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从恋爱提示开始的东京生活 > 第一百七十章 那就请为了我而分手吧

第一百七十章 那就请为了我而分手吧


  雨似乎有愈下愈大的趋势。

  也可能是夜风较大所产生的错觉。

  细致如银丝的雨水碰撞在地面上默默积水,顺着长长的坂道逐渐流进下水道,更多的则是流入河道然后汇入隅田川河中。

  “......”

  原野慎司持着伞停住了脚步,有些无力的叹了口气。

  “果然是难缠的女人。”

  鞋底随着脚步的后转而变向,粘连着脚底的积水带起,侧过身体望向自己身后的不远处。

  穿着黑色束带风衣的黑川真希不紧不慢的跟着,见他停下脚步后同样也停在了原地,保持着大概三米算是不远不近的距离。

  这会儿看见原野慎司举着伞望了过来,她同样抬起头细长的眼角泛出笑意,抬起那双苍白骨感的手掌毫无力气的挥了挥。

  只不过和原野慎司走在街面上不同的是,她是空着手淋在雨中的。

  在原野慎司认为对方只是嘴硬,身体肯定会很诚实的退却后,径直离开咖啡厅已经走了几百米,而对方也不紧不慢的在雨中淋了几百米,直到现在似乎也没有半点退却的想法,就真像是个牛皮糖粘住了他一样。

  原野慎司眼睛低垂了片刻,便撑着伞走到了女人身前。

  透明伞的前沿笼罩的女人的身体,落下的丝丝细雨也被阻隔开来,而他则凝视着女人的脸颊,注意力集中的同时提示框悄然浮现:

  【恋爱提示:如果你肯愿意答应对方的所有要求,或许今夜能够度过一个很热的夜晚,前提是在对方的恶趣味并没有消失之前,否则你将会有波及到身体零件的生命危险。】

  “......”

  撇开一个有温度的夜晚先不提。

  这女人果然到现在还是有自己的恶趣味。

  特别是看到“波及到身体零件的生命危险”这些特别字眼,原野慎司的内心也不禁开始凝重了起来。

  真正的极道大小姐?

  境外势力的黑暗组织子女?

  心理问题严重的腹黑病娇女人?

  种种猜想在原野慎司的脑海中浮现。

  但却没有一个答案能够肯定。

  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现在不头疼,没有被所谓的热意夜晚而蒙昏了头,而是头疼起了面前这个不可忽视的麻烦,很明显面前的女人基本不会是个正常人,漂亮的外表下不知道藏着些什么东西,哪怕他再怎么不挑食此时也迟疑了。

  原野慎司可不想枭雄变成死雄。

  所以面对这个如同牛皮糖般缠上的女人,很明显来说他没有很好的办法摆脱。

  可他的转身回来撑伞却让黑川真希很满意。

  “你心软了。”

  黑川真希捋了捋额前湿润的发丝,本就苍白的脸颊此刻更加惨白,高挺的鼻梁上满是晶莹的水滴,甚至说这句话身体还咳嗽了两声,但眼角的笑意依旧有些莫名奇怪。

  “我只是不想被人尾随到家。”

  原野慎司瞥了眼她的脸色,感觉好像下一刻就会倒下。

  “说到底还是你心软了。”

  黑川真希不可置否的说道,同时身体又往前靠了靠,本来她的身体就瘦弱的不像话,哪怕廉价的透明雨伞很小,往里靠靠也依旧能完全笼罩。

  原野慎司撑着伞沉默不语。

  瘦弱身体的靠近没有感觉到温度的传递,头顶打在伞布上的雨水依旧啪嗒作响。

  黑川真希似乎很满意他的反应,也为这种暗意吃瘪的样子有趣,纤细的手指拭去鼻翼的雨水,忽然若有所思的问了句:“原来你喜欢胸大的?”

  “大概吧。”

  “我有钱。”

  “嗯?”

  原野慎司忍不住微微皱眉。

  “我的意思是,我可以去隆胸,如果你喜欢的话。”黑川真希似乎觉得有些冷,毫不见外的又往里靠了下,几乎是贴到了他的胸口边缘,唇吐热气的轻声解释道:“而且我有很多很多的钱,现在的人造并不比天然要差。”

  “我不喜欢人造的。”

  原野慎司稍微无语了片刻,又瞥了眼他没有起伏的胸口,虽然刚才的嘲讽胸小只是刻意,但真有些严重怀疑对方还在穿小背心,否则大些的尺码应该会造成中空。

  黑川真希察觉到了他的目光,下意识的有些没按捺住心中的冷意,但考虑到接下来可能会更有趣的情况,细长的眼眸不禁微眯了眯继续说道:“那我可以尝试吃木瓜那种东西?不过听说其实并没有用。”

  原野慎司没搭话,感觉这女人愈来愈危险,这种自来熟不比青海川七濑,她就像是潜伏在阴影中的毒蛇一般,遇到了有趣的东西想要挑逗一番,对她的话宁可一句也不要相信。

  黑川真希没听到原野慎司说话,而周边的雨水落下的也愈来愈大,附近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倒不是因为时间比较晚的原因,而是本来清澄白河就属于居民区,刚下雨的时候就减少了行人的存在。

  如果他们遇见的地方不是清澄白河,而是在都心六区的某个地方的话,估计这会儿堵车的长龙一眼看不到尽头。

  在没有行人和车辆呼出的二氧化碳的情况下,本来被雨水冲下的空气温度中更泛着凉意。

  黑川真希的身体似乎孱弱到了一定地步,身体难以令人察觉的打着小幅度的摆子,但她似乎已经习惯了忍受这种身躯,即便如此脸上也没露出痛楚的表情。

  只是下意识的紧紧挽住了原野慎司的手臂,用一种极其暧昧的姿态靠在他的身前,仿佛生怕这家伙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

  原野慎司还是没理她,有过一把推开对方的想法,但根据这女人的身体来看,自己一把推倒说不定就骨折了,而且以对方的心计如果恼羞成怒,报警这件事肯定是板上钉钉的,他现在算是有些束手无策了。

  也深刻的领略到了女性不要脸能做到什么程度,无论是社会的差别对待抑或是人性的本能,对于“欺负”这件事的概念都会倾向弱者。

  很明显现在黑川真希就是弱者,哪怕她的这种姿态是故意的。

  要是换做另外一个识破真相心中拒绝的男人过来,或许根本耐不下心来跟对方周旋,想着直接把对方扔在这里独自跑掉,但恐怕这更是黑川真希所期望的,也有了更多可以操作的空间。

  发到自媒体上爆破、报警回去找录像带、病娇心理的缠上自己进行跟随、抑或本来提示框的危险内容、再或是拥有很强的背景伺机报复。

  原野慎司丝毫不怀疑对方恼羞成怒下会这样做。

  看了眼在黑暗中暗流涌动的湛蓝河水,雨滴落在上面荡漾起密集的波纹,连河道旁掉光花瓣的樱花树也在摇曳,似乎在承担着这份重力的同时卸下。

  张开嘴微微吐出一口气息,有些像是冬季的白色雾气。

  ......

  雨渐渐的变小了。

  从咖啡厅走到车站要经过清洲桥,沿着长长的河道一直走到尽头。

  可能因为这里虽然属于居民区,但由于下町经济并不发达的原因,乘坐电车的站数还不如沼袋公寓附近的密度。

  哪怕雨势已经逐渐变小了起来,扑打在透明伞上也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但刚才的夜风还是有些大了些,导致本就脆弱的伞骨看起来岌岌可危,握在手心中能明显感觉到分离的状态。

  “这把伞好像快要坏了。”黑川真希挽着他的手臂,藏匿在他身影的最里面,不想让半点雨水挥洒在自己身上,皮肤苍白的比刚才还要更白皙些,轻薄的嘴唇惨白的不像位正常人。

  原野慎司目不斜视的望向前方,看着已经在不远处的车站,出声道:“我知道。”

  只是当初在浅草寺附近的便利店购买的廉价雨伞,能够撑到现在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了,很明显透明伞布对降雨还是很有忍耐力的,但塑料材质的伞骨却经不住风刮。

  不过这把雨伞和他的缘分也挺奇妙。

  从上一次相亲开始,到下一次相亲结束。

  作为来到这个世界买的第一把伞,要说深厚感情那自然是说笑了,可在没坏完全之前扔掉的话,心里又总是有些不舍的感觉。

  而黑川真希见原野慎司一直不搭理她,无言的冷落令她再次眯了眯眼眸,试图找些话题成为打开玩物的突破口。

  “你叫原野慎司,是做什么的?”

  “无业游民。”

  “那你今年有多少岁了?”

  “和你同岁。”

  “那你的家境如何?”

  “你是在调查户口吗?”

  原野慎司有些嫌弃的掰开她的手,停住脚步转过身体凝视着她,没有耐心再继续这样耗下去,直接把话挑明了的说道:

  “很不幸的告诉你,我没有任何的背景,因为我父母有方已经过失,而且没有任何遗产留给我,目前我只能维持租房的普通生活,连自己的车子和存款都没有,如果你真有相亲意愿的话考虑现实条件的话,那就真是令你失望了。”

  黑川真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不仅没有在意他所说的条件,也没在意他甩开自己的手,反而很是突兀的问了句:“你父母去世的是哪一位?”

  “父亲。”

  原野慎司直视着她的眼睛。

  “太好了。”

  黑川真希闻言轻笑了下。

  原野慎司沉默了片刻后,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请问这样的言辞礼貌吗?”

  两人的身高还是有些差距的,拥有一米八出头的身高,足以在东京的街面上“高人一头”。

  黑川真希只是身体瘦弱了些,也不代表她的个子就很矮,反而大概有将近一米六五的身高,只是配上消瘦的身体更加显高,可跟原野慎司比起来还是差得远——特别是两人站的很近的情况下。

  “那请问讽刺女性身体的言辞礼貌吗?”

  对于他这种类似于问罪般的语气,黑川真希只是浅浅的露出微笑,目光闪烁的毫不示弱直视着他,反而自顾自语气很轻的问了句。

  这一击真让她给完美的接住了。

  原野慎司闻言沉默了下来。

  从咖啡厅走到这里将近十几分钟,他和对方有过数次的言语交锋,可以说是互相有胜有负,虽然对方占据了女性的优势,但不得不承认她的逻辑很清晰,哪怕原野慎司有时也无可奈何。

  还真找到吵架对手了。

  “父亲去世的话刚好少了阻碍,算算你的年纪和你父母的年纪,大概率上你母亲应该改嫁了吧,这样你作为上门女婿的阻力就小了,所谓的现实条件我全部都有,现在看来我们是注定要遇见的人呢。”

  黑川真希没有在意他神色的反应,只是笑着将纤细的双掌拍合了下,细长的眼眸眯成了月牙儿状的模样,似乎是很满意他刚才说的现实条件,竟然掰开手指头算计了起来,仿佛真的在考虑结婚条件的事,而且听语气似乎真的很有钱,属于更希望找赘婿的那种。

  原野慎司不知道她哪一句真哪一句假。

  但只要是诱惑自己的统统都是假的。

  这样就骗不到自己。

  就和被电信诈骗是同一个道理,哪怕对方说的多么天花乱坠,甚至自己都被忽悠的晕头转向,但只要双手一掏兜没有半分钱空空如也,在前置条件上就根本骗不到自己。

  “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原野慎司最终还是选择了反击。

  “那就请为了我而分手吧。”

  黑川真希笑眯眯的仰视着他。

  “......”

  原野慎司没有选择再次逃避,而是沉吟了阵缓缓说道:“如果我再碰到一位比你更好的,她也以同样的言辞告诉我,我是否也应该跟你分手呢?”

  黑川真希闻言抿了抿薄唇,也不由暗自沉默了下来。

  似乎是发现到了个无解的问题。

  貌似怎么说都没有正确答案。

  这份沉默直到路边有车辆压过积水才恢复正常。

  “这倒是个难解的问题。”黑川真希顿了下声音,一字一句的说道:“不过我有自信让你爱上我。”

  “无趣。”

  原野慎司凝视着她的眼睛说道。

  本来这是黑川真希刚见面时说的话语,现在被他给原封不动的还给她。

  原野慎司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掠过多次未接的红色电话,收起手机看了眼车站的入口,扭头脸色平静的说道:“我现在要坐电车回家了,如果你真的有胆量的话,就跟着我一起回去。”

  “你是在激将我吗?”

  “大概是。”

  “有意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