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摄政王他又醋了 > 08老夫人不悦

08老夫人不悦


  不慌不忙的用了早膳,瞧着祖母放下筷子,偲茶也才放下筷子,接过周嬷嬷手中的清水漱口。
  “果真在祖母这用膳都食的多了些!”偲茶摸着自己的小肚皮,觉得肚皮都圆滚滚的。
  老夫人瞧着偲茶那细的可怕的腰肢,忍不住皱眉“你啊就是太清瘦了些,就要多食一些长些肉才好看,瞧这小脸都不及我一巴掌大!”时下女子以瘦为美,若是女子太过于丰腴可是连婆家都找不到,但老夫人可不怕这些,她偲府有的是钱财还怕委屈孙女不成,只要孙女身子健康比什么都强。
  “那我今后就多来祖母您这里用膳!祖母您可不能嫌弃茶茶!”偲茶笑着给祖母端上温度适宜的茶水。
  老夫人笑着点了下偲茶的额头“你啊,日日都来我都不会嫌烦!”两人说着话,婉姨娘带着女儿偲初走了进来,两人一走入暖和的房间就听到里面这嬉笑的声音,两人原本就被冻的冰凉的身子更加觉得寒冷。
  “妾身见过老夫人!”婉姨娘跪下行礼,身边的偲初瞧着偲茶依偎在祖母身旁,忍不住咬牙切齿,她日日伺候在祖母身侧,可祖母对自己却不咸不淡,可对长姐却是宠爱非常,越想偲初就越发的觉得心意难平。
  婉姨娘扯了下女儿的袖口,让偲初连忙低着头收敛自己嫉妒的神色“初儿给祖母请安!”
  “嗯,起吧!”老夫人瞧都不瞧她们母女二人,只顾着拉着偲茶的手说着话。婉姨娘也不尴尬,就站在一旁伺候着,偲茶瞧了眼婉姨娘也不得不佩服起她来,这么多年都能坚持不懈也是不容易,可越是这样的人偲茶却觉得越发可怕。
  “长姐今日怎么起的这样早?往日里长姐可是最爱赖床的!”偲初说着凑近偲茶身边,也只有在偲茶身边,她可以顺带被老夫人给关注几分。
  偲茶瞧着偲初,笑意浅淡几分“都说女子的容貌可是睡出来的,我啊日日多睡皮肤才可以这样好,倒是二妹你怕是这几日都没有好好睡觉,瞧,这额头上都冒出痘痘来了!”
  都是女子最爱美的年纪,偲初连忙捂着额头,她这些日子每日每夜都在诅咒长姐可以真的病死,这想的多了哪里睡得着,这额头就冒了几个红色的痘痘,怎么也消不下去。
  “初儿是没有长姐皮肤好,长姐不仅仅肤色好连相貌也是一等一的,也不怪那顾公子会如此喜爱长姐!”偲初说着,语气里带着几分嫉妒。
  “混账!”老夫人的手掌重重的拍在花梨雕漆茶几上,语气带着不悦“一个女孩子嘴巴里竟然说这些不知羞耻的话来,你姨娘平日里就是这样教你的吗?你以为茶茶也如同你这般不知羞耻吗!”
  老夫人气的不轻,她和儿子一直都不看好那顾知州家的公子,可无奈茶茶一直不停劝,还差点闹出人命。如今茶茶好不容易想明白不再痴恋那知州顾公子,这偲初却故意提出来,老夫人生怕又惹得茶茶不高兴,弄出什么乱子来。
  偲茶也被吓了一跳,她连忙将祖母的手掌给从茶几上拿开,小心的为祖母揉着手掌,语气宽慰道“祖母莫要生气!二妹她还年幼,若是有什么错处您慢慢教就是,可不要拿自己的身子撒气!”
  老夫人瞧着孙女听了那顾知州家公子的事情也不见变了脸色,心里松口气,也觉得孙女这次或许真的因祸得福,不仅仅没了那对顾家公子的心思,还变得懂事通透许多,想到这,老夫人这心里也松了几分。
  偲初瞧着祖母如此生气的样子,却还是不肯认错,悄声嘀咕“孙女说的都是实话嘛,长姐,你说对不对?”
  偲初期待的瞧着长姐,她很清楚长姐对顾公子的痴迷,更何况顾公子那般俊朗的男子,长姐这种傻货自然是爱慕不已的。偲初以为会得到长姐如同以往痴迷的回答,却不想偲茶一边为老夫人揉着手掌,一边拿眼睛斜着偲初“二妹,你虽然是庶出,但也该知礼了!顾公子如何那都不是我们该去讨论的,二妹莫不是已经开始想嫁人了?”
  “你!”偲初脸色突然有些发红,哪怕心思再如何恶毒,但也不过是个年幼的女子,说到自己的亲事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还是婉姨娘柔声站了出来“初儿,老夫人和大小姐说的是,你啊就是太小了不懂事,还不谢谢大小姐的教导!”
  偲茶嘴角的笑意如同盛放的玫瑰般,这个婉姨娘还真是不简单,怪不得可以欺骗前身那样久。曾经不论前身和偲初有何争执,婉姨娘都站在前身这边,也是因为如此才让前身觉得婉姨娘对自己好,前身本就缺失母爱,错把婉姨娘的这份虚假的爱当成了母爱。
  偲初明显不服气,可她一向听从姨娘的话,只能神色厌弃的点点头“初儿知错了!”说着,便站在一旁不再言语,倒是婉姨娘似乎没有瞧见女儿的不悦,依旧捧着偲茶说话,被偲茶冷落也不见有半分的不悦。
  婉姨娘越是如此,偲茶就越发提防婉姨娘,陪着老夫人聊了会,老夫人人老了,精神有些跟不上有些困意,偲茶和婉姨娘三人就退出老夫人的永寿院。
  踏出永寿院,婉姨娘瞧着走在前面连背影都带着几分风情的偲茶,眼眸闪过疑惑。曾经这大小姐和自己最为亲近,可自从那日跳湖醒来后却不肯见自己,这让婉姨娘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不是哪里露馅了,可仔细一想,似乎也没有哪里出问题。
  “姨娘,你瞧瞧她那不可一世的样子,我真想...”偲初瞧着偲茶带着丫鬟趾高气扬的离去,连一个眼尾都不肯给自己,气的直跺脚。
  不等偲初说完,就被婉姨娘给捂着嘴巴,只见婉姨娘左右四下瞧了瞧,然后拉着女儿的手“姨娘不是告诉过你,在外有些话不可随意妄言,初儿,你要记住,你要足够忍耐!”
  偲初点点头,哪怕心里对姨娘的话语不赞同,可也知道这府邸里祖母不待见自己,父亲不喜自己,就是兄长也疏远自己,唯一对她好的也就只有姨娘了。
  婉姨娘瞧着女儿的样子,捏了下手中的帕子轻声说道“放心,我不会让为娘的初儿一辈子被人踩在脚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