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咸鱼继承百万秘术遗产后 > 第19章 遗产【修】

第19章 遗产【修】


维柳裁缝铺。

维柳夫人站在店门口,踮着脚紧张地眺望远方。她儿子方才一声不吭地跑出去了,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等了许久,等到她都忍不住想去报警了,阿尔终于回来了。

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之前裁缝铺那位年轻客人搀扶着他。阿尔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嘴唇破裂,脸上全是干涸的血迹,衣服也撕破了。维柳夫人吓得魂不附体。

“阿尔!你怎么了1她冲过去托住一瘸一拐的儿子。

“是史密斯干的。”阿尔推开母亲,独自走进裁缝铺。

维柳夫人捂住胸口:“你怎么能去招惹那个人呢!你根本不懂奥秘哲学啊1

“没关系的妈妈,他今后再也不会来骚扰我们了。”阿尔望向段非拙,蓝眼睛中满是崇拜,“是这位先生击败他的。这位先生是秘术师1

维柳夫人一歪头:“秘术师?”

“先别说这个。您有纸和笔吗?”段非拙问。

维柳夫人急忙拿来几张纸和一支钢笔。段非拙拾起笔,略一凝神,飞速地在纸上画下了一个复杂的法阵。

这是秘境交易行顾客通道入口的法阵。画有该法阵的纸就是进入秘境交易行的钥匙。

真奇怪,他只见过那法阵一次,却记得一清二楚,能一气呵成地将其画下来。

他一共画了两张,交给维柳母子一人一张。“这法阵连同另外一个空间。待会儿我会先进入那个空间,我一走,你们就立刻跟过来。明白了吗?”

维柳夫人有些不知所措。阿尔却用力点头:“我们会照办的,先生1

段非拙取出他自己的法阵图纸,轻轻一触,进入交易行中。

现实世界的维柳母子大概一脸懵逼吧?刚刚还站在他们面前的大活人瞬间就消失了,原地只剩一张纸。

他打开顾客通道。几秒钟后,维柳母子就踉踉跄跄地跨进了交易行。段非拙急忙关上通道,防止其他客人误入。

“这里是什么地方?”维柳夫人望着那直达天花板的展示柜,惊愕地问。

“秘境交易行。”段非拙笑了笑,“是个专门买卖秘术物品的商店。我是店主,利奥·切斯特。”他报上原身的名字。

阿尔满脸崇拜:“太厉害了!我就知道您不是一般人1

维柳夫人拉住儿子,拘谨地问:“可您为什么要带我们来这儿?我们可买不起什么秘术物品……”

段非拙解释:“交易行的客人受秘术契约的限制,无法向第三者泄露其他客人和交易行主人的身份。我怕史密斯那家伙出卖你们,所以只能让你们也成为交易行的客人了。”

“史密斯先生他……”

阿尔拉住他妈妈,不顾自己的伤势,兴致勃勃、绘声绘色、添油加醋地将段非拙与史密斯的战斗说了一遍。

他口才极好,把段非拙描绘得犹如从天而降、力挽狂澜的战神。段非拙听着听着自己都差点儿信了。这孩子不去说书委实太屈才了。

“……这么说,是您救了我们母子。”听完儿子的讲述,维柳夫人也露出崇敬的神情,“我不知道该如何感谢您才好……”

段非拙摆摆手:“感谢就不必了。你们别把这件事声张出去就好。”

阿尔望着他的眼神越发崇敬,好像他是位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圣人。

他拽了拽他母亲的袖子:“妈妈,既然切斯特先生是专门买卖秘术物品的商人,那我们何不把外公留下来那些东西卖给他?”

“是指史密斯很眼馋的那盏风灯?”段非拙问。

维柳夫人摇摇头:“那盏灯是家父的遗物,我没有变卖的意思。但家父还留下了许多其他东西,我一直想卖掉,却不知该卖给谁。”她神色一黯,“我只认识史密斯一个秘术师,可他对风灯以外的东西一概不感兴趣……”

阿尔热切地说:“交易行主人,您就去瞧一眼吧!外公真的留了很多东西!我们家现在很缺钱……”

“阿尔1维柳夫人嗔怪。

段非拙为难地抓了抓脑袋。他根本无意经营交易行,自然不打算认真做生意。但维柳母子的经济状况的确窘迫。林恩夫人也说,为了给丈夫治病,他们家四处举债,现在已是债台高筑,否则也不会将珍珠项链拿去林恩夫人抵债。

段非拙也尝过贫穷的滋味,最能感同身受。

就只做这么一次生意好了,下不为例。做完这笔生意,他就再也不涉足有关秘术师的交易了。

他可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拯救这对可怜的母子。所谓帮人帮到底嘛!他顿时觉得胸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呢!

“那就让我看看吧。”他挺起胸膛说。

他让维柳母子先行离开交易行,自己再跟出去。阿尔十分热心地为他引路,一瘸一拐地登上裁缝铺的楼梯。

他们沿着狭窄陡峭的楼梯登上阁楼。和楼下整洁的店铺相比,这里堆积了太多东西,板条箱一个垒一个,一直垒到天花板,看上去像有个人曾很努力地整理杂物,最终却因为杂物数量太多而放弃,自暴自弃地一股脑儿把所有东西都塞进了箱子里。

“这些全部都是。”阿尔指着那小山似的板条箱。

段非拙瞠目结舌。好家伙,他以为自己是来选购精品的,没想到是来批发市场进货?!

阿尔走近最近的一只板条箱,打开盖子。里面堆满了各种奇形怪状的小玩意儿:打磨圆润的玻璃、破旧的布娃娃、布满污渍的捕梦网、缺了好几张的塔罗牌……

它们有的平平无奇,有的却散发着微弱的光芒。既然有光,说明附有秘术。但段非拙已经觉察到,光芒的强弱代表物品本身的强弱。这些物品的光芒如此黯淡,说明它们的力量并不强大,也卖不出什么好价钱。

“我父亲自己会给物品附魔,还喜欢四处旅行,收集有趣的小玩意儿。这里东西虽多,但并非每样都是秘术物品,”维柳夫人登上楼梯,语带歉意,“我来指给您看……”

她刚想告诉段非拙那些物品是普通物品,却见段非拙已经熟练地将那些不具备任何力量的东西挑了出来,放在地板上。

“您怎么知道?”维柳夫人诧异地问。

“一眼就看出来了。”段非拙耸耸肩,“要是连这都看不出来,我不如找个厂上班得了。”

维柳夫人涨红了脸:“我原本还有些怀疑您,毕竟您这么年轻……现在我算是心服口服了。”

“妈妈,我都跟你说过他是位了不起的秘术师了!您怎么还不相信呢?”阿尔很少为段非拙鸣不平。

挑出那些普通物品后,箱子里还剩下十几件东西,每件都散发着微光,只有一件光芒稍盛。段非拙数了数剩余箱子的数量。假设每个箱子中装的东西都差不多,那么所有的秘术物品加起来……

维柳夫人问:“先生,这些能值多少钱?能不能有一百镑?当初为了给我丈夫治病,我到处借债,现在还欠着钱。如果能还清那笔钱……”她停了下来,小心翼翼地观察段非拙的神色。

“夫人,您的东西虽多,但恐怕卖不出特别高的价钱。”

“是吗……”维柳夫人神色一黯。

瞧见她这么失望的模样,段非拙也有些于心不忍。

他灵光一闪。

“不过,我有个办法,或许可以多卖一些,但需要您同意。”

维柳夫人忙说:“我当然同意!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段非拙叉着腰,扫视那一堆堆板条箱,露齿而笑:“是时候让他们见识见识二十一世纪新兴商业手段了1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