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摄政王他又醋了 > 24谢礼

24谢礼


  偲茶并未休息很久,等身子可以动弹了就顾不得丫鬟的劝阻起身。
  “姑娘有什么事情差使我去做就好,何必如此着急呢?”丫鬟不解的询问,因着大人吩咐过自己要好生照顾好这位姑娘,故而丫鬟不敢怠慢。
  偲茶神色温和“多谢香儿姑娘,只是我此次出事家人必定焦急万分,我得赶紧给家人传信,以免家人过于担忧!”
  香儿点点头,偲茶推开房门的时候正巧听到客栈另外一间房间里传来不耐烦的声音“唉我说,我好容易救了你,好不容易把如此重的你给背回来,你若是再乱动要跑丢了性命,可不让我白白救了你!”
  “让开!我要去找我家小姐!”执着的声音,只见那房间突然打开,偲茶瞧着走出房间的糖豆,顿时露出开心的笑容来。她原本就担心昨夜自己跳湖后那些歹人不会放过糖豆,如今瞧见虽然受伤严重但性命无虞的糖豆,偲茶这提着心的也放下了。
  “小姐!”糖豆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瞧见小姐就站在不远处好生生的,顿时哇的一生嚎哭不止。
  “小姐你没事太好了,我还以为...我还以为...”糖豆哭的眼泪鼻涕一把,她当时跳入湖中就心慌害怕,自己跳入湖中都自保不了,更何况还是娇滴滴的小姐,如今瞧见小姐安然无恙糖豆简直惊喜不已。
  偲茶走过去,拿出手帕将糖豆的眼泪鼻涕给擦干净,然后瞧着站在糖豆身后一身布衣的男子,开口询问“想必这位就是糖豆的救命恩人了吧,多谢!”偲茶屈膝弯身行礼。
  苏三连忙退让躲了这礼,笑着摆手“姑娘莫要客气,我也未曾想到大人救了姑娘,我倒是救了姑娘的丫鬟,可真是缘分!”
  听闻此言,偲茶也明白面前这人怕是苏意的护卫之类的,既然糖豆也找到了,偲茶也该回去了。不过在回去之前,偲茶却让苏三通报一声见到苏意。
  苏意所住的乃是客栈最上等的房间,偲茶走进去就瞧见苏意正站在那里端详墙壁上的一幅画,那幅画画质久远,乃是曾经的大家所作,瞧着苏意珍重的样子想必乃是位极为爱字画之人。
  “姑娘来了!听苏三说你准备离开,虽然我瞧着姑娘身子还有些虚弱,但想必姑娘急着离开定是有重要之事,苏某帮不了姑娘什么,只能为姑娘准备车马着人送姑娘回去!”苏意说道,他的目光只是瞧了眼偲茶就不再多瞧,实在是偲茶的容颜过于美丽,就是苏意都怕自己多看会失了分寸。
  偲茶心里十分服帖,如此细心的举动让偲茶对苏意感觉良好,更何况原本苏意于自己于糖豆就有着救命之恩。
  “苏公子如此关照,倒是让我感激涕零,我乃是这广陵城偲府的女儿,虽瞧着公子不缺什么,但若是今后公子有所需要,我必定不会推辞!”偲茶说着再次行礼。
  苏意点点头,他瞧出面前这女子也是个性情中人,自己若是再推辞反而让人为难了。差苏三送两人离开,苏意继续品那副画,可脑海中却还是记得那姑娘的相貌。
  “唉,果然是美色惑人!”苏意叹息了声,既然心不在此,苏意将面前的画卷仔细的收好。也就是在此时苏三回来了,苏意本不该多问,却又忍不住多问了句“将人送回去了?”
  “嗯,已经将人安全送回去了!”苏三点头。
  苏意放下心来,自然人已经送回去了,至于那姑娘为何落入湖中就不是自己该去管的事情,苏意转身就将此事给忘却。
  偲茶乘坐马车停在偲府门口,往日里有数位护卫看守的府邸门口此时空无一人,偲茶朝着苏三再三感谢后才随着糖豆踏入府邸。
  偲茶直接前去父亲的园子,此时偲万贯坐在小厅内的椅子上,他后半夜动用一切人脉,还不惜去求了不少人帮忙,可惜却还是没有找到女儿,此时偲万贯觉得心身俱疲,就怕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女儿受了委屈,更怕女儿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只要想想偲万贯就觉得受不了。
  “爹爹!”娇俏的声音响起。
  偲万贯觉得自己是不是因为一夜未曾休息幻听了,可他抬起头来瞧见站在门口好生生的女儿,连忙起身跑到女儿身边,双手握着女儿的肩膀上下打量片刻才长长的叹息了声“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偲茶瞧着父亲眼下的清灰还有父亲的神色,不禁很是内疚“都怪女儿不好,让父亲担忧了!”
  偲万贯由着女儿搀扶坐下,确定女儿安危后,偲万贯开始询问“茶茶,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你会无缘无故的失踪呢?”
  面对父亲偲茶不会隐瞒,但以免父亲过于担忧,偲茶只是简短的将其中有些危险给含糊其辞的混过去,哪怕如此,偲万贯还气的整个人从椅子上跳起来,左右踱步,气的七窍生烟“该死!这群人简直该死!”
  偲万贯只要想到竟然有歹人想要毁女儿清誉,且女儿还落入湖水中,那是何等凶险,且女儿上次落水女儿已经伤了身子,这才多久又落入水中,偲万贯觉得莫不成女儿和水生克?
  偲茶就站在一旁,瞧着父亲如此愤怒的样子都是因为自己,心里不知为何涌出的都是温暖来,这种被家人放在心头的感觉真好。
  “爹爹,我已经无事了!您不要生气了!”偲茶劝道,连忙亲自为父亲端了杯茶水。
  偲万贯将茶水接过,一把将女儿给按在椅子上坐好“你经历这场祸事还忙着做甚,茶茶放心,爹爹必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偲茶点点头,其实她心里已经有所猜测,只是有些事情她还没有打算好该如何处理。
  “救你的那位恩人实在是于我偲府有大恩,爹爹过后会备上重礼亲自去感谢!”偲万贯有些感慨的开口,他对于女儿口中的恩人那是还未曾见过已经感觉已经很好。
  偲茶连忙出口阻止“爹爹,我觉得不可!”迎着父亲不解的目光,偲茶解释道“女儿瞧着那位恩人身份怕是大有来头,且行为举止一看就是不俗之人,恩人已经再三言明不必将此事放在心上,想必恩人定是不喜我们打扰!若是贸然去叨扰,怕是会惹得恩人不快!”
  偲万贯自然是信女儿的,想到女儿如今有着这份眼力,心里是有骄傲又感慨。
  “茶茶说的是,可是人家救了你是真,若是毫无表示实在是没有丝毫感恩之心啊!”偲万贯提醒道,他虽然觉得女儿哪里都是好的,可也不希望女儿成为一个不感恩之人。
  偲茶笑了笑“女儿瞧见那恩人喜好字画,乃是个风雅之人,爹爹手中不是有一副前朝大画家的画卷吗?我想,差人将那画卷送去,想必恩人会更高兴!”
  “茶茶果真聪明!”偲万贯夸赞道,其实偲万贯做事更是滴水不漏,只是他在女儿身边故意如此罢了,为的就是夸赞女儿。
  偲万贯差人即刻就办,特意再三吩咐王三,定要态度温和。
  王三得了命令,生怕这位恩人立刻客栈即刻就来到客栈,客栈的二楼都被包下来,王三对着苏三说明来意。
  “请稍等,我去请示下大人的意思!”苏三去里面的那间客房,王三在苏三转身后目光变了变。王三这么多年跟着老爷走南闯北自然有着自己的眼力劲,王三还是看出这位苏三哪怕只是个仆人也不容小觑,心里对小姐的那位恩人更是不敢有丝毫怠慢。
  客房中的苏意正在瞧着文书,听了苏三的话语愣了愣,虽然他未曾将此事放在心间,可既然人已经来了见见也无妨。
  王三来到客房的时候并不多看,他将来意说明且深深的表达老爷的感谢之意,双手递上一支长长的方形盒子。
  王三懂礼本分的态度让苏意很是满意,他摆摆手准备拒绝这份谢礼。对于苏意来说,一个广陵城中一介普通人能送什么礼,更何况苏意什么好东西没见过,自然不想收下或许是人家珍重的东西。
  “恩人大义,可此乃老爷的一番心意,恩人不妨先看看东西?”王三低着头,将手中的盒子打开,当着苏意的面缓缓展开画卷。
  原本还神色平静的苏意突然起身,他站在王三面前,手指想要触碰画卷却生怕破坏了画卷,惊喜又震惊的开口“这...这难不成是前朝刘大家的亲笔画卷?”
  王三抬头瞧了眼这位小姐的恩人,只是一眼王三心里笃定小姐所言是真,这位果真不是寻常之人。
  “恩人所言极是!”王三将画卷往前递了递。
  苏意虽然极为喜爱这画卷,可他却还是笑着拒绝“刘大家的画卷乃是千金难求,如此珍重的东西我不能收!”
  “老爷说了,他乃是一介商人根本不懂这风雅之事,这画卷放在老爷手中是在埋没了这画卷,只有在真的懂画之人这画卷才是被珍视,还请恩人不要拒绝!”王三将事先老爷所提醒的话语说出。
  苏意本就极为喜爱这画卷,如今听着王三的话语,心里越发觉得这广陵城中的聪明人可真是让他讶异。
  “那我就收下了,还请你对你家老爷转达我的谢意!”苏意说着,但心里却不免又想起那位姑娘来。这人能送来画卷,想必是那位姑娘的主意,可真是个心思秒哉的姑娘。
  王三低头退下,踏出客栈的时候王三瞧了瞧客栈,心里叹息了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