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咸鱼继承百万秘术遗产后 > 第23章 查令十字街【修】

第23章 查令十字街【修】


他们读了一上午书。阿尔像个好奇宝宝一样不停地提问。段非拙凡是遇上答不上来的问题,就会露出神秘莫测的微笑,用一句“你要多独-立思考”搪塞过去。

这招出乎意料的效果拔群。每次他这么说,阿尔都会低下头,为自己遇到问题只知道向老师索取答案而感到羞愧。段非拙瞧见他这样,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下午阿尔要回裁缝铺帮他母亲的忙,段非拙愉快地准了他的假。

少年前脚刚走,他后脚就锁上门,长长舒了一口气。

“总算走了……”段非拙擦了擦额上的汗珠。

石中剑猥琐地笑起来:“你不是表现得不错吗,导师?”

“也不知道能敷衍他几天。”段非拙悲伤地说,“要是我手上的书都读完了可怎么办?那不就没的可教了?”

“再买新的呗1

“你真是躺着说话不腰疼。上哪儿买?”段非拙横了一眼石中剑,“世界上除了秘境交易行,还有其他经营秘术物品的店铺?”

“当然有啦。类似的店铺多着呢!只不过秘境交易行是其中规模最大、名声最高、隐藏得最好的。”

“说起来,叔叔是从哪儿学会的奥秘哲学?他的家族……啊不是,我的家族不是已经没落了吗?应该没人教导他才对。总不可能他是无师自通的天才吧?”

石中剑哼哼了两声:“我记得他说过,他是自学的。他在一家旧书店买到了奥秘哲学相关书籍,他提过那个地方的位置,但我不知道名具体的店名。”

“那家店在哪儿?”段非拙迫切地问。

“当然是伦敦最著名的书店一条街,”石中剑的语气中带着鄙薄,好像段非拙连这都不知道是件匪夷所思的事,“查令十字街。”

如果说有个地方能定义维多利亚时代英国图书业的风貌,那么这个地方非查令十字街莫属。

段非拙背着装有石中剑的布袋,惊讶地望着面前这条熙熙攘攘的街道。

它宛如一个时代的绘卷,在他面前徐徐展开。如此之多的书店,如此之多的书。有的店铺占据了好几个门面,窗明几净,美轮美奂,精致的招牌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有的店铺瑟缩在建筑的阴影中,不仔细看根本找不到大门,店内狭小的空间装不下第二个客人。追赶潮流的书店在门口挂出告示,用醒目的字体写着“亚瑟·柯南·道尔力作《福尔摩斯冒险史》”。卖报童挎着装满报纸的小包,高声叫喊:“最新的《泰晤士报》6泰晤士报》1

段非拙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他抓住一位路过的男士,问:“请问您知不知道破釜酒吧怎么走?”

那男士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没听说过这个地方。”

段非拙失望地向他道谢。男士急忙跑开,以为自己遇到了一个疯子。

“破釜酒吧是什么地方?”石中剑问。

“梦开始的地方。”段非拙悲伤地答道,“看来我去霍格沃茨读书的梦想再一次破灭了。”

石中剑听得一头雾水。

段非拙绝望地看着鳞次栉比的书店。从它们中找出一家售卖奥秘哲学相关书籍的书店,无异于大海捞针。

“你说你不知道那家书店的名字?”他问。

“一家一家找过去,总会有收获的。”石中剑充满谜之自信。

“不一定,说不定我会先老死。”段非拙很是悲观。

“你难道不会用排除法吗?首先那肯定是一家旧书店,所以那些专卖新书的就不用看了。其次,如果是秘术师开的店,肯定会记得你叔叔的名字,你只要问约瑟夫·切斯特有没有来买过书就行了。”

“如果那个书店的人——那些秘术师攻击我怎么办?”

“既然你叔叔能在那儿买书,说明他们还是比较友好的。”

段非拙叹了口气,只能用这么办了。他走向距离最近的一家二手书店。店里弥漫着一股纸张的霉味。他询问店员有没有一位约瑟夫·切斯特先生来买过书,店员冷冷地告诉他,他们这儿的顾客向来是不记名的。

“搞得好像我是个刺探隐私的密探一样。”离开那家书店,段非拙郁闷地想。

他一家家店铺问过去,找了一整个下午,得到的答复要么第一家书店一样,要么是“本店没有这样一位客人”。

在路过一家大型书店的时候,他顺手买了本《福尔摩斯冒险史》。

“……你还爱看这个?”石中剑震惊。

“送给露丝的圣诞礼物。”

“露丝是谁?”

“我在阿伯丁的朋友。”

石中剑发出不高兴的咕哝声,好像段非拙有朋友是件大逆不道的事一样。

一直找到黄昏时分,段非拙都一无所获。他决定打道回府,明天再继续。反正书店就坐落于查令十字街的某处,只要他足够有耐心,总能找到不是吗?

他沿着夕阳余晖映照下的道路朝家的方向走去,怀里抱着他打算送给露丝的那两本书。

石中剑低声说:“小子,当心。”

段非拙一个激灵:“怎么?”

“有人在跟踪你。”

段非拙假装不小心把书掉在了地上。他弯腰拾起书本,拍去封面上的灰尘,趁机用眼角余光朝身后匆匆一瞥。

果然有个形迹可疑的家伙跟在他后方十步左右处。

那是个青年男子,不到三十岁,长得儒雅清俊,自带一种诗人的气质。他打扮得入时体面,胸前的口袋中挂着一副金边眼镜,一手抱着一本皮革封面的书,另一手拄着文明杖。

在普通人眼里,他不过是一位普通的年轻绅士,刚从查令十字买到心仪的书。

但段非拙看的一清二楚:他手中那根文明杖散发着秘术物品独有的微光。

他无疑是个秘术师。

路上有不少行人,在这儿打起来的话不但会暴露身份,还会误伤无辜者。还是像对付史密斯时那样,找个无人僻静之处吧。

段非拙改变路线,拐进一条小巷中。

不出他所料,那个青年绅士果然跟了进来。

段非拙停下脚步,拔出石中剑,猛然转身,同青年面对面对峙。

“你是什么人?”他冷冷问道。

青年绅士不慌不忙,微微一笑,用彬彬有礼的语气说:“我不过是一介游吟歌手,研习那林地知识的学究。”

段非拙一怔,这句话听起来好耳熟,似乎在什么地方看过。这是某种暗号吗?他只知道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这个暗号他委实对不上啊!

“你、你想干什么?”段非拙又问。

“这个问题不该我问你吗?”青年绅士的笑容变得有些冰冷,“你四处打听约瑟夫·切斯特,到底有什么目的?”

“约瑟夫·切斯特是我叔叔,我打听他怎么了?”

青年绅士挑起眉毛,上上下下将段非拙端详了一遍:“你是他侄子?那你和秘境交易行……”

段非拙观察着青年绅士的表情。这家伙不像史密斯那样充满敌意,更多的是警惕和慎重。

不过话说回来,这青年越看越眼熟,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呢?

“你能不能戴上眼镜?”段非拙小心翼翼地问。

青年绅士莫名其妙:“为什么?”

“戴上就是了1

青年绅士后退一步,从口袋中摸出眼镜,架在鼻梁上。眼镜托着一根金链子,在风中摇摇晃晃。

段非拙倒抽一口冷气。

他总算明白这家伙为什么眼熟了!他在教科书上见过这个人的照片!

“您莫非是威廉·巴特勒·叶芝先生?”段非拙难以置信地问,“写《当你老了》的那位诗人叶芝先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