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摄政王他又醋了 > 11我可是父亲的小棉袄

11我可是父亲的小棉袄


  “小姐,小姐!”糖豆走入房间内却不见偲茶的身影,跑入后花园处就瞧见偲茶正躺在百花中的一张美人塌上。
  冰雪为肤,墨云为发,纤腰楚楚,一身翠色藏在花中,如百花仙子,至清至净,倾国倾城。
  “瞧你这高兴的样子,怎的?有什么好事?”偲茶随手摘了朵芙蓉花插在自己的发髻,更衬的自己人比花娇。
  这些日子,糖豆一直伺候在偲茶身旁,偲茶很喜爱糖豆这憨憨的性子,对糖豆也越发的重用和纵容。而糖豆从未因为自己受偲茶的看中有任何的狂妄,一如既往的尽心尽力的伺候着。
  “老爷让人送来好多首饰,奴婢瞧着好好看,小姐您快去瞧瞧!”糖豆说着,双手还比划着。
  偲茶脸颊上露出几分笑意来,父亲每日忙碌的不见踪影,但对自己这个女儿却是关怀备至,只要有什么好东西就差人送来,祖母亦是对自己宠爱非常,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偲茶觉得自己越发的娇纵幸福,这有人宠着自己就是好。
  “奥?那就去瞧瞧!”偲茶由着糖豆扶起,慢悠悠的朝着自己的院落正厅走去。而那里果真摆着不少首饰盒,偲茶走上前去一瞧,里面摆着各式各样的女子首饰,各个都价值不菲。偲茶也算是见识过不少场面的,可有时还是会被父亲的大手笔给震惊到,就是曾经的自己也未曾有这么多首饰,而这些还只是父亲送的一角。
  “哇,小姐,这可真好看!”糖豆站在一旁,瞧的眼珠子都不会转了。
  偲茶笑着从那些首饰中挑了一个簪子递给糖豆“给你的!”这簪子是红宝石做的,价格不菲,且瞧着十分得美丽。
  糖豆惊的连忙后退一步,两只手放在胸前摆动“小姐,这,奴婢不能要!奴婢生的魁梧,戴这些东西简直糟蹋了这些东西,这些珠钗啊就小姐您戴才好看!”
  偲茶瞧了眼糖豆,糖豆生的并不丑陋,只是没有时下女子的纤细娇小,且平日里糖豆的确不爱戴首饰,偲茶将簪子放下,伸出手指点了下糖豆的胳膊“那,不如本小姐赏你一份厨房刚做的如意糕点?”
  “谢谢小姐,小姐您太好了!”糖豆高兴的行礼,比起那价值不菲的簪子,糖豆更喜欢这吃的。如意糕点是厨房做给小姐吃的,她们这些下人平日里就只有瞧的份,糖豆可是馋了许久,如今知道自己也可以吃,高兴的两只眼睛都笑弯了。
  一旁的云香有些垂涎的瞧着那支簪子,嫌弃的瞧着糖豆,觉得这糖豆简直就是一个猪脑袋,连那么贵的簪子都不要。云香凑上前来“小姐您啊生的国色天香,这什么东西到了小姐您身上都是最好的,不如奴婢为您戴上一支簪子?”
  云香以为自己如此夸赞,瞧着小姐今日心情也不错,小姐或许也会赏赐自己点东西,毕竟曾经小姐可是赏赐自己不少好东西。
  可偲茶只是摇头“不必了,都收入库房吧!”说着,就已经有下人将这些东西给搬走,云香只能眼睁睁的瞧着这些东西从自己眼前溜走,而自己什么都得不到。
  偲茶瞧着云香那不悦的模样,眼眸里闪过几分讥讽,这云香似乎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份。身为奴婢,主子赏赐那是你的福气,主子不赏那你也得受着,什么时候奴婢竟然也要求主子来赏赐了,看来前身将这个云香的胃口可是惯出毛病来。
  心细正活络着,就瞧见一道身影走了来,只见偲初一身桃红色的长裙走来,这人还未到自己面前,脸颊上的笑意已经挂在眼角。
  “长姐,听闻父亲又给长姐送来不少好东西,长姐不如让初儿也开开眼?”偲初左右瞧了瞧,却未曾瞧见东西不免好奇的询问。
  偲茶懒散的坐下,瞧着这些日子都没有来烦自己的偲初如今又出现,且瞧着这样子似乎更加会隐藏情绪了。
  “父亲送的,自然都收起来了,怎么,父亲没给二妹送些首饰?”偲茶故意睁着一双好奇的目光瞧去。
  偲初神色带着几分尴尬,捏着手中的帕子笑的苦涩“长姐何故要来取笑初儿呢,你又不是不知父亲只宠爱长姐,我哪里可以和长姐你相比呢!”
  偲茶赞同的点点头“那是自然,毕竟我可是父亲的小棉袄!”
  偲茶说完这话就瞧见偲初脸颊僵硬,不由的笑意更深了,果然这打击别人就是舒坦,曾经的自己委曲求全那过的叫什么日子,早知如此她就该过的如现如今这般惬意,看不惯的就埋汰,喜欢的就争取,人生在世不过区区几十年何必委屈自己。可惜的是,曾经的自己到死都没有明白这个道理,还好为时不晚。
  “长姐,听闻知县家的絮儿姑娘邀长姐您去她府邸游玩,初儿也想去,不知长姐可愿带初儿一同前往?”偲初仰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瞧着偲茶,神色带着期待。
  偲茶恍然大悟,她就说着偲初好生生的来自己这里做甚,且还一副如此听话的模样,原来是为了这事。知县家的絮儿姑娘和前身关系不错,这不就邀自己去家中游玩,偲初虽然也是偲府的小姐,可毕竟是个不受宠的庶出,大家自然也都不太理会。
  “你,想去?”偲茶手指轻轻的点着桌面。
  “初儿想去!”偲初殷切的拉着偲茶的衣服,期盼的姿态过于明显。
  偲初以为长姐必定会答应自己,毕竟自己的这个长姐对自己一直很好,哪怕近些日子不知长姐吃错什么药,可在偲初瞧来长姐还是曾经那个蠢笨如猪的人。
  偲茶轻轻的推开偲初拉着自己衣服的手,笑意如花“你想去就去,何必来我这里?”
  “长姐,你!”偲初瞪着一双眼睛,想要破口大骂,可想到自己的身份却只能深深呼吸几次压下心里的怒气,委屈求全“絮儿姑娘并未给初儿帖子,初儿想让长姐带我一起!”
  偲初眼眸深处带着愤恨,若不是自己没有请柬,自己哪里还需要如此低声下气的来求长姐。都怪自己没有一个好的身份,若是自己有个好身份,那么自己定要让长姐尝尝自己所受的痛苦。
  “我凭什么要带你去呢?你也说了,絮儿姑娘是请我而不是请你,自然她不想邀请你那必定是有她的道理!”偲茶轻轻的压了下上扬的唇角。
  偲初瞧着长姐如此不加掩饰的幸灾乐祸,哪里还装的下去,狠狠的瞪了眼偲茶,拎着裙摆就跑了出去。
  “小姐,二小姐这是怎么了?”云香刚刚从外面回来就瞧着二小姐掩面而去,不由担心的开口询问。
  偲茶轻轻的拨弄着茶盏,语气意味不明“她啊,这是耍性子呢!”
  云香还想继续问,可瞧着小姐那副浑不在意的模样,突然闭上嘴巴安静的伺候在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