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玫瑰含雪 > 第150章 番外

第150章 番外


宋莺时很喜欢演戏, 在十八岁这年决定为自己的梦想努力一把,顺便脱贫。

于是她参加了选秀。

宋莺时年纪小但头脑很清醒,比起跌跌撞撞签个小公司不知道何年何月能演上戏、还可能被合同坑死来说, 素人参加公开选秀更靠谱。

主要也是长得好看, 有这个条件。

凭借清晰的自我认知和舞蹈功底,宋莺时成功通过线上面试、线下二试。

面试完刚出桃厂大楼, 忽然有个非常有气质的姐姐拦住了她,递给她张名片, 告诉她,她的老板, 一位富婆姐姐想支持她的梦想。

宋莺时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助理让开位置, 拉开身后的后车门。

看起来就很贵的车里,一位冰霜美人侧眸看来。

她穿着正装, 真丝衬衫领口微敞,曲线隆起,露出的一截雪白脖颈分外性感。

至于颜值……

宋莺时只能说, 她想不通这位富婆姐姐为什么需要靠扶贫寻找爱情, 太荒谬了。

富婆姐姐亮出这张脸, 勾勾手指她不就自己过去了吗?

宋莺时一瞬间想了很多,都没体现在脸上。

旁人看起来, 宋莺时面对富婆的盛邀, 宠辱不惊地上了劳斯莱斯。

前后座隔板升起,车子行驶缓慢, 车厢安静得很适合谈正事。

宋莺时不知道这种事一般是怎么谈的, 但她清楚, 现在已经不是扶不扶贫的事了, 是她的心跳不太听话。

但她不能表现出来。

她很快知道对方叫怀絮。

两人坐得并不近, 隔着半个座位。无论是气质、姿态还是音色,怀絮都是冷淡的质感,距离感十足。

宋莺时差点以为自己才是馋对方身子的那个,而怀絮是她看中的高岭之花。

怀絮不急不缓,仿佛宋莺时从上了这辆车开始,已经是一种默许和同意。

她没有问宋莺时其他的,只问了问面试,聊了聊宋莺时是不是s市本地人这类家常话。

或许因为久居上位,即使怀絮主动提起话题,也有种浑然自如的压迫,令人反射性认真仔细地应对。

她用看似闲谈的问题一寸寸摸索宋莺时,宋莺时敏锐察觉到了,她没有生气,反而因此窥见怀絮隐在清冷皮囊下的那片幽深的海。

好带感哦,更喜欢了呢。

宋莺时对怀絮的问题知无不答,唯独把心跳藏得很好。

最后怀絮带宋莺时去了家开在别墅里的私房菜吃了晚饭。

宋莺时看菜单时发觉这里的一道菜就是她一个月的生活费,她愁了起来。

她什么时候才请得回这顿饭呢?

吃完饭,依旧上了那辆车,怀絮把她送回了家。

宋莺时下车,看了眼一片漆黑的老旧楼道,回头看怀絮。

怀絮没有下车,微微笑道:

“今天很愉快,早点休息,下次见。”

晚风太温柔,怀絮那冷淡的腔调夹在风中送来,都像撩拨。

宋莺时一夜无眠。

第二天,怀絮的助理姐姐再次联系了宋莺时。

宋莺时答应了。

她有拒绝的理由吗?怀絮包养她,谁吃亏还真不好说。

然后宋莺时收到了一套过到她名下的大平层公寓,一张无限额副卡,和……一个月的满课?

宋莺时对着课程表发呆。

助理姐姐:“怀总知道您基础有些薄弱,利用综艺开录前这段时间,特意请了老师为您巩固基础。”

宋莺时看着满到只剩吃饭睡觉时间的课程表,回不过神来:

“我就是要一直上课?”不用跟怀絮见面的?

照她这课表,怀絮想见她都得预约她下课休息的宝贵十分钟。

助理姐姐:“怀总说,一切为了让您顺利出道。”

“……”

宋莺时懵了,忽然觉得哪里不对。

有没有一种可能是,怀絮还真是来支持她的梦想的?

……资助贫困女大学生选秀的热心慈善家?

宋莺时因为这个离谱猜想出离愤怒了,恨不得揪着怀絮衣领问,是她不够漂亮吗?能不能给她的美貌应有的尊重?

助理姐姐走后,宋莺时冷静下来,逐渐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贫穷女学生没有任性的资本,她要出道,要当女明星,争取反过来包养富婆。

这个梦想可比暴富刺激多了,宋莺时一下子有了动力,不仅每节课上得认真,还问助理能不能加课,她根本不用睡觉的。

助理倒吸一口凉气。

她老板就是个性冷淡的事业狂魔,怎么包养个未来小偶像也是这样?

明明可以做金丝雀,结果还这么努力,简直可怕。

助理把宋莺时的请求转告怀絮。

怀絮当时在批示文件,笔下遒劲,听到宋莺时的名字时顿了顿,头也没抬道:

“不用加课。”

“好的。”

助理拿着文件要走,怀絮又说了句:

“让她别担心,能出道。”

这是怀絮能给出的承诺。

宋莺时对她来说很特别。

特别就特别在,怀絮第一次见到宋莺时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要得到她。

跟宋莺时相处的那个晚上,两人没做什么,怀絮的心情却十分好,不是能用言语来形容的程度。看着宋莺时转身离开时,她已经在期待第二天的见面了。

当怀絮和宋莺时分开一会儿,她才发觉自己先前有多上头,这份感情来得有多诡异,简直太不理智了。

可想占有宋莺时的欲望不受她控制,就像是一种本能。

于是怀絮折中了下,先把宋莺时当金丝雀养起来再说。

好在宋莺时养起来很省心。

此时,怀絮心中无比省心的宋莺时正在郁闷。

宋莺时根本不是想加课,而是试图吸引怀絮来见她。

没想到怀絮如此冷漠,竟然都不来看一眼。

但高岭之花岂是那么容易摘的,小小的挫败后宋莺时很快振奋起来,她要事业爱情两手抓,绝不能让怀絮放心地把自己抛在脑后!

第二天助理告诉怀絮,宋莺时想来公司见她。

怀絮意外道:“她来做什么?”

助理神情古怪:“她说……要请您检查作业。”

怀絮:“……”

这是什么?过家家?

但莫名的,对于宋莺时的靠近,她生不出拒绝的心思。

助理觉得宋莺时的要求理由都很离谱,但最最离谱的是,她老板竟然同意宋莺时过来了!

这件事立马刷新助理对小金丝雀受宠程度的认知,再见宋莺时的时候态度都热情许多。

宋莺时在助理的热情引路下走进办公室。

门关上,办公室里只剩两个人。

怀絮坐在办公桌前没动,只淡淡道:“什么作业需要我检查?”

宋莺时道:“我有九门课,每天上十一节,你想检查哪门?”

怀絮眉头轻蹙,宋莺时不等她说话就道:

“其实我上课上的挺好的,主要是想见你。”

宋莺时的视线直白又炙热,定在怀絮身上,怀絮心里忽然有些轻微的燥意。

这话实在是太不矜持了。

怀絮第一反应是呵斥宋莺时不要任性,以后别来打扰她工作,说出口的却是:

“为什么想见我?”

说完怀絮抿了抿唇,几乎能预料到后面的走向。

她决定,宋莺时要是继续撒娇,她一定会呵斥她。可实际上,看到宋莺时在意她,她莫名愉悦。

然后,怀絮就看到宋莺时从背后变出一封感谢信,双手送到她眼皮子底下,诚挚道:

“因为我太感激您了,特地写了八百字感谢信,感谢您支持我的梦想。”

“……”

怀絮面无表情地收下,低头看了眼,还真是手写的,随便扫几行,内容情感充沛,像把她当观音菩萨感谢。

菩萨看了都会无语。

更无语的是,宋莺时送完这封信就像完成了今天的使命,没过一会儿就走了。

往后的一周,宋莺时都没再来,也没让助理带话。

怀絮几乎每天都会想起她。

宋莺时只过来了一次,她处理文件偶然抬头时,总觉得办公室里有她的身影,仔细一找却找不到人。

见不到人,她甚至把有猫饼的感谢信翻出来看了好几遍,快背下来了。

一周后,怀絮决定放过自己。

她疲惫地捏捏眉心,第一次主动问助理:“宋莺时呢?”

“现在是四点十分,宋小姐应该在上文化课,还有二十分钟下课。”

“上课……”

“就在司桐公馆的那间公寓里,您要去吗?”

助理心中惊讶,能让老板早点下班的存在终于出现了吗?

怀絮:“不了。”

助理了然,老板还是老板,冷漠无情,养个金丝雀都是无接触式喂养。

“后面我搬去司桐住。”

助理:???

您这进展是不是有点太过迅速?

-

怀絮想的是,既然那么想宋莺时,那就一步到位,保障每天能见到人应该就不会想了。

下这个决定时,她刻意忽略心里对靠近宋莺时的渴望。

某种程度上来说,当怀絮的行李运进司桐,这也是怀总人生仅有的自暴自弃,缴械投降。

宋莺时看着怀絮住进来,心里乐开了花。

她轻声细语:“啊,我上课不会吵到你吧。”

怀絮:“不会。”

宋莺时:“你平时在家多吗?”

怀絮:“不多。”

宋莺时:“那你在公司的时候会不会想我啊?”

怀絮一个“不”字到了唇边,忽然反应过来,瞥了眼宋莺时。

宋莺时睁着双无辜的杏眼,好像不觉得自己在说骚话。

怀絮冷声道:“注意言辞。”

宋莺时喔了声。

她不说话了,怀絮又莫名心软,道:

“可以问其他的。”

宋莺时想了想:

“今晚不会要分床睡吧?”

“……”

这问题,像话吗?

怎么回答好像都不对。

怀絮沉默了。

宋莺时见她这样子,也诡异地沉默了一下。

她只是开玩笑地随便问一下,难道怀絮还真不准备睡她?

不会吧?她不会这么命苦吧?她不会嫖不到金主吧?

宋莺时急了,小声指控说:

“你违约了。”

怀絮正有些犹豫,听到这句话失笑道:

“违约?”

两人当初是签订过一份合同,助理拟的。

但怀絮可不知道她哪儿违约了。

宋莺时点点头,走近她。

怀絮这才发觉宋莺时和自己差不多高,眉眼美艳带来的锐利让她天然具有高压迫感。

偏偏宋莺时还有一把让人放松警惕的甜嗓子,此时又软又娇:

“合同里写了,我是你的情人,哪有不跟情人上床的金主啊?”

怀絮直接问出来了:

“你很想要?”

宋莺时神情认真道:

“倒也不是,主要是我这人吧责任心比较强,干一行爱一行,不能只拿钱不办事,那样不对。”

“……你还挺有职业道德。”

说不出为什么,怀絮有些失落,冷淡的语调中带上丝讽刺。

宋莺时毫不介意,笑着低声道:

“那你成全成全我的职业道德,好不好?”

-

怀絮没想到,入住第一天,她就肩负起了成全宋莺时职业道德的重任。

宋莺时倒十分满足。

经过这晚她确信,包养这件事上金主亏了她血赚。

亲密接触那档子事别的方面不好说,但在拉近两人距离上绝对是一流。

仿佛血液都在某个时刻融在了一起,随着一次次体温传递,最后一点属于陌生人的隔阂感也迅速消弭。

宋莺时对怀絮的了解愈发深了。怀絮表面严苛冷淡,偶尔还会用话刺她,轻轻的一扎,不算毒舌,只会让人忍不住想吻她,吻得她无法再说出第二句来。

但内里,怀絮对她的纵容简直没边没沿。

越是熟悉,宋莺时眼中的怀絮和旁人眼中的就越是不像,别人感慨怀絮的漠然,宋莺时却觉得她很温柔。

怀絮总是会亲自下厨做好两人的晚餐,每天都有她爱吃的菜。她从未提起过这件事,好像这一切理所应当。

怀絮为了工作冷着脸、助理大气不敢出时,宋莺时捧起她脑袋亲一口脸,怀絮瞪她一眼后神情总有舒缓。

宋莺时这只金丝雀快站到金主脑壳上耀武扬威了。

有时候,她想,会不会,怀絮也有一点喜欢她?

宋莺时一直是个很自信的人,如果对象换成从前她认识的任何一个人,她现在都不会这么没底。

但怀絮不一样。

怀絮是她此前没有接触过的世界的人,从前她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是会呼吸的美女。

她们之所以能睡到一张床上,是因为怀絮突然想扶贫。

这就够恐怖的了。

主动权根本不在自己手里。

这段时间虽然她课照上,但心思全在女人身上,显然女人只会耽误练剑。宋莺时清醒之后,立刻给自己又加了两节晚课,作为惩罚。

晚上十一点,宋莺时在练习教室边唱边跳。

怀絮过来敲门:“该睡了。”

宋莺时气喘吁吁:“好知道了。”

晚上十一点半,怀絮来喊人睡觉,宋莺时在边唱边跳。

晚上十二点,怀絮又来了。

宋莺时还在边唱边跳:“你先睡——”

怀絮靠着门,神情恹恹:

“宋莺时,你的职业道德呢?”

“啊?”

怀絮抿紧唇走过来,从身后抱住她。

宋莺时在镜子里看着这个过程,看着怀絮埋头在她肩窝,匀称的小臂锁在她身前。

她像一只骄傲冷淡的漂亮猫咪,先前只是远远站着等待人类看向自己,发现没人陪她后,带着点委屈蹭过来。

骄傲的金主猫咪继续质问金丝雀:

“你的责任心呢?”

金丝雀小声说:

“离家出走了?”

“……”

怀絮看宋莺时像在看渣女。

哄她上床的时候嘴巴甜得不行,现在就这?

全天下金主都这么委屈的吗?

如果这里的怀絮和正文中的宋莺时能见面,两个苦逼金主一定很有共同语言。

-

怀絮的委屈金主没做多久,算是暂时告一段落。

因为宋莺时去录选秀综艺了,几乎回不了家,连手机都用不了。

怀絮的助理多了个任务,日常搜集网上宋莺时的讯息做成报告给老板。

神他妈报告,这不就是宋莺时粉丝网上冲浪日常?

助理本来还对自家老板的小金丝雀没太大感觉,做了一个月报告后,已然成了宋莺时妈粉。

大胆点,四舍五入老板就是我女婿!

老板天天冷着个脸,会冻着我们十宝的!

-

宋莺时二公放假时,其他练习生喊她一起去嗨,她无动于衷,迫不及待往家赶。

一群单身狗,一看就没h。

当晚,宋莺时如愿以偿地享受到了金主的服务。

她搞事业实在太累了,困得歪头就睡,反而是金主像个金丝雀一样任劳任怨地给她洗澡,擦干,抱回来让她继续睡。

宋莺时迷迷糊糊的,但没忘记抱住怀絮。

睡着睡着,她怀里空了。她挣扎着撑开眼皮,发现怀絮坐在床头,正在看手机。

灯都关完了,该睡觉的时间偷偷摸摸看手机?

此情此景,多像电视剧里的渣男出轨现场啊。

宋莺时大概是全世界最护食最嚣张的金丝雀,撑起身子直接问道:

“你背着我干嘛呢?”

怀絮一怔,把手机往远离宋莺时的床头放,轻声道:

“你醒了?我看个消息。”

宋莺时眯眼看她动作,噢了声,随即做了个躺下的假动作后迅猛起身,一把把手机摸过来。

还没暗下的屏幕中,赫然是选秀的每日投票链接。

界面显示,怀絮把所有票都投给了她。

咦?

宋莺时眨了眨眼,看向怀絮。

黑暗中,她看不太清怀絮神情,只有手机光照亮的一点可见度,也好,给金主最后留点面子。

怀絮好一会儿没说话,道:

“快要零点了,今天的票不投就没了。”

声音听起来有点低,闷闷不乐的。

宋莺时心脏猛地一跳,在寂静的夜里扑通、扑通。

半夜悄悄给她打投的金主,也太可爱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