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香火店小老板 > 第185章 关闭通道

第185章 关闭通道


整个别墅的客厅极其安静, 黄锦诉躺在地上,身上的生气好似都消失了一般,五官里不断有找鲜血涌出。可是他还是瞪大了双眼, 眼里充满了不理解。

他同黄家之前的几代家主一样, 只是想重振驱鬼一脉的辉煌, 他并不觉得自己有错。既然顾晋年已经回来了,为什么不帮扶黄家?他是驱鬼一脉的创立者啊!他难道不想让驱鬼一脉重新走上巅峰吗?

黄锦诉强忍着身体上传来的, 仿佛散架一般的剧痛撑了起来, 一双眼睛尽管已经充血红肿, 却还是充满执迷不悟, “老祖……我不懂,我没错……黄家没错, 我们都是为了驱鬼……驱鬼一脉!”

他定定地看着顾晋年,为自己和为黄家辩白。

是的!

他没错!黄家也没错!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黄家,为了驱鬼一脉!

顾晋年对上黄锦诉的目光,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漆黑的眼眸里有怒火在燃烧。

尽管已经没有过往的记忆,但黄家若真是驱鬼一脉, 是他的传人,那么他们的做法定然违背了他当年创立驱鬼一脉的初衷。他的传人, 可以名扬天下,也可以籍籍无名,但不论如何,都不会是黄家这种视人命如草芥的卑鄙之人。

他们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找回先祖才同诡医狼狈为奸,然而事实呢?不过是打着“顾晋年”的旗号,做尽腌臜之事。

顾晋年,不过是他们的遮羞布罢了。

顾晋年移开落在黄锦诉身上的视线, 闭了闭眼,压下心中的怒火。

夏孤寒还握着顾晋年的手,说了那句话之后,便什么话都没说,只静静地看着顾晋年,桃花眼澄澈干净。顾晋年转过头,目光便跌进夏孤寒的眼睛里,仿佛所有的怒火都被这双清澈好看的桃花眼洗涤,心中的不愤和沉重为之一松。

顾晋年扬唇笑了,“你说的对。”

愤怒是最无用的情绪,而且他已经离开驱鬼一脉几百年了,这一脉如何发展,其实已经与他无关。

顾晋年握紧了夏孤寒的手,看开了,便又恢复霸总一般面不改色的模样。

夏孤寒见此冲顾晋年笑了笑,而后才将看向黄丙安。

相较于黄锦诉不断为自己辩解开脱的样子,黄丙安似乎有点接受现实的意味,整个人跪趴在地上,自始至终一言不发。

夏孤寒重新坐回沙发上,挑眉问黄丙安:“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没有。”黄丙安回答地干脆利落。

他从来不觉得黄家的做法是对的,也不觉得是错的,他此生最大的兴趣就是炼制各式各样的鬼使或者鬼奴。说实话,他对黄家兴衰与否的兴趣还没有炼制鬼使/鬼奴大,如今黄家虚伪的面具被戳破,黄丙安自然也不会为自己辩解。

确实做过,没什么好说的。

而且……

黄丙安抬头看了顾晋年一眼,眼中充满了狂热之色。

他将驱鬼一脉的先祖奉若神明,如今得见神明真容,黄丙安觉得自己死而无憾了。

夏孤寒正好看到黄丙安看顾晋年的那一眼,轻“啧”了一声,原来还是老鬼的狂热粉丝啊。他想了想,脚尖轻轻点了点顾晋年的小腿,“老鬼,要不你来审?”

夏孤寒相信,这种情况老鬼出马肯定一个顶俩。

顾晋年没推脱,他在夏孤寒身边坐下,开始了对黄丙安的审问。

“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和诡医合作的?”

果然,因为审问的人是顾晋年,黄丙安几乎没怎么犹豫地就把知道的全部都说出来了。

黄家和诡医的合作由来已久,往前推甚至可以追溯到三百多年前,灵医世家出现“夏飞星”转世开始。

当年发生了什么事,到底过了三百多年了,黄丙安并不清楚,只知道传承里记载,“夏飞星”分立灵医,成立诡医,没多久诡医便声名鹊起。

然而诡医的术法以人命、灵魂等等一切涉及人体健康的能量为基础,不择手段地残害人命,引起整个天师界的不满。于是各方天师对诡医以及“夏飞星”进行围剿,试图令诡医消失。

当时黄家还未和傀儡师分支,一部分人暗中给诡医行了很多方便,再加上“夏飞星”的实力确实强大,让他们逃过天师界的围剿。

黄丙安说到这里,面上闪过一丝微妙,顿了一会儿才说道:“‘夏飞星’突然死了。”

黄家并不知道诡医内部的事,传承上记载的确实是“夏飞星”突然死了,没有任何原因。黄家之所以会帮诡医,就是希望“夏飞星”可以引出顾晋年,毕竟两人两百多年前就签订了同生共死契约。然而“夏飞星”的突然死亡,让黄家措手不及。

那时候,驱鬼一脉在天师界已经不如顾晋年在的时候负有盛名,经过两百多年的发展,各大世家各大派系崛起,让驱鬼一脉的地位大不如从前。

所以后来诡医提议复活“夏飞星”的时候,黄家经过深思熟虑后答应了。

驱鬼一脉内部,就因为这一点而产生分歧,最后分成了驱鬼师黄家和傀儡师两个派系。

之后的三百多年,黄家一直和诡医有合作。

夏孤寒听到这里不由产生疑惑,“这么说来,你们用了三百多年都没能复活‘夏飞星’?”

黄丙安滞了滞,最后选择如实点头,“是这样的。”

“为什么?”

夏孤寒不相信,以诡医和黄家的残忍,三百多年了都无法复活“夏飞星”,这其中一定有原因。

黄丙安摇摇头,“不知道。”

复活“夏飞星”这件事,主动权其实一直都在诡医手上,每每复活失败,诡医只以想要让一个人死而复生太难为理由,于是就硬生生地“复活”了三百多年。

得知这一点,夏孤寒和顾晋年对视一眼,纷纷从彼此的眼中看到无语的感觉。不管是黄家还是诡医,还真是执着,三百多年来残害无数生灵,只为复活“夏飞星”。

而这一点,又恰恰说明他们根本就没有把人命放在眼里,为了他们所谓的“神明”,他们想杀谁就杀谁,想要谁的命就要谁的命。

别墅客厅安静了好一会儿,夏孤寒才继续问道:“在复活‘夏飞星’这件事上,你们都做了什么?”

黄丙安没有隐瞒,和盘托出。

黄家并没有深入诡医复活“夏飞星”的计划,只是在某些时候给予诡医方便,比如诡医能渗透整个天师协会,就是黄家给开的方便之门,但他们也没想到诡医最后竟然掌控了整个天师协会。

上礁岛的案子,黄家本来也没打算插手的,是那个天师被岛上的同源阴气吸引,这才加入进去。

“所以这么多年来,诡医到底将那些人命拿去做什么,其实你们并不是很清楚?”夏孤寒提炼出这么一条信息。

黄丙安愣了一下,点点头。

他们确实不知道诡医拿那些灵魂气运去做什么,只知道诡医想要复活“夏飞星”,那些东西应该就是拿去复活“夏飞星”的。

经夏孤寒这么一提,黄丙安脑中的某种想法越来越清晰。

这么多年,黄家好像真的并不在意诡医是不是拿那些“力量”去复活“夏飞星”,更在意的是能从诡医那里拿回多少“回报”。

也就是说,黄家想要找回顾晋年的初心早就变了,为的不过是一己私欲罢了。

顾晋年不过是他们自我感动以及自我宽恕的幌子。

夏孤寒一个问题,轻轻巧巧地揭开了黄家的幌子,也让黄丙安陷入沉默之中。

黄丙安忽然怀疑自己这些年到底都做了什么?他是真的想找回顾晋年,想要一睹驱鬼一脉先祖的风采,甚至想着等顾晋年找回来后,成为顾晋年的直系传人。

所以这些年,对帮助诡医的事总是不遗余力。

然而现在,他面前的大饼变成了泡沫,彻底碎了。自己对顾晋年的崇拜和狂热,成了黄家人驱使他的工具。

黄丙安想明白这一点后,立马抬头看向顾晋年,为自己辩解道:“老祖,我……”

然而,对上顾晋年淡漠的眸光后,所有辩解的话都卡在喉咙里,没有任何意义了。

是的,在顾晋年的眼里,他是黄家人,是草菅人命的小人。

黄丙安张着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顾晋年也不在意他怎么想的,又问了另一个问题,“神仙散的案子里,你们都做了什么?”

这次黄丙安没有马上回答,显得有些犹豫。

下一秒,他就感觉周围的空气朝他挤压而来,那种无法呼吸的压迫感再次袭来。他根本就无法反抗顾晋年,便一五一十将黄家做过的事都说了。

黄家这次并没有参与“神仙散”的研究,这不是黄家想不想的问题,而是诡医并不愿意把这件事交给黄家。尽管偷摸合作三百多年,但黄家和诡医依旧没有建立起对彼此的信任。

尽管如此,黄家在“神仙散”的案子里起到关键性作用。田东花园小区通往鬼市的那条通道就是黄家开的,不仅那一条,三百多年来,黄家一共开过三条人间到阴间的通道。

当然,这些通道不仅是为诡医开的,也是黄家自己开的。他们要炼制鬼使和鬼奴,阴间的鬼确实比人间的鬼更合适一些。

之前夏孤寒在鬼市,鬼王的手下于默定就调查过那条两界通道,最后得出的结果是,诡医们不仅走私阴间石头,阴间的鬼也失踪了许多。

现在想来,这些失踪的鬼,恐怕都被黄家带走,炼成了鬼使或者鬼奴了。

黄丙安也知道两界通道的事一旦暴露,顾晋年就能猜到黄家会通过通道抓阴间的鬼炼制鬼奴或者鬼使,头不由得垂下,声音也发着虚,“通道是家主开的,我并不清楚他用了什么方法。”

这是实话,两界通道历来都是由黄家家主负责,黄家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要如何打开两界通道?

顾晋年闻言,又看向黄锦诉。

不过他并没有询问黄锦诉任何问题,心念一动,黄锦诉握在手上的令牌便朝着顾晋年飞射过来。

顾晋年伸手接住令牌,夏孤寒跟着看了过来。

一人一鬼这才看清令牌的模样。整块令牌由玄铁所制,通体呈黑色,背面是一个纂体的“顾”字,和夏孤寒胸口的那个“顾”字如出一辙。正面是一朵盛放的彼岸花。

黄家将这块令牌保存地很好,但不可避免地染上了一些岁月的痕迹。

令牌里的能量已经被黄家消耗殆尽了,可顾晋年依旧可以察觉到里面熟悉的能量波动。

顾晋年看着令牌,若有所思。

夏孤寒同他默契十足,立马就猜到顾晋年的想法,“你认为黄家是用令牌打开两界通道的?”

“嗯。”顾晋年点了点头。

根据鬼王的说法,这块令牌是他留给驱鬼一脉的保命符,一共有十次召唤鬼王的机会,而这一次,则是最后一次。

顾晋年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黑色的令牌,他还能清晰地感觉到令牌里属于自己的力量波动。他凝眸细细感受一番,忽然“咦”了一声。

夏孤寒:“怎么了?”

“令牌只使用过四次。”顾晋年笃定道。

他自己的力量波动他自己最清楚,这块令牌确实只使用过四次。

能用十次的令牌,为什么只使用过四次就耗尽里面的能量了呢?

夏孤寒想了想,便猜到其中的原因,“前面三次,黄家的家主用它打开两界通道。”

两界通道岂是容易打开的,于是黄家便找到阴阳两界壁垒的薄弱之处,凝聚令牌三次的能量,一举冲破阴阳两界的壁垒,打开阴阳两界的通道。

顾晋年肯定了夏孤寒的猜测。

至于猜测是否正确,让鬼王上来问问就知道了。

顾晋年直接往令牌里输入自己的力量,没过多久,令牌光芒大盛,将顾晋年的信息传输到阴间。

须臾之后,鬼王接到顾晋年的召唤,重新出现在客厅里。

相比较前一次上来,这次鬼王看起来庄重了许多,还特意换了一身长袍,比之前那件还要繁复,看起来又隆重又充满仪式感。

鬼王站定后,态度恭敬地朝顾晋年拱拱手,“顾先生。”

顾晋年还没回应他,一直蹲在夏孤寒脚边的黑猫倒先有了反应。它跑到鬼王身边,伸出爪子在鬼王繁复的长袍上留下一爪,又冲鬼王抱怨地“喵~”了一声。它虽然十分愿意留在夏孤寒身边,但也不能原谅鬼王扔下它就跑这回事。

鬼王借着宽大的袖袍瞪了小霸王一眼,小霸王一点都不惧,圆溜溜的眼睛回瞪了过去。

一主一宠对峙了一会儿,直到顾晋年开口,鬼王才赶紧回神,认真听顾晋年讲话。

顾晋年问的正是鬼王令的事。

鬼王想都没想就说道:“本……我确实只收到一次召唤。”

他之前还纳闷驱鬼一脉只召唤过他一次,怎么鬼王令里的能量就用完了。

这个结果,确实和顾晋年还有夏孤寒猜测的一致。

“鬼王令里的力量有没有可能打开两界通道?”顾晋年又问。

鬼王沉吟了一会儿,末了,用笃定的口吻说道:“如果是其他人的力量或许打不开,但顾先生的力量就不一定了。”

什么叫顾晋年的力量就不一定了?

夏孤寒来了兴趣,兴味盎然地问道:“老鬼的力量有什么特殊之处吗?还是说与老鬼于阴间有恩这件事有关?”

之前鬼王说起鬼王令的时候,就提起过顾晋年于阴间有恩,所以夏孤寒猜测会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

鬼王点点头,却忍不住看了顾晋年一眼。顾晋年四平八稳地坐在沙发上,一点都看不出他忘记了前尘往事。

不过这不是鬼王该操心的事,从刚刚鬼王令上传来的力量告诉鬼王,顾晋年的实力并未因为变成鬼而削弱,反而经年累月有所增强,故而也不敢耍花招。

“阴阳两界的壁垒是顾先生重塑的。”鬼王无不恭敬地说道。

几百年前,阴阳两界壁垒消融,天地之间阴阳不分。当时的天地灵气可比现在充沛,几乎人人都是天师,大多数阴间的鬼到了人间,不仅无法为非作歹,反而还成了天师屠杀的对象。当然,也有修为高深的厉鬼为祸人间。总之,那段时间阴阳两界混乱不堪,是顾晋年以一举之力重塑两界壁垒,阴阳两界才得以恢复和平。

鬼王不仅识时务,也知好歹,顾晋年不仅救了阳间,也救了阴间,对顾晋年十分佩服,并将他当成阴间的恩人。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顾晋年成了第一天师,驱鬼一脉的地位随着顾晋年水涨船高。

驱鬼一脉的荣光,是顾晋年自己拼出来的。可笑的是,驱鬼一脉的后人不仅没有守住这些荣光,还妄图找回顾晋年,让顾晋年继续为驱鬼一脉“夺回”曾经的荣耀。

鬼王心中对黄家充满讽刺,面上却恭恭敬敬地说道:“因当时的两界壁垒是顾先生重塑的,大概还能分辨出顾先生的力量,所以鬼王令才能打开两界壁垒。”

简单来说,阴阳两界壁垒和鬼王令里的力量是同宗同源的,所以黄家人才能利用鬼王令打开两界通道而不被鬼王察觉。

夏孤寒了了,几乎立马察觉到顾晋年的气息再次沉了下去。他理解顾晋年,鬼王令是他留后人应急救命的,没想到后人却利用它打开两界通道,为非作歹、为所欲为。

夏孤寒靠近顾晋年,没骨头似地倚靠在他的肩膀上,仿佛什么都没察觉似的,懒懒散散地问鬼王,“两界通道可以关闭吗?”

说话的同时,夏孤寒还故意蹭了蹭顾晋年,细软的头发擦过顾晋年的耳边脸庞,带来麻麻痒痒的感觉。顾晋年稍稍愣了一下,而后轻轻地笑了,心中的郁气因此消失殆尽,抬手捏了捏夏孤寒的耳垂,算是回应他无声的安慰。

鬼王并未发现夏孤寒和顾晋年之间亲密的小动作,他思索着夏孤寒的问题,而后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如果是顾先生的话,应该是可以关闭两界通道的。”

顾晋年当年就有重塑两界壁垒的能力,现在实力更强了,关闭两界通道,于他而言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

“这样啊……”

夏孤寒懒洋洋地倚靠在顾晋年身上,陷入沉思。

“神仙散”的主要原料就是阴间石头,关闭两界通道,相当于直接断了诡医的源头,给诡医来一招釜底抽薪。

基于这一点,阴阳两界的通道就必须得关闭。更何况,阴阳两界本就要分隔开,除了鬼门关,不需要留有任何通道。

夏孤寒才想到这里,顾晋年就已经默契地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他揉了揉夏孤寒的头发,声音温柔,“我和鬼王去一趟阴间,先把通道关闭了。”

“好。”夏孤寒应了一声,目送顾晋年和鬼王离开。

鬼王这次回阴间终于没忘记自己的宠物,趁黑猫不注意一把抱起它,然后消失在客厅。

不知道夏孤寒身边的鬼是顾晋年时,鬼王可以放心大胆地把黑猫留在夏孤寒身边蹭吃蹭喝。可现在知道了,看顾晋年和夏孤寒又是那么亲密的关系,再把黑猫留下,万一打扰了夫夫的和谐生活,鬼王怕顾晋年会迁怒到他身上。

所以还是把小霸王带回去好了,总不能因为一口吃的连命都不要了吧?

很快,客厅就剩下黄锦诉、黄丙安还有夏孤寒。

黄锦诉躺在不远处,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倒是黄丙安抬头盯着夏孤寒看,眼中除了好奇之外,充满了愤慨之色。

这是顾晋年在时,他藏起来的情绪。现在顾晋年离开了,他对夏孤寒的愤怒以及不满自然而然就流露出来了。

“你就是夏飞星?”许久之后,黄丙安终于开口,他紧紧咬着后槽牙,声音像是从齿缝里迸出来的,“也不过如此!”

夏孤寒倚靠在沙发上,好整以暇地看着黄丙安,倒是有些好奇黄丙安为何会对自己流露出这样的情绪。

下一秒,他就听到黄丙安恨恨地说道:“我实在想不明白,你到底有什么魅力,让先祖不仅会为你抛弃驱鬼一脉,还为你放弃转世成人的机会?”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合一,晚安。

感谢在2021-09-13 23:52:53~2021-09-14 23:35:4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紫色的一白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温白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泥巴 2个;致人间的爱不移、阿鬼、忘羡、我不是你的宝宝吗、蛋白是白的、梦瑶瑶儿、不吃竹子的食铁兽、atinatly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公仪天珩 180瓶;紫色的一白 100瓶;haoyeapple 80瓶;菌子 37瓶;天空的烟火、53196511 30瓶;夜倾、葵花崽、安安alice、初冬外的梓梓 20瓶;青哥姐儿 16瓶;你说啥、青叶、两只沈梦溪、然然默读、求不得 10瓶;蓝依筱、aprilclare 5瓶;泥巴 4瓶;kn 3瓶;遗怀、仙女山的月亮 2瓶;扬阿漾、菜头、阿z、想要体验男孩纸的快落、梨苏白卿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