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我靠抽卡维护和平 > 第66章 互相演

第66章 互相演


有两个堪比哈士奇的人在, 拆家是分分钟的事。

开启了污浊的中原中也意识失控,岛屿掉落后还在继续破坏。

在国木田的护送下,太宰治接近中原中也,坏心思的冲着中也脸颊给了力道不大的一巴掌。

啪。

力道虽然不大, 但声却不小。

中原中也偏头, 被打懵了。

他立刻反应过来, 从正在拨打电话的国木田身边掠过, 誓要在太宰治脸上打出左右对称的两巴掌了。

收到的攻击定要加倍奉还,中原中也贯彻落实港口mafia的原则。

哀嚎声一声接一声。

“国木田君!!!救命!!!!”

“要死了要死了!!!!!”

“小矮子!!你松开我的脸!!!”

国木田没空搭理他,手机一有信号, 他就立刻拨通扎普的电话。

电话响了一会,被接起,扎普嘶哑的声音传来:“喂?”

“阿尼亚,找你的。”

阿尼亚立刻抢过电话, 开始跟国木田说悄悄话:“爸爸, 爸爸超刺激的!五条哥哥轰一下然后啪一下, 岛就掉了!”

国木田松了口气,听她声音并没有什么大碍, 他立刻板下脸开始教训阿尼亚。

阿尼亚捂着手机, 自闭地蹲在角落, 被国木田不带重样的话教训了十分钟。

阿尼亚犹豫道:“爸、爸……还有件事。”

国木田:“什么事?”

阿尼亚吞吞吐吐跟挤牙膏一样一字一字往外挤:“阿尼亚出来探险时背了书包, 作业放在书包里了, 现在书包它……不见了……”

国木田还以为是什么大事, 只是书包和作业丟了,只要阿尼亚没事就行。

“你现在在哪里, 我去接你。”

阿尼亚环顾四周, 看到了路边歪歪扭扭的标牌, 上面写着……

啊……她不认识……

五条悟笑嘻嘻地凑过来,拍了下阿尼亚的肩膀,阿尼亚刚想问这是哪里,就看到了五条悟手指上钩的她趁乱丢掉的书包。

“…………”

有狗!!!!!

为什么怎么也摆脱不了这个作业!!!

阿尼亚哭丧着脸,将书包背上。

她死鱼眼一直瞪着五条悟,试图将五条悟瞪死。

讨厌讨厌讨厌讨厌!

作业又回来了!

五条悟接过电话回复对面:“国木田君,我们在加拉便利店等你。”

五条悟挂断电话,朝阿尼亚得意地耸了下肩膀。

【作业守护者就是我本人。】

【有我在想要把作业丟了,必不可能。】

“五条哥哥你烦死了!”

她耷拉着脑袋,萎靡不振,脚步沉重的往加拉便利店走。

饿了……

她要化悲愤为食欲!

“她怎么了?”扎普问道。

五条悟的笑容看的扎普手痒,他道:“阿尼亚试图被丢掉的作业被我找我来了。”

扎普评价道:“你可真狗啊,一个小孩子都这样欺负他。”

五条悟笑容灿烂,露出洁白的八颗牙:“小孩子就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认真做作业。”

阿尼亚走进便利店,拿了个小篮子,看的顺眼的零食全部丢到了箱子里。

她大手一挥:“想吃什么我请客!”

伏黑惠:“不用了。”

阿尼亚凑过去,白嫩的脸颊上面沾到了灰,头发也灰蓬蓬的,像只小花猫。

伏黑惠拿了包纸巾,拆开给她把弄脏的脸擦干净。

阿尼亚闭着眼睛,用脸蹭纸巾,有点痒,她咯咯笑了起来。

小孩子郁闷来的快,去的也快,她已经忘记了作业又回来的悲痛事实。

“关东煮,关东煮,要吃关东煮。”

自选关东煮的台子很高,阿尼亚指挥着扎普帮她装要吃的东西。

“鸡蛋鸡蛋!肉肉肉!”

扎普一脸嫌弃,装好之后将纸杯子塞给她。

阿尼亚踮脚将装着关东煮的杯子放在桌上,张开双手去看坐在旁边的五条悟,翠绿的眼膜水汪汪,像小狗一样,正对着五条悟眨巴眨巴。

“五条哥哥,抱抱。”

五条悟伸手,一掌摁住阿尼亚的脑袋,差点被她脑袋上的黑角发饰戳到。

脑袋顶顶上的呆毛被压塌,阿尼亚扭动身子想要从五条悟的魔爪上逃离。

“大坏蛋,你松开我!”

从五条哥哥变成大坏蛋,只需要一秒。

“放开她。”

伏黑惠就这样看着五条悟,一动不动。

“我要是不放你怎么办?”五条悟低头去看他,好奇他会怎么做。

伏黑惠冷着一张脸走进,抬起脚,恶狠狠地踩住五条悟的脚尖,还碾了碾。

五条悟笑容僵住,没有防备小孩子开启无下限被结结实实踩了一脚。

这个臭海胆用的力气也太大了,还专门彩脚尖,指甲肯定被踩青瘀血了。

好痛!

五条悟松开摁着阿尼亚脑袋的手,一把揪住伏黑惠的头发尖尖。

他呲牙咧嘴一脸凶相:“臭小鬼,你敢踩我?”

伏黑惠不为所动,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他视线下移,缓慢抬起脚,又踩了他贴在椅子边的另一只脚。

不好意思,他还敢。

五条悟吃痛松开了他。

扎普单手将阿尼亚抱上椅子,让她吃东西,还不忘及时给五条悟送来嘲讽:“银发猴子,你三岁吗?还和小孩子计较。”

五条悟不耐烦道:“走开。”

手机响了。

五条悟和扎普看到来电人同时沉默了。

“你接。”扎普推脱道。

五条悟拒绝:“我不接。”

扎普:“你觉得不接回去会怎样?”

五条悟想了想:“有两个后果。”

扎普:“什么后果?”

五条悟:“被冷气冻死或者被光箭射成筛子。”

扎普哭丧道:“我不想接。”

五条悟:“真怂。”

扎普将手机往五条悟那里一推,急忙道:“我怂,勇者你接。”

五条悟拿起手机:“接就接。”

刚接通,五条悟还没有说话,就感觉到月的冷气顺着听筒飘过来。

他抖了下身子,“喂”了一声。

“五条悟,立刻回hl咒术联盟。”

对方一句废话也没有。

扎普指了指阿尼亚,五条悟立刻秒懂,他道:“我们先送阿尼亚回武装侦探社。”

毫无起伏的声音传来:“半个小时。”

“太……”

短字还没说出,对方就挂了。

扎普一口气吐出蹲在地上:“太可怕了这气势。”

五条悟哼哼两声:“有这么可怕吗?”

扎普戚戚然道:“月除了老师对谁都是一张冷脸,从不多废话,惹他不满,闪着光的尖利箭矢就抵在你眼前了。”

扎普抖了下身子:“算了,不说了,回去后肯定又要被开会教训了,上头那些老东西真烦人。”

五条悟点头:“我认同,就那个那个谁……保守派的老顽固,我上次被叫去开会劈头盖脸对着我一顿批评,我直接怼了回去,气的他胡子都翘起来了。”

扎普:“哪个谁?”

五条悟形容道:“就那个穿着黑t恤耳朵上打了个好几个耳钉还背着个电吉他的那个谁。”

五条悟的形容很有指向性,扎普一下就知道他说的是谁了,他道:“你说的是乐岩寺嘉嘉伸,别看他平时一副老古板的样子,其实是个乐队队长,我以前看过他们乐队的演出,玩的可野了。”

五条悟有些不信:“玩乐队的人思想这么古板?”

“这有什么,你知道的……”扎普手指点了下脑袋,神神秘秘道,“咒术师大多都有病。”

五条悟老实道:“你在说你自己吗?”

扎普翻了个白眼:“我说你,这个大神经病。”

这两人吵架特别下饭,阿尼亚没一会就把关东煮给吃干净了。

她坐在椅子上晃着小腿,揉揉肚子。

“爸爸怎么还不来啊……”

挂在门边的风铃响了,阿尼亚转头往门口看去,她瞬间跳下椅子,往门口奔去。

国木田接住她,沉着一张脸十分难看。

“跑这么快摔倒了怎么办?”

国木田脸上多了些胡渣,眼下也染上了乌青,看起来好几天没有休息好了。

她抱着国木田的脖颈,撒娇道:“阿尼亚想你了。”

国木田帮她理了下头发,乱糟糟的,身上也满是灰尘,跟在垃圾堆打了滚一样。

【骗子!】

阿尼亚尴尬一笑。

国木田和扎普打完招呼之后,抱着阿尼亚道:“伏黑,回去了。”

听到国木田的叫声,他黯淡无光的眼神多了色彩,连忙抓起阿尼亚的书包追了上去。

故意将书包丢在那里的阿尼亚:“……!”

放下!你放下!你把书包给我放下!

丢个作业怎么那么难啊!

【卡牌人物“阿尼亚”扮演值提升至32。】

折腾了这么久,游戏没完成,但支线任务完成了。

到账的和平值还没有摸热就还债了。

任务列表里有好几条支线任务。

泷泽梦也有个毛病,喜新厌旧,这个支线任务没完成,就开下一个支线任务。

导致支线任务每个进度都完成个五六十,到最后完成任务十分缓慢。

夜幕降临,泷泽梦也整好了衣服打算出门。

他窝在大楼里好几天了,整个人都变得懒散没有激情了。

他逛了一会,在超市里买了些东西填补冰箱的空缺。

泷泽梦也厨艺不算差,但一个人吃饭,他一般懒得做,全部点外卖。

夜晚温度降低,他拢了下风衣领子,加快脚步。

路过鲷鱼烧店的时候,被店内冒出的香气诱惑,泷泽梦也排到了队伍末端。

在往前走,是港口mafia大楼,楼内正亮着灯。

有人排到了泷泽梦也的身后。

“泷泽君?”森鸥外故作讶异,“好巧。”

泷泽梦也打起精神和他演:“森先生也来买鲷鱼烧吗?”

他温和一笑,无奈道:“爱丽丝吵着要吃鲷鱼烧,我只能来给她买。”

泷泽梦也怀念道:“小孩子就是这样,没办法。”

森鸥外试探道:“挺泷泽君的口气,像是也养过小孩子一样。”

泷泽梦也故意透漏道:“我有些从小养到大的学生,他们小时后就可调皮了,有几个男孩子管都管不住。”

队伍往前走了几米。

森鸥外浅笑道:“泷泽君看起来年纪不大。”

泷泽梦也回复滴水不漏:“森先生看起来也不大。”

这波森鸥外啥信息也没套出来。

一阵风吹来,夹杂着浅淡的血腥气。

森鸥外对血腥气十分敏感,他握紧了放在口袋中的手术刀。

他紧盯着暗处,隐约听到了咀嚼声。

“森先生,你闻到了什么奇怪的味道吗?”

森鸥外突然抽出了手术刀,猛地拉住泷泽梦也往旁边一躲。

手术刀划过靠近的敌人手臂,伤口存在了一瞬,就恢复如初。

人群乱了。

银和芥川从暗处走出,护在森鸥外身边。

泷泽梦也似笑非笑道:“森先生看来身份不一般啊。”

森鸥外不紧不慢,回道:“泷泽君也一样。”

互相隐瞒,谁也不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