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咸鱼继承百万秘术遗产后 > 第73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第73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女王端坐在高台之上, 俯瞰前方的深坑。

深坑的形状四四方方,不像矿场,倒像是建筑物的地基。这也难怪,此地原本坐落着裴里拉庄园, 后来庄园被大火焚毁, 地下偶然发现了大量以太结晶矿藏,这才变成了矿场。

庄园的废墟被拆除清理, 地基则往下深掘了数尺, 形成面前这个深坑。流光溢彩的以太结晶如同一层冰晶一般覆盖在坑壁上,明亮夺目得让人睁不开眼。

仅仅是这么一个坑, 就足以让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陷入疯狂。

特洛伊的海伦曾引发长达十年的战争, 可即使是那位绝世美女,在这些以太结晶面前也得低下头颅。为了这些结晶,世界各国即使征战百年也毫不稀奇。

为了今天的这场仪式, 矿坑边特意筑起了木制高台。它的外观颇似球场边的阶梯型看台。最顶端风景最好的位置属于女王陛下。

女王的左右两侧坐着裴里拉勋爵母子。作为此地的主人, 他们理所应当坐在仅次于女王的尊贵位置。

裴里拉勋爵表现得紧张不安, 不停地在座位上扭动,好像屁股底下长了刺似的。他母亲从容镇定得多,至少表面如此,但她紧紧捏着一条手绢, 泛白的骨节无声地表露了她的心情。

高台下方的座位上则列席着科学进步委员会的众位委员。他们有的是两院要员,有的是内阁肱骨,有的是社会名流, 有的是豪门贵胄。无一例外都是这个国家的顶尖人士。

所有人都用贪婪渴慕的目光凝望着矿坑。

可他们瞩目的焦点却不是那些熠熠生辉的以太结晶,而是矿坑中央的一百个银灰色的人形。

那是委员会制造出的机械人——他们的不死士兵。这么短的时间赶制出了这么多,连女王都暗暗吃惊。

所谓的“剪彩仪式”不过是个幌子。

委员会将在她面前举行秘术仪式,为这些不死士兵注入意志。当然了, 不是自由意志,而是服从且聪明的意志。获得意志的不死士兵将成为一支不知疲倦、不知伤痛、无所畏惧的军队。

到时候,全世界都将畏惧它们。

“卡特呢?”女王问自己脚下的一名委员。

他立刻起身,恭顺地低下头。“卡特得到消息,有些不良分子想破坏今天的仪式。他过去处理了。”

“那仪式怎么办?”女王蹙眉。

“我们也完全可以执行。”

“那就快点儿吧。怕是要下雨了。”

虽然高台上搭建了遮雨棚,但女王还是讨厌下雨。她年纪大了,不想坐在凄风苦雨中看什么仪式。她更喜欢温暖的炉火和柔软的躺椅——虽说现在还远不到她休息的时候。

“遵命,陛下,臣也觉得时候差不多了。臣这就命令仪式开始。”

委员将命令传了下去。高台最下方的六名委员起身,分散到矿坑的六个方向。

离开了遮雨棚,他们个个都被淋得像落汤鸡,但是他们丝毫不惧,反而一脸狂喜。站定之后,他们高举双手,开始念诵咒语。

女王坐直身体,紧盯着矿坑。

坑壁上层层叠叠的以太结晶散发出异样的光芒,那光时强时弱,如同心脏跳动,随着咒语的抑扬顿挫而不断脉动。

女王冒出了一种奇怪的想法,这些结晶就像是活的一样,它们似乎是某种活物的一部分,只不过以结晶的形态呈现在人类眼前……

距离不死士兵最近的那些结晶开始融化、消逝。人们总是将以太结晶释放能量的过程称之为“燃烧”,可事实截然相反,它们并不会燃烧,更像是溶解在了空气中。没有火焰,没有烟雾,就是……那么消失了。

某种肉眼看不见的东西自地底升起,盘旋在矿坑上空。即使是女王这种对秘术一窍不通之人,也能感觉到头顶的那股阴冷的气息。

那东西在无声地尖叫,在沉默地咆哮,在责骂和诅咒。它们被捕获,被压缩,被填充进不死士兵的身体之中。

其中一个士兵的眼珠突然亮了起来。

它的眼窝里燃起两捧蓝色的火焰。这火焰像是能扩散似的,很快,它身边士兵的眼睛也亮了起来。

看台上响起一阵惊艳的低呼声。女王不自觉地拔出她的小扇子,用扇柄敲打自己的手掌。

“……真的能让士兵活过来啊。”身边的裴里拉勋爵半是赞叹半是敬畏地低语。

他母亲却只冷哼一声。

当全体士兵的眼睛都亮起来,施法的六名委员才放下酸痛的双臂。他们大汗淋漓,汗水又混杂在了雨水当中。他们交换着成功的眼神,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骄傲的笑容。

他们成功捕获了以太结晶中深藏了上千年的意志,把它们注入到了不死士兵体内。他们获得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最忠实的奴仆。先行者是最接近于神的存在,在某些意义上,祂们就是神。而现在,神却被凡人所捕捉。

他们成为了支配神的人。

“议员,”女王对她脚下的那名委员说,“既然有不良分子前来捣乱,那么何不派遣这些不死士兵去对付他们呢?”

“臣也正有此意。”那名委员站起来,朝下方打了个手势。

矿坑中的六名委员不顾被大雨淋得湿透,也抬起手,做出同样的手势。

不死士兵们同时转身,动作整齐划一,迈着相同的步幅爬上矿坑,朝远处小跑而去。

女王暗暗吃惊,即使受过长期训练的士兵,也无法像它们这样精准。

忠诚的头脑与钢铁的身躯,再加上操控秘术的力量……获得了它们,就等于获得了这个世界,世上还有什么东西是她和委员会不能唾手可得的呢?

但是女王活到这个岁数,逐渐明白了一种道理:世界上也没有什么东西是不需要付出代价就能轻易得到的。不死士兵会索取什么样的代价呢?

湖畔别墅。

博伊勒夫人节节后退。她盘得精致利落的头发已经全散开了,这让她看起来不再是娇美的少女,而像个披头散发的疯子。光是阻挡z的剑势就让她捉襟见肘了,更不用提叶芝还操控着秘术与她抗衡。

可她不能就这么认输!

当叶芝再度召唤出冰晶,博伊勒夫人故意释放能量引爆它们。大量冰雾充斥着周围的空间,遮蔽了视线。叶芝曾利用这一招偷袭她,但她反过来也可以利用这片冰雾!

她用风将冰雾笼在自己身旁,飞快地脱离战场。

z的听力极为敏锐,立刻捕捉到了她的脚步声,迅速追上去。

博伊尔夫人逃进舞厅。这里摆着四具装饰用的盔甲。正合她意,她擅长控制物体,现在敌众我寡,她需要更多帮手。

z追上她,一剑斩向她的头颅。

忽然,一柄重剑斜斜伸出,挡开了z的剑刃。

四具沉重的盔甲在博伊勒夫人的指挥下化作四名骑士,将z围在中央。盔甲必须由博伊勒夫人时刻控制,动作也很迟缓,但胜在皮坚肉厚,虽然不一定制服得了z,但至少能当作盾牌。

上次在剧院她也召唤出了许多帮手,可惜布料易燃,对面使用火攻,导致她落了下风。但这次不同了,盔甲的钢铁之躯无所畏惧!

对付剩下的叶芝就容易多了。一个毛头小伙,其秘术造诣岂能与精研奥秘哲学数十年的资深学者相比?

叶芝追进舞厅中,只见z正与四具盔甲缠斗,刀光剑影看得人眼花缭乱。而博伊勒夫人好整以暇地站在一旁,阴狠的目光直指向叶芝。

诗人立刻在身边唤出冰晶作为护盾。博伊勒夫人大笑着射出一道道能量,击碎冰晶。大量冰雾喷涌而出,舞厅中霎时间变得如同雾都伦敦一般云蒸雾绕。

“诗人先生,我敬重您的才华,不忍伤害您这样的才子。我们何必刀剑相向?合作岂不更妙?”博伊勒夫人的身影在雾中穿梭,一边聚集能量,一边试图用谈话拖延时间。

叶芝神情冷漠,四处寻找女秘术师的身影。“您如果不是顶着玛德琳小姐的脸说这种话,说服力或许更高一些。”

“这可是长生不老的秘术,您难道一点儿也不感兴趣吗?您也是秘术师,对奥秘哲学的研究如此深入,岂会不明白?我们追求的到底是什么呢?无上的力量,至高的荣耀……永恒的生命!炼金术士通过制造贤者之石来追求长生不老,其他的秘术师则通过别的办法,丽姬娅之术就是其中之一。我可以把这个秘术也告诉您,让您和我一同分享永生的快乐——您甚至还能将这个秘术使用在心爱的姑娘身上!”

听到“心爱的姑娘”,叶芝神色微变。博伊勒夫人觉察到这一点,咯咯地笑出声。“威廉·叶芝和茉德·冈,青春不老的神仙眷侣,你们可以像传说中的尼古拉斯与潘乃丽一样,连死亡也无法将你们分开!”

“然后每隔一段时间就夺走两条人命,换上他们的躯体?”叶芝讽刺地问道。

“永生之路上的小小代价而已。”博伊勒夫人轻描淡写地说。

她积聚了足够的能量,清叱一声,掌中的力量化作汹涌的风暴,朝叶芝奔袭而去。诗人的冰晶护盾在摧枯拉朽的风暴之中就如同草纸一样不堪一击。

博伊勒夫人露出胜券在握的微笑。

她提着手镯剑,优雅地走向叶芝,刻意向他展示自己这具年轻的、充满力量的躯体。她希望他能在地狱里后悔,这么好的条件摆在他面前,他却不懂得珍惜……

她举起剑。

忽然,她的手臂动不了了。

同样的怪现象在剧院中也出现过一次。当时她本该将那四人烧成灰烬,却因为一时的迟钝,反而被抓瞎了一只眼睛,狼狈落败。

当时她以为自己是被对手的秘术给制住了。对手毕竟是警夜人,说不定掌握了某种她所不知道的秘诀,能短暂地阻挡她的行动。

但是这一次呢?她知道z不会秘术,也坚信叶芝不可能掌握那么高深的秘术。

究竟是谁在妨碍她?

她想一剑划破那诗人的喉咙,身体却不听她的使唤。

这是……玛德琳?

不可能,在她施展丽姬娅之术的时候,玛德琳就应该已经死了才对!

现在控制这具身体的应该是她!

脑海中浮现出一名少女的形象。她纤细的双臂如同野蛮生长的藤蔓一般缠住博伊勒夫人的身体,青春娇艳的脸上凝聚着无边的恨意和愤怒。

“你疯了吗?!”博伊勒夫人朝少女大喊,“如果我死了,你也会跟着一起死!这具身体不可能再归还给你了!”

“那也无所谓!”少女叫道,“我是那么信任你,仰慕你,可你却只把我当成工具。现在的我做不了什么,但我绝不能让你再残害别人!”

“白痴!”博伊勒夫人大骂,“我是在和你共享永恒的生命,你居然还不领情?你以为就凭你,能领略到世界上最深奥、最奇妙的秘术?要不是我,你到现在都只是个乡下的蠢丫头!”

“我是蠢丫头,你又是什么呢?”玛德琳柳眉倒竖,“不过是个自私自利又贪生怕死的老巫婆罢了!”

她这辈子从未跟博伊勒夫人顶过嘴,不论导师说什么,这少女都逆来顺受地接受,像一只乖巧的小白兔。这也是博伊勒夫人选择她作为学徒的原因。

现在小白兔却张牙舞爪地朝她发动了进攻。

博伊勒夫人无力再控制那四具盔甲。它们的动作越来越迟缓,就像运转不灵的机器。

z一剑斩去其中一具盔甲的头盔,又削去另一具盔甲的手臂,为自己破开一条路。

他弯腰就地一滚,穿过盔甲之间的缝隙,一剑刺向博伊勒夫人的后背。

他以为那女人肯定会躲闪,以至于这一剑根本没使多大力气。然而对方却像冻住了似的,就这么被他一剑刺穿。

叶芝瞪大眼睛,望着眼前的女子。

她那双漂亮的杏眼原本闪动着残忍的光彩,像一头渴血的猛兽。可转瞬之间,又变成了清澈明亮的绿色……

让叶芝不禁想起爱尔兰那翠绿的山野。

少女的灵魂从未远离她的躯体,在危急关头重新掌控了自我。

z那一剑没有刺中她的要害,她宛如被伯劳穿刺在荆棘上的猎物一样动弹不得,却又求死不能。

少女的眸子失去清澈的光彩,变回博伊勒夫人的冷酷狡诈。

“为什么……”她咧开嘴,牙齿被鲜血染成绯红,“为什么你的身体不遵从我的控制……这不可能……”

何止z的身体,就连她自己的身体,她都控制不了了。

她曾坚信自己对自己的作品拥有完全的支配力,也坚信自己已经通过少女的身体重获新生。但是今天,她所坚信的一切都土崩瓦解。

“有人替我改造了义肢。”z附在博伊勒夫人耳畔,用恶毒的语调说,“他们抹掉了你的符咒,抹得干干净净,一点儿不剩。”

“哈……原来世界上除了我,还有其他这么擅长秘术的机械师……”博伊勒夫人咧开嘴,牙齿被鲜血染得通红,好像刚刚生吃过人肉似的,“可你不过是从被我支配,变成被别人支配……”

z冷冷道:“你从来只生活在阴暗中,只会用恶意去揣测他人,以为人人都像你这样卑鄙?”

“人活着就是要掌控一切……不论是我……还是……”

博伊勒夫人停了下来,冰冷的眼睛又变成了田野般的翠绿。

玛德琳重新掌握了这具身躯。

“我不能阻挡她太久……”一丝血液溢出少女的嘴唇,“她马上就要回来了……!”

“快点,诗人!”z大吼,“给她一个了结!”

叶芝这辈子还从来没有动手杀过人。他是诗人,不是战士,他用笔战斗,而不是枪和剑。

玛德琳翠绿的眼睛溢满泪水,可她却在微笑:“叶芝先生,转告我哥哥……为了爱尔兰……”

叶芝提起剑,划过少女的喉咙。

温热的鲜血飞溅到他脸上。z抽回剑,托住玛德琳的躯体,将她轻轻放到地上。

少女的咽喉殷红一片,宛如盛开出一朵朵娇艳的玫瑰。

叶芝垂下头,半跪在地,用染血的细剑撑住自己的身体。

他阖上少女的眼睛。“巨浪、狂风与烈火的伟力啊,请用你们和谐的合唱,环绕我所爱的她吧,为她歌唱,哄她安眠。”【注】

大雨倾盆。天空中电光如炬,宛如天神降怒,隆隆雷声令人胆战心惊。

而地面上的雷光也不遑多让。

卡特的指尖萦绕着雷电火花,一道又一道青白色的光芒如同鞭子一样甩向色诺芬和n先生。

n先生手执一根白色魔杖,升起一堵土墙。电浆鞭击中土墙,电流竟被直接导入地下。

卡特咒骂一声,握住红宝石项链,再度召唤出雷电。他就不信这个警夜人能用土墙将自己挡得密不透风!只要留有一丝空隙,那就是他的胜利!

头顶传来翅膀拍打的声音。卡特仰起头,一只乌鸦飞扑而下,利爪直指他的眼珠。他想起了博伊勒夫人的惨状,急忙收回雷光,将能量转化为秘术护盾。

然而乌鸦像是知道他会这么做似的,从他头顶轻轻掠过,接着摇身一变,化为人形,落在卡特背后,反手就是一记冲击波。

卡特调转秘术护盾,阻挡住色诺芬的冲击波,然而n先生又从另外一个方向袭来。他同时对付两个人,左支右绌,累得气喘吁吁,已经分不清额头上的水珠是汗水还是雨水。

“这就是委员会麾下秘术师的实力?”n先生嘲讽,“你们杀了那么多人,夺取了那么多人家世代传承的奥秘,结果就这?”

卡特愤恨地瞪着他,像是要将眼神化作刀子刺穿他的喉咙。

“只能说我们杀得还不够多。”他啐了一口。

色诺芬对着他胸口丢出一把飞刀。卡特驾轻就熟地躲开,然而飞刀忽然幻化出十几柄同样的刀,如同雨点般砸向卡特。

“就为了这个?”他咬牙切齿地问,“就为了夺取秘术师家系的家传之秘,你们就杀了那么多人?仅仅就为了这个?”

卡特甩出电浆鞭,击落飞刀。“跟你竞争的人越少越好,你难道不明白这个道理?”卡特笑得狰狞,“我们委员会控制了国家的中枢,当然要避免其他秘术师通过同样的方式分走我们的权力。那就只好除掉他们咯!”

“那为什么要留下那些孤儿?”

“他们是顶好用的工具,不是吗?对我们忠心耿耿,就像狗崇拜主人一样崇拜委员会。你养过狗吗,警夜人?如果你养过,那么你就该明白我们的心情……”

“混账!”色诺芬咆哮着冲上前。

“别冲动!”n先生提醒他。

色诺芬当然知道。卡特对着他的脸甩出电浆鞭。秘书官预料警夜人一定会躲开,然而色诺芬不躲不闪,举起自己的文明杖,直接接下了这一击!

卡特瞪圆了眼睛。明明是他在操控电光,可是当色诺芬接住攻击时,他却反而感受到了冲击力。

两个人争夺着能量的控制权,谁也不肯服输。当秘术师之间的对决进入这一阶段,比拼的就完全是体力、毅力和操控能量的熟练度了。卡特有自信绝不会输给这个嘴上无毛的小崽种。然而不知为何,能量却不断地从他体内流失出去。

仿佛从狂风肆虐的沙漠中抓起一把沙子,刚一张开五指,沙子便从指尖飞速流失。

n先生冲上去打算帮助色诺芬,可黑发黄眸的警夜人咬了咬牙,吼道:“别过来!他是我的猎物!”

雨越下越大,周围的空气都充满了电离的味道。

最后一丝能量被抽干,卡特再也维持不住秘术护盾。电流侵入他的身体,如同一条凶猛的蛇,撕咬着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

他忍不住惨叫起来。但是还没有结束。色诺芬一个箭步冲上前,从文明杖中拔出一把剑。

“这是为我父亲!”他一剑斩断卡特的左臂,“这是为我母亲!”他又一剑斩断卡特的右臂。

卡特跪了下去,脏污的泥水溅了他一身,鲜血汩汩涌出,在身下积聚成小小的血潭,然后迅速被大雨冲开。

色诺芬举起剑锋,指着卡特的喉咙。

“这是为了伊莉娜。”他一剑刺穿卡特的咽喉。

段非拙踏过堆积了落叶的湿软泥土,走进橡树包围的林地中心。

十多名黑衣人被白手织成的网牢牢束缚住,或被压制在地上,或被捆在树上,动弹不得。他们的身体逐渐与地面和树干融为一体,就像是这片树林在吞噬他们似的。

当初想到将敌人引至橡树林内这个计策的是z。他提出要请勋爵夫人们前来“支援”。(“什么支援,你就是想把人家当工具人!”色诺芬吐槽。)但亡灵不是人类,不能以人类的常理揣度,也不用用同人类交流的办法去和她们交流,因此段非拙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若是夫人们不肯出手相救,那他们就只要咬着牙硬碰硬了。

没想到他赌对了。

历任勋爵夫人的亡灵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如同一盏盏明灯般照亮了幽暗的森林。

“呃,谢谢你们。”段非拙对距离他最近的那个亡灵说。

亡灵转向他,形状优美的眸子漠然地望着他们所有人。

“这是我们的土地。”她说,“我们只是在守护它而已。”

另一位勋爵夫人续道:“有古老而邪恶的力量苏醒了。”

第三位夫人接着说:“是强大而威严的力量。”

段非拙迟疑地问:“你们是指埋在庄园地下的以太结晶吗?其中的光之大君的意志……”

夫人们只是用淡漠的眼神看着他。

“快走吧。去阻止祂。”

“若祂苏醒,整个世界都会在烈焰中毁灭,然后在烈焰中重塑。”

“我们所爱的一切都将消失,变成我们也无法理解的另一种模样。”

她们的措辞深奥难懂,但至少段非拙明白矿场那边大事不妙了。他转向其他四个人,朝他们点点头。无需更多言语,大家就明白该怎么做了。

段非拙向夫人们最后一次道谢,领着四人奔出橡树林。

夫人们望着他们的背影,冷淡如水的眼睛中漾起了一丝波澜。

一离开橡树枝叶织成的天然遮雨棚,段非拙当场就被滂沱大雨给淋傻了。

“矿场在哪边?”r先生眯起眼睛,挤出渗进眼睛里的雨水。

段非拙指着岔路:“记得是往那边走。”

他们踩着泥泞的乡间小路,艰难地往裴里拉庄园原址走去。段非拙记得从前在这个位置可以清晰地眺望庄园那宏伟的主宅,可是现在原野尽头空无一物。宅邸已经化作灰烬,遭到拆除铲平。原地建起了一座新建筑,看上去像木头搭建的看台。

有什么东西正从那个方向朝他们接近。

脚下的土地在隆隆震动,仿佛地震。

但那不是地震,反倒像千军万马正向他们奔腾而来。

背后裹得密不透风的伊万杰琳倒抽了一口冷气:“那到底是什么!他们做了什么!”

r先生和q女士默不作声地亮出武器,艾奇逊小姐则让打字机变形为加特林机枪。

段非拙从口袋里摸出黄铜指环,戴在手上。这次他豁出去了,给左手的每一根手指都套上了指环,他好不容易才将五个指环全部蓄满。如果你闲得无聊给所有手指都套上指环,你就会知道,这并不舒服。换作平时,他才不这么干。但今天他是来战斗的,他不需要什么舒服。

一列钢铁机械人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段非拙一瞬间以为自己在看什么科幻电影。它们没有武器,双手空空,但光是那钢筋铁骨恐怕就难以应付了。

“那就是不死士兵……”q女士低呼。

“我来帮你们压制住它们。”伊万杰琳揭开遮脸的面纱,露出苍白到毫无血色的面孔。她看上去完全就是一幅黑与白构成的画。

段非拙拔出石中剑,右手持剑,左手则在空中画出符文,汲取能量,升起一面秘术护盾。

q女士也用护盾保护他们。双重防护可以抵御和偏转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攻击。

“艾奇逊小姐!”段非拙喊道。

打字员小姐转动加特林的摇柄,经过炼金术加持的子弹如同不可抵挡的洪流倾泻而出!

接连不断的枪声击打着段非拙的耳膜。一分钟1200发子弹的超高射速在这个时代可谓傲视全球,足以压得对手抬不起头。

同时,r先生也举枪射击。同负责火力压制的艾奇逊小姐不同,他枪法极准,明明手中只是一把左轮,却被他使得宛如□□,每一发子弹都能击中一名机械士兵。

不死军团顶着加特林的火力继续前进,不停地有中弹的机械士兵倒了下去。一个机械士兵被加特林的子弹扫中,整个四分五裂,它的残肢断臂却自动拼合了起来。倒地的身躯缓慢站起,又恢复成原状。

“那……那不可能!”q女士震惊,“难道有秘术师在背后修复它们?”

段非拙的视力比老妇人更好。他可以清晰看见不死军团附近并无其他人的踪影。倒下的机械士兵是自行修复的。

他立刻从指环中汲取能量,在机械士兵前进的必经之路上升起一堵土墙。他想看看这帮家伙遇见阻碍会怎么样。是会傻乎乎地装上去,还是聪明地绕过去?

结果他的两种推断都落空了。

一声巨响,土墙分崩离析。

同时,电光裹挟着疾风朝他们奔驰而来,眼看就要吞没五个人,却在距离段非拙不到半米的地方撞上了一重透明的墙壁。

电光四散,如同海浪拍碎在岩石之上。

同时,段非拙和q女士联手制造的秘术护盾也应声碎裂,能量流逝在了风雨之中。

“那些不死士兵会使用秘术!”q女士讶异得连声音都沙哑了。

段非拙心脏狂跳。换言之,他们对付的不是一百个机器人,而是一百个拥有钢筋铁骨的不死秘术师!

“q女士,撤掉护盾!”段非拙对老妇人喊道。

“可是……”

“我要使用‘那个’秘术!”

老妇人咬了咬嘴唇,显然极不情愿。但是不死军团和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只能试试这个办法了。

她挥手撤去秘术护盾。同时,段非拙从所有的指环中汲取能量,再将能量注入地面。

大地这一回真的震动了起来。

一道裂痕自段非拙脚下向不死军团方向延伸。裂痕逐渐扩大,两侧的土壤向上升起,形成两面高达十米的悬崖。

然后,悬崖刹那间崩塌,仿佛大地整个翻转了过来,将不死军团掩埋在了数不清的碎石和泥土之下。

段非拙喘着粗气。面前的土地像是遭遇过飞机轰炸似的。这个秘术是他从交易行的一本奥秘哲学书中看到的,他从未尝试过。书上说这秘术需要耗费大量的能量,不适合精准操控型的秘术师使用,反而更适合爆发力强的秘术师。

段非拙就属于后一种。泰勒斯先生还调侃过他应该加入炮兵队。

艾奇逊小姐停止射击,冰冷的雨水浇在加特林那炙热的枪管上,“嘶嘶”地冒起白雾。

“全部……搞定了?”打字员小姐问。

“不……那不可能……”伊万杰琳发出来自地狱一般的□□。

她像看见了某种骇人听闻的事物,狂乱地抓着自己的脸,指甲在苍白秀美的脸颊上留下一道道血痕。

其他人却什么也没看见,只是一脸茫然。

段非拙皱起眉头,伊万杰琳是暗夜一族,或许能看到某种人类肉眼看不见的东西。于是他展开灵视能力,眺望远方。

一缕又一缕金色的烟雾从埋葬了不死士兵的那座土丘之下升起。

更远处,裴里拉庄园的旧址——也就是以太结晶矿坑之上,也有同样的金色烟雾袅袅升起,数量更多。要不是那烟雾闪闪发光,段非拙还以为有人在那儿野炊。

烟雾聚集在空中,凝聚成一团金色的云。

仿佛第二个太阳高悬在空中。

“那是什么,伊万杰琳小姐?!”段非拙大声问。

伊万杰琳捂着脸,指间露出一双绝望的眼睛。

“是光之大君。”

矿场。

女王站在高台之上,举着一台望远镜。

远处发生的战斗,都被她尽收眼底。

当不死军团被泥土构成的惊涛骇浪吞没、埋葬之后,她放下望远镜,转向身旁的委员。

“大人,看来那不死士兵也不过如此嘛。”她淡淡地说。

委员脸色不大好看,但依旧保持着翩翩风度。“失败只是暂时的,陛下,”此刻他的语气似乎没那么尊敬了,“很快不死士兵就能复原。只是区区一点儿土而已,挡不住它们的。”

“是吗。”女王不置可否,“那朕还真是期待。”

这时,背后传来惊慌失措的尖叫声。

“快看!以太结晶!结晶竟然……”

女王转过身。一众委员们六神无主地盯着矿坑。原本凝结在坑壁上的以太结晶在没有任何人接触的情况下开始自动地溶解在了空气中。

虽然女王不是科学家,但好歹上过学,学过物理学。她知道能量不会凭空出现,也不会凭空消失,只会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另外一种形式。

方才委员们举行仪式时,以太结晶就溶解了一些。女王理解为,它们作为不死士兵运作的能量,被储存在了士兵体内。

但是现在呢?结晶溶解后释放的能量去哪儿了?

拳头大小的一块结晶就能让一艘蒸汽空行舰翱翔天宇。可想而知其中蕴含着何等强大的能量。现在消失的结晶已经数不胜数,其中的能量恐怕已经足够夷平一座城市了吧?

它们都去哪儿了?

“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这个计划万无一失吗?”一名委员怒骂起来。

“你问我我问谁啊?当时投票的时候你不是也投了赞成票吗?”另一名委员吼道。

“卡特呢?不死士兵的开发不是由他负责的吗?对,出了问题应该由他来解决!”还有的委员在甩锅。

女王没心情听他们争吵。裴里拉勋爵惴惴不安地抓住母亲的胳膊。老勋爵夫人则凑到女王身边,低声说:“陛下,现在情况似乎有变,您要不要先找个安全的地方……?”

裴里拉勋爵抬眼望天,突然张大了嘴,好像有人往他嘴里塞了一个透明的球。

“你们快看……那个东西……那是什么……?!”

女王朝他所指的方向望去。乌云密布的天穹之中,一道漆黑的影子从云隙之间俯冲而下。

她举起望远镜,对准那影子。

映入眼帘的是一头狰狞的怪兽,浑身披着黑色的鳞片,脊背上长满尖刺,一双蝠翼在背后招展,血红色的眼睛一轮,隔着望远镜同女王四目相对。

女王急忙放下望远镜,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应该是巧合吧,否则那怪兽为何会看着她呢?难道它也知道自己正被她注视着?

女王强作镇定。“伊迪丝夫人,你是此地的女主人,有什么安全的地方你给朕介绍一下吧。”

z和叶芝在雨中全速奔跑。

诗人的体力本就不好,更比不上身体经过强化的z,没跑一会儿就被z远远落在了后头。

z也没空等他。他现在必须立刻赶去支援其他人。不知他们在路上会遇上何等危险。z甚至有些后悔留下来对付博伊勒夫人了。他应该放下私仇去最前线才对。没有他的保护,他的小坏东西受伤了可怎么办?

前方出现了两个熟悉的人影。

色诺芬和n先生蹲在地上,研究着什么。z放慢脚步,他俩抬头看他,湿淋淋的脸上绽开绚烂的笑容。

“哎呀老大,看到你平安我可真是太高兴了。”色诺芬拨开沾在脸上的一绺头发,“咱们的诗人朋友呢?该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吧?”

“落后面了。”z冷静地说。

色诺芬和n先生站起来后,他终于看见他们在研究什么了。那是一具缺少双臂的尸体,面朝天空,已经死透了,就连皮肤都开始被雨水泡肿了。不过z还是能认出那是卡特。

“你们干什么呢?”z蹙眉。

“搜刮尸体。”色诺芬认真地说,“我以为他带了什么秘术宝贝呢,结果啥也没有。”

“别浪费时间,快走。”z催促,“必须追上其他人。”

“哼,就知道担心你的小对象。”

色诺芬嘟嘟囔囔地抱怨起来,一脚踢开碍事的卡特的尸体,和z一起飞奔起来。

n先生气喘吁吁地跟在他们后头:“等、等我一下……照顾一下残疾人……”

他的一条腿也是机械义肢,不过是普通义肢,性能远不可与z相比。

他们穿过田野,沿着泥泞的小路朝矿场跑去。

天色忽然阴沉下来。

雨天本就昏暗,但这时的阴沉却不是乌云或雷雨造成的,更像是某种庞大到不可思议的物体遮住了从天空中洒落的光线。

z停下脚步,愕然望向头顶。

一头怪兽正在他们上方翱翔。

色诺芬怪叫一声,用力搓揉自己的眼睛。

“老大,是我出现了幻觉,还是你也看见了?!”他失魂落魄地问。

z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事实上他根本没听见色诺芬问了什么。他全身心都被利维坦的声音充斥着——就像他落入冰海中时一样。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他问。

——我主呼唤我前来此地。巨兽回答。

——你的主人?那位……大君?

——祂的意识散落在世界各地,如今已经重新凝聚。祂呼唤我前来为祂效劳。若非你们人类的举动,我此刻还被封印在海底,亦无法前来。真是讽刺。

说完,利维坦就切断了和z的联系。

巨兽扇动着翅膀,扑向地面,尖利的獠牙如同一整排寒光闪闪的利剑。

段非拙望着那头朝他们俯冲而来的怪兽,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

利维坦不是来帮助他们的,而是来毁灭他们的。

当巨兽的影子第一次出现在天际时,他心头涌出一阵狂喜。利维坦曾拯救过z,协助过威灵顿号,那就是他们的朋友了!它这次现身,想必是预感到朋友有危险,所以挺身而出仗义相救吧!

但很快他就意识到情况不对。

利维坦明显是奔着他们飞来的,还朝他们张开血盆大口,亮出了尖锐的獠牙。

巨兽和人类的思维方式迥然不同,他觉得他们是朋友,在利维坦眼中可未必。

说到底,人和怪兽怎么当朋友?真以为自己是迪士尼公主么?

他不假思索地对其他人大吼:“快找个地方躲起来!”

那头巨兽可是能和空行舰对抗的怪物,人类在它面前卑微得连蝼蚁都不如。

然而已经迟了。人类的两条小短腿怎么可能跑得过巨兽那遮天蔽日的双翼?

他条件反射地汲取能量,为自己张开护盾。他不确定秘术护盾能不能抵挡利维坦的一击,事到如今他只能孤注一掷地试一试了。

头顶掠过一道漆黑的幽影。巨兽庞大的身体朝他压了过来。

他听见了护盾破碎的声音。最后记得的画面是一双血红色的眼睛。

“我死了!”

段非拙一个仰卧起坐。

他躺在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周围一片漆黑,头顶星辰闪耀,小路悬浮在星空中一样,延伸到无边的黑暗之中。

“我又活了……”他喃喃自语。

这是他第二次来这个地方了。上一次他被邓肯·麦克莱恩逼迫,吃掉了血肉,结果一睁眼就来到这里,遇见了十字路口的女神。

那么这一次呢?这次他可没乱吃东西。他只记得自己遭到利维坦的袭击。他以为自己死定了,但是看目前的状况——他还能再抢救一下?

他爬起来,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脖子,沿鹅卵石小路向前走去。

小路在前方分成三条岔路。十字路口的中央,一名黑发委地的女子正背对着他。

“啊,欢迎。”赫卡忒转过身,黑眸中溢满笑意,“我们又见面了。”

“我这是怎么了?”段非拙问。

“也没什么,就是头部受到重创,正徘徊在生死之间罢了。”赫卡忒微笑着说,语气轻松,就好像他们谈论的不是生死大事,而是出门该穿哪件衣服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  【注】出自叶芝的诗歌《诗人祈求四大之力》。

我感觉下一章或者下下章就能大结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