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穿成旺夫文里炮灰寡嫂 > 第20章 第二十章

第20章 第二十章


楚秋韫的一句话,让陆沁沁愣了神,她小脸上一片迷茫,没有刚才的灵动,反而有些傻乎乎的。

不过她很快有了反应,她皱巴着脸,纳闷地抓了抓脸颊,反问道:“楚二郎,该不会是你耳朵听错了吧?”

这也是陆沁沁唯一能够想出来的解释,毕竟她跟那位书中的男主角压根就不熟悉啊,书里自己是个早死的命,连见都没见过他,就更别提现在了。

她的话激怒了楚秋韫,他眼底的温和瞬间收敛,变的讥讽,他冷笑一声,原以为陆沁沁还能说句好听的话,没想到她跟从以前一模一样,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早知如此,自己就不该烂好心地救了徐杏,也省得被陆沁沁瞧了笑话。

半个时辰前,楚秋韫刚从书肆离开,他正好买到了一本陆明正念叨许久的书籍,他犹豫良久,最终还是决定将此书送给陆明正,毕竟好书难遇,这对于读书人而言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

他对陆家的路还算熟悉,徒步而行,倒也悠闲。

当走到一条胡同口时,他敏锐的听见了有人喊了一声“沁娘”。

这使得楚秋韫不得不多想,毕竟这是去往陆家的路,并且还有人喊了陆沁沁的名字,这巧合太多,很难不让人怀疑那个人在追的就是陆沁沁。

楚秋韫听得出来那个男子的声音是含着怒火的,而且背影高壮有力,楚秋韫担心会出什么意外,抬脚便追了上去。

那男子五官端正,但是眉眼过于阴鸷,眼神冷冷扫来,宛若煞神一般。

楚秋韫看见他的第一眼,就对此男子心生不喜,他的眼睛太狠,没有丝毫的善,望向自己时,就像看见了十恶不赦的罪人。

楚秋韫不由得怀疑自己是不是得罪过这个男子,但自己的记忆告诉他,此人只是在府城有过几面之缘而已,连话都没有说上几句,何来的得罪?

“楚大哥!”

楚秋韫也清楚的看见了被他追逐的女子是徐杏,而不是他心里担忧的那个人。

他修眉舒展开来,与徐杏颔首。

他没有做过多的言语,就站在一旁,身形颀长,清隽秀气,徐杏见到了他,一下子就仿佛有了安全感,笑着跑了过去,本想伸手拉住楚秋韫的袖子,但楚秋韫眼疾手快地躲开了她。

“楚大哥,还好你来了,刚刚吓坏我了。”

楚秋韫觉得自己有些多事,如果知道是徐杏,或许自己不会做出这番举动。

“这位公子这几天一直缠着我,若不是看在那日的救命之恩上,我绝对要去报官的。”徐杏委屈地瘪着嘴,本来自己还想对他道谢,哪知这人喊自己“沁娘”,着实把自己给气的够呛,合着他是把自己认成了陆沁沁才救的自己,所以什么恩情,早就被自己给忘在了脑后。

陶宇宁静静地望着他们两个人,双手抱胸,旋即扯唇冷笑了下。

他的眼神深沉,眼白偏少,眸子很黑,被他紧紧盯着时,会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惧感。

徐杏害怕地后退了一步,不敢再跟陶宇宁对视。

他喊了声:“沁娘,我改日再来找你。”

徐杏脸色变得难看,默默握紧双手,当他越走越远时,才出声说道:“我不是沁娘,是他自己认错了人。”

楚秋韫挑着眉头,好似猜到了下一句要说的话,戏谑道:“我认得那人,他可是京城的贵人,听说是个世子爷。”

此话一出,徐杏瞪圆了眸子,她原本想要说出是陆沁沁生事端招惹了别人,但一听到陶宇宁是世子,她顿时改变了主意。

她这十八年来,见过最大的官就是周县令,想不到自己还能见到世子!这是何等的权贵?徐杏完全想象不出来。

楚秋韫将她的反应收敛入眼,微挑的修眉,略有深意的笑容,皆让徐杏红了脸。

“楚大哥,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

楚秋韫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斜睨道:“嗯。”

徐杏羞涩一笑,故意引着楚秋韫去见陆沁沁,她可是听别人说起那如意花坊的事情,一个女子还是个寡妇,抛头露面的做生意,楚秋韫见了她一定会很气愤吧。

夫君都死了的女人,就该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孝顺的伺候着公婆才对,像陆沁沁这人,实属异类。

徐杏的幸灾乐祸根本没办法在楚秋韫面前掩藏,楚秋韫想要拒绝去见陆沁沁的话被他吞回了肚子里。

楚秋韫看了看自己包袱里的书籍,想道:把它交给陆沁沁吧,让她转交给陆伯父也不错。

所以,楚秋韫在时隔多日后,在如意花坊见到了陆沁沁。

他长话短说,把之前发生的事情,三言两语地说给了陆沁沁听,之后就把那本书放在了陆沁沁的手边,打算拿起铃兰就走。

陆沁沁没想到他心里还挂记着自己的爹,很是无奈的揉着眉头,她这人最讨厌别人打柔情牌了。

“喂,谢了。”

楚秋韫露出浅浅的笑,如沐春风,对她抬了抬下颌,没有从前的针锋相对,这样的楚秋韫温润如玉,让陆沁沁有些怔愣。

很快,陆沁沁翻了个白眼,虚伪的家伙。

“算了算了,送佛送到西,你别迈着两条腿回去了,我让铺子里的人送你回去,店里刚卖出去几盆君子兰,正好让他去搬货,顺便把你送回家。”

楚秋韫看着她一脸别扭的关心,这次没有出言反驳她,会心一笑,道:“那就多谢陆娘子了。”

从嫂嫂改为陆娘子,这个称呼并不难喊出。

反而,一身轻松。

陆沁沁乖巧摆手,目送着马车逐渐离去。

心中一片感叹,还记得刚穿过来的时候,楚二郎那阴阳怪气的模样,好似看自己一眼就等于玷污了他,而现在,他竟然舍得对自己露出笑容,果然啊,男人心,难琢磨哟。

“东家,生意忙着呢,你还有空发呆呀?”周鸳笑说着。

陆沁沁回了神,自己想这么多干什么,反正已经脱离了书中的剧情,自己现在活得比谁都快乐。

所以,才不管反派呢。

在马车上的楚秋韫不着痕迹地套着坐在车辕上那人的花,从中也了解到了陆沁沁的生意到底做到了哪一步,只是让楚秋韫感到诧异的是,那个女子在生意场上竟然如此有天赋。

“楚公子,劳烦你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来。”

楚秋韫掀开车帘,打量着四周,嗅着空气中隐隐约约的花香,便知道陆沁沁养花的地方就在此处。

他本是无心记着陆沁沁的住址,却没想到在几日后,救了自己一命。

夜深人静,时不时传来不太清晰的狗叫声,除此之外,甚是安静。

这时,大门突然被人拍响,顿时惊醒了正围着书桌算账的陆沁沁等人。

周鸳胆子比较大,仗着自己力气不一般,自告奋勇地说道:“娘子吴婆婆,你们两个待在房里别出来。”

陆沁沁见状,提议道:“看来还是得在家里养两条狗,这样才能安心。”

吴婆婆赞同地点点头,小声说道:“娘子你放心,老奴过几日去问问周围的邻居,看谁家生狗崽子了。”

“周鸳,你小心点。”

她拍着胸口,呲着一口白牙,道:“晓得啦。”

她梗着脖子问道:“是谁啊?大晚上的不让人消停。”

门外的声响停了下来,随后变得急促。

只听见沙哑的男声从门缝传来,周鸳莫名觉得有些熟悉,她小心翼翼地取下了门栓,露出一条缝隙,提着灯笼往外看去。

接下来的一幕,让周鸳惊恐地捂住了嘴巴。

那男子长发散乱,因为穿着青杉,所以胸口处的暗红格外明显,他双手上布满了伤痕,指尖好似被磨烂,他缓缓抬起头,露出那俊秀的面容,嘴角的鲜血让他看起来很是狼狈,楚秋韫虚弱地说道:“我是楚秋韫,不是坏人。”

周鸳急忙扶住他,还好她身材高挑有力气,才能勉强托住一个男子。

吴婆婆听着外面的动静,就看见周鸳扶着个人,她慌了神,说道:“娘子,周鸳把人带进来了!”

陆沁沁直接打开房门,看见院子里那个大气不剩多少的楚秋韫,深吸一口气,镇定道:“婆婆你去煮些热水来,之前我备的创伤药,婆婆你放在哪了?”

吴婆婆连忙给她找了出来,随后钻进了厨房,听从陆沁沁的吩咐。

她这时候也顾不得上什么男女有别,关上大门后,扶着楚秋韫进了客房,看着他胸口鲜血淋漓的惨状,她想也不想说道:“你招惹了什么人?我现在能去请大夫么?”

也不怪陆沁沁谨慎,仅凭着楚秋韫身上的伤,就知道他招惹的一定是大事,而且陆沁沁算是了解这个男人,在三阳镇上,不会有人对他动杀心。

周县令的事情他们两个做的隐秘,就算被查到了,先处理的也肯定是自己这个女子,而非楚秋韫,所以他一定是惹了大麻烦。

陆沁沁越想越后悔,觉得自己不该让他进家门的!

楚秋韫艰难睁开眼睛,瞧出了她的悔意,偏生他还有心情打趣,道:“不用请大夫,我自己上药就行,死不了。”

“至于招惹了谁?大概是陶宇宁吧。”

你说你一个反派,好端端的惹男主做什么!你是真觉得自己命长啊?

不对啊,他现在应该一颗心都吊在徐杏身上的,怎么来折腾楚秋韫了?

莫非,他也被人穿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