欲和控制欲却强到可怕。

是那种但凡情人多看别的男人一眼,就会醋意大发的类型,吃醋的结果往往是一边在情人耳边呢喃着动人情话,一边把对方狠狠贯穿, 直到对方哭泣不止地认错为止。

大侄子跟了他恐怕会吃很多苦(身体意义上的苦)……当然了,从玻璃杯爆炸的次数来看,也没少尝甜头就是了。

n先生决定找个时间跟z好好谈一谈,以长辈的身份。

……好吧,他的年龄其实还没有z大。

某天大侄子出差去了,独留z一个人在伦敦。按理说z现在应该离不开他,z的心脏随时随地都需要供给能量。不过大侄子巧妙地改造了一下z的心脏,将原本放置以太结晶的位置改成了一块蓄能金属。它可以自动释放能量,维持z心脏的运转。这样他即使暂时离开一段时间,z也可以独自生活。

(毕竟这两个人总不能像连体婴似的过一辈子。)

n先生请自己这位前上司到餐厅就餐,委婉地提了提他们夜里那档子事儿。

他以为z会羞愧难当,或是干脆恼羞成怒,没想到z听完之后平静得就像他们刚刚只是讨论了一下天气。

“我知道了。”z用淡定的语气说,“其实我并不是特别纵yu的人。”

n先生惊恐万状:“在你的认知里到底怎样才算是‘纵yu’啊?一夜七次郎吗?”

“你不懂,n。”z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目光转向远方,像是想起了什么遥远的事,“不是我yu望太旺盛。是他太坏了。”

——我真的一点也不想懂啊!别在亲叔叔面前这样说侄子啊!n先生抱头。

总之,该说的他都说了。至于小两口之后怎么样,那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反正他决定出去旅行。即使他们再炸掉什么东西,也与他无关。

那是下一任租客该担心的事了。(n先生由衷地祝愿他们。)

另外,希望伦敦没事。

2出了一些小小的偏差

段非拙出了趟差,回来之后发现z有点不大对劲。

他以前不是没出过差。裴里拉庄园之战后,官方改变了对秘术师的态度。许多秘术师愿意公开身份,却也有部分秘术师认为这是警夜人在执法钓鱼。秘术师犯罪和针对秘术师的犯罪空前增多。警夜人们不得不在全国各地奔走,解决层出不穷的新案件,以及从前官方严格态度导致的历史遗留问题。

但是,以前他出差回来之后,z都会格外热情地迎接他。

几乎是一进家门,连行李都来不及放下就被z按在墙上索取亲吻。亲吻的时间和强度与他离开的时间成正比。

之后发生的那些事则与亲吻的强度成正比。

他记得上一次出差回来后没有回家,而是先去苏格兰场报到。他以为z总不至于在办公室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可他太天真了。

z说了一句“有些文件需要你确认”,把他叫到空无一人的档案室。段非拙至今仍然记得档案室里明亮的灯光,在头顶晃晃悠悠格外刺眼。陈旧纸张特殊的味道混杂着z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像势不可挡的潮水一样侵入他的身体。

事后两个人还得衣冠楚楚地返回办公室,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过。

只能说幸好这时代监控还没发明。

否则他们俩可能会直接牢底坐穿。

(当然了,即使监控也存在“死角”。段非拙毫不怀疑z会在第一时间将死角弄个一清二楚,然后……)

这一次段非拙出了好几天的差。他以为回家之后迎接他的肯定又是一场暴风骤雨般的热烈迎接。他已经做好第二天起不来床的准备了——他甚至连请假条都提前写好了!

但是出乎他的意料,进了家门后,z只是走过来接过他的行李,然后低下头,在他脸颊上轻轻啄了一下。

甚至没吻他的嘴唇。

段非拙觉得嘟着嘴的自己就像一条愚蠢的潜水艇鱼。

他心想,z肯定是虚晃一枪。这叫暴风雨前的宁静。

这家伙,怎么好意思管他叫小坏东西。啧啧。

整整一晚上,他都怀着忐忑的心情等待z露出真面目。就像等待第二只靴子落地。

吃饭的时候,z以无比平静的语气问他出差时是否遇上了麻烦。

餐后休闲时间,z以无比端庄的姿态坐在沙发上读卢梭的《忏悔录》。

洗澡的时候,段非拙都做好z冲进浴室的准备了。他不信z能忍耐到这种地步。

然而……什么也没发生。

就像头顶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完全不知道它会什么时候落下来。越是等待就越是心焦。

段非拙擦干净自己,努力平息自己体内的火焰,暗骂了一声。

z肯定是故意的。大坏东西。

终于到了就寝时间。段非拙心想,装到现在总算装不下去了吧?来吧,他已经准备好了!

他直接往床上一躺,朝z扬了扬下巴。他们之间已经熟稔到不需要语言,只需一个眼神甚至一个动作就能明白彼此心意的地步。

z放下那本《忏悔录》,朝他走过来。

灯光将他只穿了一件衬衫的身影勾勒得修长又迷人。

段非拙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z俯下身,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

然后钻进被子,在他身边躺下。

搂住他的腰,将他揉进自己怀里。

就这么睡了。

段非拙觉得情况有点不对劲。

“那个……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他小心翼翼地试探。

z坐起来,漫不经心地撩开披在肩上的银发。

段非拙绷紧身体,等待z一如往常地用机械义肢锁住他的双腕。

但z只是走回客厅,关上所有的灯,检查了一遍门窗,然后慢悠悠地晃回来。

“没有。”他说。接着爬上床,在段非拙身边躺下,睡了。

段非拙开始慌了。

这天晚上z有没有睡好他不知道,但他肯定没睡好。

z很喜欢折腾他,但奇妙的是,他从没受过伤。

即使他受伤了,以他的自愈能力也会很快恢复。所以刚和z在一起的时候,他一度以为z会仗着他这能力而不顾一切、但凭本能行事。

可是他一次也没受过伤。z算不上温柔耐心,却很有分寸,两个人就像是在玩一场规则不可明说的游戏。这场游戏需要玩家双方绝对信任彼此,将身心全部交托给对方才能进行下去。

z喜欢欺负他,但他知道,z绝对不会伤害他。z给他的永远都是最好的。

段非拙以为今天发生的一切不过是游戏的另一场前奏。

他连裤子都脱了,结果就这??

……大坏东西!

3诗歌朗诵会

为了世界和平与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z决定禁yu。

其实他也不是非要不可。z自认为并不是那种物质yu望强烈的人。只是……折腾那个小坏东西太有意思了。

小坏东西骗他骗得那么狠,这算是一点……小小的惩罚。

何况他知道,小坏东西其实也喜欢这样。

那家伙是会秘术的。要是不愿意,直接用秘术反制他或是逃走就行了。不会秘术的他绝对无法阻拦。但是这种事一次也没发生过。

只会在第二天早晨吊在他脖子上哼哼唧唧,抱怨他昨晚做得太过火了。或是报复般的在他脖子上咬一口,盖一个专属的戳。

根本就是在撒娇。

z知道他的小情人底线在哪儿。只要不触及底线,情人就会容忍他——甚至是纵容他胡作非为。

这简直就像是邀请。

既然对方如此盛情,那z就却之不恭了。

不过嘛,z自认为是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人。

他从不知道原来秘术师失控的时候会不小心炸毁什么东西。

n先生说大部分秘术师从小受训,懂得如何控制力量,所以很少发生这种事。那些半路出家的、本身就缺乏控制力的秘术师才会如此。

z对他的经济损失表示惋惜和同情,并保证自己会帮助情人控制力量。

在小情人学会自控之前,z决定禁yu。反正这么多年他都是这样过来的,再多一段时间也没关系。

他的情人虽然在某些方面很坏,坏到让他恨不得狠狠地惩罚,但在另外一些方面却也好得惊人,让他只想将其拥入怀中,用最温柔的方式疼爱。

警夜人的工作那么辛苦,还要三不五时地出差。就让他回来之后好好休息吧。

只是他没有想到,先忍不住的那一个竟然不是他。

小情人出差回来之后的第二个周末,邀请他去参加诗歌朗诵会。

那是什么玩意儿……?z一辈子都没参加过一次。

一看门票他就更气愤了,居然是“诗人朋友”的诗歌朗诵会。

z对诗人朋友早就有所不满了。按理说他们是同事,他不该对诗人心怀怨恨,可他就是受不了。

他的情人对那个诗人崇拜得五体投地,居然还把对方的签名裱起来挂在了家里。

每次从那画框下面路过,z都恨得牙痒痒。

想把画框砸了,却更怕小情人伤心。于是只好忍着。

z连自己的心脏都愿意剖给他,忍受一个签名算得了什么?

现在可好,居然邀请他参加什么诗歌朗诵会。

世界上怎么有这种人。太坏了。

该罚。该狠狠地罚,罚到他连眼泪都流干,连求饶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z对诗歌没什么见解,在朗诵会上大家鼓掌他就跟着鼓掌。

小坏东西倒是一副很懂诗歌的样子,感动到热泪盈眶。

朗诵会结束后,还给诗人送了花。

z气得咬了咬牙,从花束中暗暗折下了一朵,藏在口袋里。

之后他们乘马车回家。小坏东西心情不错,一直挽着他的胳膊哼歌。

z听得真切,他哼的根本不是什么俚俗小调,而是诗人朋友的诗歌配上奇怪的旋律。

——竟然当着他的面吟那诗人的诗!

回到家里,z再也忍受不了了。他一把甩上门,抓起情人的肩膀,把他死死抵在门板上,凶狠地亲吻。

他以为这是惩罚了,没想到亲吻的间隙,小坏东西居然笑了。

“你笑什么?”z皱起眉。

“终于忍不了了,嗯?”金发的年轻人勾着他的脖子,漂亮的金绿色眼睛闪着狡黠的光,“我都奇怪,只不过出了趟差,一回来你怎么转性了?你到底在想什么?”

z忽然明白了。这家伙是故意的。邀请他出席诗歌朗诵会,当着他的面跟诗人亲亲热热,为的就是让他醋意大发,然后……

“我没有故意忍耐。”他说,“是因为你总是不小心炸掉别人的东西。”

“我没有!”

“n先生说他店铺里的东西总是莫名其妙爆炸,都是因为你。因为你在情绪激动的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就像你刚刚开始练习秘术时那样。”

他将n先生所说的话如实转告,小情人听完后闷闷不乐地鼓起腮帮子。

“我又不是故意的。”他咕哝,“就因为这个,你就……不碰我了?”

“我也不希望附近天天爆炸。”z说。

“那你也有错!一晚上炸一次还能怪我,但是炸三四次?我会好好学习怎么控制力量的,所以……”小情人支支吾吾。

z觉得有些好笑。“你想要的话,直接说出来不行吗?”

情人低垂着脑袋,可发红的耳朵却出卖了他的心思。

瞧瞧吧,果然是个口是心非的小坏东西。

z的脑子里忽然冒出了一套关于如何练习控制力量的方案。虽然他不会秘术,但经常跟秘术师打交道,因此多多少少懂得一些。

如果让小坏东西一直保持在顶峰,同时让他使用秘术,是不是就能逐渐锻炼他对力量的控制力了?

值得一试。z决定从今晚就开始。

但是在正式练习开始前,他还要做点别的事。

脱衣服的时候,他触到了口袋中那朵折来的玫瑰。

小坏东西竟然敢设计他,应该好好罚一顿。

不知道这家伙身体的哪个位置,最适合插入一朵娇艳的玫瑰呢?

【番外三·与坏东西的二三事·完】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本来只打算写三个番外的,觉得写完之后正好60w字收官,美滋滋。结果这周编辑给了我一个出乎意料的好榜,榜单字数也增加了,还有几千字不知道写什么了……就,大家想看什么都说说吧……_(:3」∠)_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