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咸鱼继承百万秘术遗产后 > 第10章 石中剑

第10章 石中剑


“那个……是你在说话吗?”

段非拙问石中剑。他的行为在旁观者看来肯定很蠢,竟然对一把锈剑说话。

那个懒洋洋的声音又出现在他脑海里。

“你听不懂人话吗,小子?”

“天呐,剑都会说话了,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段非拙喃喃自语。

“我不想重复第三次1

段非拙望了望激战正酣的五人。如果传说是真的,那么能把剑从石头里拔-出-来的就是被选中的王者。如果他是被选中的王者,那么没准他就能让那五个人停下来?

左思右想一番后,段非拙鼓起勇气握住剑柄,往外一拔——

——他举起了石中剑!

——可是那块石头仍然戳在剑尖上,就像个奇怪的高尔夫球杆!

段非拙的身体忽然违反他的意志,自己动了起来。他冲向其中一个男子,高高举起石中剑,剑尖上的石头正中那男人的面门。男人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人仰马翻。

其他人发现有新敌人加入了战场,齐齐呆愣了一瞬。就在他们思考的短短一刹那间,段非拙已经以他绝不可能达到的速度移到了第二个男人身后,如法炮制地捶翻了他。

两个男人躺在地上呻-吟,老妇人、少女和剩下的纯白面具面面相觑,同时一致对外,转向段非拙。

“你给我停下来啊1段非拙惨叫。

他猛冲向正前方的博伊勒夫人,举起石中剑,把它当作棍棒一样抡出去。博伊勒夫人摘下自己的手镯,轻轻一挥,手镯从中间断开,变成了一把金色的短剑。

她的剑格挡了石中剑。段非拙本以为锈迹斑斑的石中剑会被金色短剑劈成两截,没想到“咔嚓”一声,反而是金色短剑出现了一道裂纹!

博伊勒夫人愣住了,似乎不敢相信自己锋利的武器败给了这么一把破剑。

玛德琳从靴子里拔出一把短刀,劈向段非拙的后颈。

没等刀锋落下,段非拙就仿佛脑袋后面长了眼睛一样,迅速转身,剑尖上的石头击中少女的手腕。少女惨叫着丢下短刀。

博伊勒夫人见状躲开段非拙,金色短剑弯曲起来,又变回了手镯。她匆忙将手镯推回腕上,冲向少女,一把捞起她。

见两位女士已经失去战意,段非拙转向最后一个还站着的人。

“你……你知道我是谁吗?”纯白面具一边踉跄后退一边恶狠狠地说,“我是塞勒姆学派的人,你要是敢伤害我,我在塞勒姆的同伴,我的导师绝对不会……”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石中剑重重击中了肚子。他整个人朝后飞了出去,撞上柜台。

先前打得不可开交的五个人现在都努力伏低身体,一动也不敢动了。交易行陷入诡异的寂静之中。

段非拙松开手,石中剑掉落地上。

“好痛!你怎么能随便把人家扔掉1石中剑尖叫。

其他人似乎都没听见它在说话,只有段非拙能听见。假如你听见一个别人都听不见的声音,这多半是疯狂的前兆。

距离段非拙最近的一个男人手脚并用地向后退去,好像段非拙身上沾着什么可怕的病菌一样。

“对、对不起,交易行主人!不要杀我们!求您开恩吧!我们只是一时激动……”

段非拙摆出高高在上的态度:“哦,我看你们打得这么熟练,还以为你们经常在交易行中互殴呢。前任交易行主人在世的时候,你们也这么做过吗?”

男人瑟瑟发抖:“我们绝不是因为您初来乍到而轻视您!我们真的只是……一时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我不想看见你们了。滚1

三个男人争先恐后地奔向大门。逃跑的时候他们的动作倒挺敏捷。

另外一边,博伊勒夫人和玛德琳相互扶持着,正悄悄朝门口挪动。

“你们要走了?”段非拙转过身。

玛德琳发出一声呜咽。博伊勒夫人将她抱在怀里,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请您恩准我们离开吧,交易行主人。”老妇人说,“我发誓,今后再也不敢在您面前造次了。”

“你们的东西不要了吗?”段非拙问。

“不、不要了,”玛德琳哆嗦,“那些珠子……只能用一次……”

“我是说那瓶药水。”段非拙望了一眼展示柜中的小瓶子,“你们不是想买那个吗?”

“我们没有钱……”

“可以把披肩留下来当抵押。”

老妇人同少女对视一眼,又看看地上的披肩。从她们的表情推测,她们已经不想做这笔生意了,但面对交易行主人的质问,又不好意思承认。

“那我们就……”

段非拙走到走到展示柜前,打开玻璃门,取出装有药水的小瓶子。“请拿好您的物品。”

“多、多谢……”博伊勒夫人快速接过瓶子,将它塞进口袋里,好像瓶子会烫手似的。她拉着哭哭啼啼的玛德琳奔向门外,一头撞进法阵挂毯中。

两个人的身影如同被吸进了漩涡里一样,消失在法阵中。

现在交易行里只剩下段非拙和那把会说话的剑了。

他拾起地上的披肩,塞进空展示柜中。

“你不该接受抵押。”无形的声音出现在段非拙头脑中,“秘境交易行从来没这种规矩。她们可能永远不会回来了。”

“那正合我意。我巴不得这个地方早点倒闭……等等,是剑在说话吗?”段非拙左顾右盼。

“怎么,很不可思议吗?”

段非拙点头如捣蒜。“为什么一把剑会说话?”

“因为我不是一般的剑,我是伟大的石中剑。”

“石中剑?”段非拙质疑地看向剑尖上所插的那块石头。

“我想问这个问题很久了:你是外国人吗?”

我还真是。段非拙心想。

“你难道没听过石中剑的传说?你是在哪个穷乡僻壤长大的?”

“我当然听过1段非拙说,“但你跟传说中的石中剑不一样!石中剑不应该是插在一块大石头里,谁拔-出-来谁就是被选中的王者吗?”

“啊,没错。一开始是那样的。”石中剑没精打采地说,“后来有一天,我所在的那个地方要修铁路。一个外国工人发现了我。他没听说过什么石中剑的传说,只觉得我妨碍了施工进度。可他没办法把我拔-出-来。于是他退而求其次,就把我连同一小块石头一起挖了出来。我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这样也行?1段非拙吐槽。

传说中那些想拔出石中剑的强者们怎么没想到这种天才般的主意呢?拔不出剑,可以把剑连同石头一起挖出来嘛!绝了!

“如果我能把这块石头拿掉,”他问,“那我岂不就是被选中的王者?”

“你可以试试。”石中剑显然没报什么希望。

段非拙握住石头,使劲儿往下拽。石头岿然不动。

“你确定你真的能拔-出-来吗?”他气喘吁吁地问,“你下面那截会不会已经变成化石了?”

“你的头脑是不是已经变成浆糊了?”石中剑反唇相讥。

“好吧,我知道答案了。”段非拙自讨没趣,“那你怎么会在交易行里?”

“你叔叔把我从那个外国工人手里买了下来。他把我当作镇店之宝。”说到这个话题,石中剑的语气变得有些虚荣,好像在交易行当一件滞销货很光荣似的。

“我叔叔?你是说约瑟夫?你知道我是他侄子?”

“他临死前那段时间经常念叨你呢。”石中剑砸了咂嘴。

这玩意儿明明连嘴都没有,却能发出“啧啧”的声音,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段非拙好奇得不得了。

“那你肯定知道怎么回去吧?”他问,“我是说,回到现实世界,伦敦。那些客人好像是通过楼梯间那幅挂毯回去的,我呢?我也要走那条路吗?”

石中剑尖叫:“你不知道?你完全不懂?秘法几何学,一点儿也不懂?没人教过你?”

段非拙犹疑道:“不带‘秘法’那两个字的几何学我倒是学过……”

“什么?”

“不瞒你说,我高考数学成绩还挺不错的。啊不对,你也不知道什么是高考。”

石中剑喃喃自语:“真有你的,约瑟夫·切斯特,找了个屁都不懂的外行人来继承交易行。我怎么就遇上-你这么个商业鬼才呢?”

“我也有同样的疑问。”段非拙认真地说。

“算了。我大概天生就是当保姆的命。挂毯是客用通道,客人可以通过上面的法阵进出交易行。至于你,你没注意到时钟上的法阵?”

段非拙转身望着柜台后的黄金时钟。钟盘上的确绘制着七芒星法阵。

他慌忙将指针拨回12点整,关闭顾客通道,防止再有顾客误入此地。

“那个法阵只有交易行主人才能使用。你轻轻碰触它,想着你要回去的地方,就能启动法阵了。”

段非拙回想起法兰切丝广场49号的那栋屋子。就在他动念的一瞬间,一股强大的吸力将他吸入虚空,他飞快地旋转起来,然后——

“石中剑,你砸到我了1段非拙从书房地毯上爬起来。

“是你非要拿着我的1石中剑喊道。

不过,他好歹是回来了。他对于在秘境交易行中待了多长时间完全没有实感,墙上的挂钟告诉他,现在已是午夜十二点了。

段非拙人生中最为惊险刺激的一天终于告一段落。他衷心希望这样的刺激不要再来第二次了,但一想到他面临的棘手情形,他就不得不悲观地承认:他的希望恐怕很渺茫。

他颓然倒在沙发上:“好吧,至少那些顾客再也不敢来交易行了。”

“你好像挺高兴的?”石中剑问。

段非拙说:“那当然,我一点儿也不想接手这门生意1

石中剑质问:“为什么?”

“我在来伦敦之前遇上了两个警夜人!要是让他们知道我就是秘境交易行的主人,那我岂不是没命了?况且我现在有钱了,每天无所事事也能活得很滋润,为什么要自找麻烦?”

石中剑嚷嚷:“你这小子也太不懂感恩了!约瑟夫不但留给你一座满是珍宝的交易行,还馈赠给你那么丰厚的遗产!你难道只想享受财富,不愿意尽你的责任吗?”

段非拙一把将石中剑掷在地板上。它“哎哟”了一声。

“少道德绑架我!你知道我这三年来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吗?那些财富根本不是‘馈赠’!说是‘赔偿金’还差不多1

“但是不管你愿不愿意,你已经是交易行主人了。哪怕你只进入过交易行一次,这件事也板上钉钉了。”石中剑的语气变得咄咄逼人,“那些警夜人才不管你营业了几次。你在走进交易行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是戴罪之身了。他们只会兴高采烈地把你丢进地牢,然后美滋滋地向上级邀功。”

段非拙气恼:“别说了!难道我不知道吗?”

“既然你头脑还算清楚,那你就该听我一句劝:你不但要继续经营交易行,还要学习奥秘哲学,这样有朝一日警夜人来找你的麻烦,你才有能力自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