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我靠抽卡维护和平 > 第68章 突破口

第68章 突破口


泷泽梦也很久没有睡的这么安稳了, 分裂出去的十股精神力控制的十个卡牌,第一次集体睡了个安稳觉。

他赖了会床,从床上爬起, 煮了杯咖啡。

阳台上中的一些蔬菜大部分都成熟了, 果然每一个游戏的尽头都是种植。

这些系统出品的种子养起来很方便,泷泽梦也只需要定点在游戏面板操作, 浇水、松土这些, 只需要动动手指头。

和那些被他操纵的卡牌的精彩生活不同,泷泽梦也的生活有些无聊。

不怎么出门,只窝在办公室里,打开放映器, 看些剧情狗血跌宕起伏的电视剧。

为了积累素材, 看看能不能运用到今后的剧本里。

煤煤球在他身边待不住,主要是那些狗血电视剧有些接受不了, 它会在各个卡牌人物仗着能够隐身之间窜来窜去。

有时候泷泽梦也精神力有些超支, 他会让煤煤球暂时代替他托管,等有状况时他在登陆。

“这个剧情不错……”

泷泽梦也耐心的记下来, 说不定以后可以用在卡牌人物背景上面。

一个上午, 在看剧中度过。

他把身上的家居服换掉了, 天气有些冷了,薄薄的长衫变成了有些厚度的毛衣。

天气一冷, 他就不喜欢扎头发, 头发围在脖子处, 还能挡风, 一撩起来, 冷风瞬间顺着脖子往衣服里面钻。

【主要剧情人物森鸥外接近中。】

泷泽梦也抱着沙发上的抱枕, 脸埋在其中。

真是烦人, 天冷了根本不想动脑子应付森鸥外。

没过几分钟,门铃响了。

泷泽梦也磨磨蹭蹭的起身去开门。

“泷泽君,日安。”森鸥外言笑晏晏。

伸手不打笑脸人,泷泽梦也也没有太过分,但对他的态度也说不上好,侧身让他进来,冷淡的说了句:“什么样的报酬要让港口mafia的首领亲自上门?”

森鸥外苦笑一声:“看来在下隐瞒身份这件事让泷泽君很生气。”

泷泽梦也哼哼两声,窝在了沙发里,跟着猫一样半眯着眼睛。

他懒得惺惺作态了,手往桌子上一指:“水在那里,自己倒。”

港口mafia首领不会倒杯水都不会倒,不想伺候他了。

森鸥外倒了两杯水,放了杯在泷泽梦也旁边。

他也看不透,到底何种模样才是他最本真的模样。

森鸥外抿了口有些烫的茶,热气慢慢上升,在他眼前氤氲,下垂的睫毛被蒸气沾湿。

泷泽梦也没领情,直接道:“森先生,救你命的报酬呢?港口mafia首领的命应该值不少钱。”

森鸥外放下茶杯,还是那句话:“泷泽君,你想要什么?”

“我记得你问过我这个问题,我也回答了。”他眉头微挑,有光落在他的头顶,将银发染上颜色,他颇为大胆,甚至算是在挑衅,“难道我想要什么森先生就会给什么?若我要港口mafia首领的位置你也给?”

森鸥外双眸沉沉,泷泽梦也说的轻佻,港口mafia首领在他口中并没有多重要,可有可无,他只是单纯的为难森鸥外。

森鸥外无奈苦笑,对待泷泽梦也的态度像长者对待无理取闹的小辈一样,他道:“泷泽君,别开玩笑了。”

报酬是什么不重要,泷泽梦也表现出的态度很明显,不想和港口mafia有过多的瓜葛,也不在乎港口mafia欠他的人情,只想尽快两清。

森鸥外看不透他。

一张黑色的银行卡放在了桌上,泷泽梦也只扫了一眼,并不太在意银行卡里有多少钱。

他直接送客道:“报酬送到了,森先生你该走了。”

森鸥外并没有动,泷泽梦也撑着头看他,漫不经心道:“森先生怎么还不走,有事?”

森鸥外淡定的给自己续了茶:“泷泽君,相信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我为了什么来。”

泷泽梦也就不如他愿,手指夹起了桌上的银行卡,晃了晃:“森先生上门来不是为了给我报酬吗?”

看来对方是故意要为难他为难到底了,气性可真大,不好惹。

森鸥外开门见山道:“昨晚那些是什么?”

泷泽梦也翻了个身,后脑勺对着森鸥外:“我还以为森先生不绕弯子不会说话呢。”

煤煤球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正进行到经常的地方,它回来的倒也及时。

它蹦到沙发上,窝到了泷泽梦也怀里。

【玩家,你好杠啊,瞧森鸥外多么小可怜。】

泷泽梦也给了它个眼神,意思很明显——滚。

煤煤球噤声,不再说话。

“泷泽君,隐瞒身份的确是我的不对,但作为港口mafia首领,谨慎融入了我的骨血中。”

他声音很低,似在叹息。

泷泽梦也背对着森鸥外,知道他看不见,毫不掩饰的翻了个白眼。

开始装可怜了,这位港口mafia的首领真会玩弄人心,可惜他铁石心肠,不吃这套。

一直背对着他的人终于动了,森鸥外见他慢慢地翻身,重新面向他。

脸上的生气退了些,说话都带了些别扭的意味:“那些东西我知道是什么。”

森鸥外敛下笑意,倒是格外好哄。

煤煤球惊叹:

【玩家,你变脸的速度可真是一流,表情收放自如!】

泷泽梦也嫌它聒噪,抱枕压住了它,省的它一直喋喋不休,吵个不停。

森鸥外继续示弱,他扮起弱来得心应手,两个影帝互相飙戏,一时之间气氛十分和谐。

泷泽梦也起身,往旁边的书架上走,找出一份古籍丢给森鸥外,然后又懒散地窝到了沙发中。

他对着森鸥外打了个哈欠,让他走人的意思很明显。

森鸥外装作没看到,占了另一边沙发开始看泷泽梦也给他的古籍。

泷泽梦也:“……”

莫非当首领,脸皮厚也是必备的?

森鸥外表情逐渐凝重,书上说的名为“鬼”的生物特征全部对上了昨天自己他的那些怪物。

泷泽梦也清理的很干净,没有留下尸体样本进行解剖。

今早,森鸥外接到消息,横滨大桥附近出现了好几具无名尸体,尸体只剩四肢,上面还要人残留的牙印痕迹。

看来是昨晚被那些“鬼”吃剩下的“食物”。

“阳光……”

泷泽梦也提醒道:“昨晚出现的鬼是最低等的鬼,甚至连血鬼术都没有开启的废物。”

血鬼术?

森鸥外看到了书上的记载,是鬼吃了一定数量的人之后,能力提升领悟出的技能。

血鬼术最主要的能力来源是人血和人肉,领悟了血鬼术还不够,需要继续不断的喝人血吃人肉储藏能量,每使用一次血鬼术就会耗费存储的能量。

森鸥外眸光一暗,这种只在夜间出现的东西现世,无疑是在挑衅掌管黑夜的港口mafia。

森鸥外阖上书:“泷泽君,鬼为何会现世?”

泷泽梦也被噎到了,他咳嗽了好几声,有些心虚。

他僵硬道:“你问我做什么?又不是我让鬼出现的。”

他满脸写着“我知道,但我不说”。

森鸥外知道他问不出什么了,索性告辞,他需要回港口mafia部署,迎接黑暗的到来。

影子遮着了大片的光,森鸥外认真又诚恳道:“泷泽君,再次认识一下,我是森鸥外,港口mafa首领。”

泷泽梦也瞥了他一下,回复他:“泷泽梦也,勉强算是一名老师。”

森鸥外走后,泷泽梦也脸上生动的表情全部消失。

他戏演的不赖,但森鸥外不会轻易相信。

近期森鸥外应该没什么空来找他“聊天”了,生活一下子就变得值得期待起来。

他并不太喜欢和太聪明的人打交道,更喜欢一眼能到心思好掌控的人。

太聪明的人无法被掌控,是不确定的存在。

泷泽梦也闭上眼睛,小拇指动了动。

棋盘上代表黄昏的小人动了动。

波洛咖啡厅。

穿着蓝色西装的金发男人已经连续来了好几天,他气质优雅,给人一种英伦绅士感。

每次来,他都坐在靠窗的位置,点杯咖啡和饮料,手拿报纸观看,偶尔拿出电脑办公。

刚来波洛咖啡厅的铃木园子往他那里看了好几眼,她叫住服务员榎本梓,好奇道:“那个男人是谁?我这几天来都能看到他。”

榎本梓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是劳埃德·福杰先生,他应该是刚刚调来附近金融公司上班的,所以下班后经常能看到他。”

黄昏抬头,发现有小姑娘在看他,他颔首礼貌的打完招呼后,继续看手中的报纸。

园子瞬间沦陷,捧着脸,眼睛都好像变成了爱心:“好优雅帅气。”

榎本梓笑道:“安室君请假的这几天,多久了福杰先生这位客人来,才让业绩保持了以往的水平。”

园子看了一会就没了兴趣,她叹气道:“早知道我和小兰他们一起去hl玩了,我一个人真的好无聊。”

榎本梓给她聊了几句,又忙起来了,她将点的餐放在桌子上。

黄昏有意无意问了句:“我来这里好几天了,每日都只看到榎本小姐一人,咖啡店只有你一个员工吗?实在太辛苦了。”

榎本梓解释道:“还有一名员工,有事请假了。”

黄昏并没有继续过问下去,追着问另一位员工,未免太过怪异,会引起怀疑。

他越来越觉得那个安室透不太简单。

一个黑衣组织的成员,为什么要在这个小小的咖啡店上班?有什么目的?

黄昏思来想去,只想到有可能和安室透潜伏在这个咖啡店目的有关的人物——毛利小五郎。

他打开电脑,开始调取毛利小五郎和他周边人的资料。

他本人和他女儿的资料都很正常,一个从刑警退职当了私家侦探,一个在校学生。

他继续查。

江户川柯南?

他的资料有些奇怪,看起来没什么不对的地方,可黄昏敏锐的察觉到,这个只有几岁的小学生的资料是假的。

或许这个名将江户川柯南的小孩,是他调查安室透的突破口。

想吐槽一句,真的有父母给孩子取这种名字……

推理迷吗?

起名字之前至少考虑下孩子的感受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