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穿成旺夫文里炮灰寡嫂 > 第19章 第十九章

第19章 第十九章


在三阳镇上,有了一座属于自己的小院子,这让陆沁沁觉得这半个多月的忙碌都是值得的。

陆家楚家,对她而言,都没有眼前的这座院子更能让她有归属感。

陆沁沁后来又在人牙子那里买了一个婆子,让她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这人叫吴婆婆,周鸳每次用饭时都要夸赞一波吴婆婆的厨艺,真是一绝。

就连陆沁沁也没想到,自己这次买的两个人,竟然都是宝贝。

“吴婆婆,今晚记得做红烧肉卤饭。”

陆沁沁出门前对吴婆婆叮嘱着,一边的周鸳扶着她上马车,吴婆婆是个面相慈和的老妇人,说道:“娘子的吩咐,老奴晓得。”

“陆娘子最近店里可有上什么新的花束?我家那孩子,非要让我来问问陆娘子。”

自打陆沁沁搬来这条巷子居住,周围的邻里渐渐的也就知道了她就是如意花坊的东家,早前就说过,在这个朝代有不少做生意的女户,甚至比男子都要有本事,所以对陆沁沁的行为,并没有人觉得她是个异类。

只是有人打听到她刚丧夫就搬离婆家,多多少少觉得她有些凉薄。

周鸳偶然间听到那些妇人的议论,陆沁沁也就得知了此事。

陆沁沁可没打算替楚大郎背锅,再加上她本身也不愿意跟楚家再有牵扯。就让周鸳不着痕迹的透露消息,她离开楚家是因为楚大郎做了些对不起她的事情,至于是什么,她没有细说,但三人成虎,这话传着传着,就成了陆沁沁前头的那个夫君背着她在外养人,等到此事传到周泠梅的耳朵里时,气得她对陆沁沁一通咒骂,觉得陆沁沁实在恶毒。

如意花坊的生意很好,一直都保持在一个不错的营业额。

但陆沁沁野心勃勃,她觉得自己完全可以依靠自己的金手指异能做出一番大事业。

她知道自己不能一口吃成大胖子,需要一步一步安稳着走过来,现在她应该多多积攒人脉才是。

从花坊开业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三阳镇的家家户户也习惯往自家的花瓶里插上几支鲜花,摆在房里,看起来心情就舒畅。而那些还未出阁的姑娘家,登门拜访手帕交时,不仅会带上小礼物还会去买一束鲜花送给对方,价格又不贵,还能讨人欢心,何乐而不为呢?

生意的兴隆,让陆沁沁拿出自己的压箱底银子租下了自家院子的隔壁,为的就是有空旷的地方养活那些花儿。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陆沁沁已经许久没有想起楚秋韫和徐杏这两个人了,甚至有时候她都忘记自己穿进了一本书里,也忘了她原本是个炮灰命。

但平静的生活总会有人去打破它,铺子外的吵闹声无法让人忽视,陆沁沁带人走了出去,就看见一个少女正趴在地上哭着,她旁边放着一个担架,上面躺着一个妇人,脸色青白,呼吸微弱,露在外面的手背上可以看得出点点红肿,陆沁沁紧锁眉心,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你这个黑心老板!害了我娘的命,你赔我娘的命!”

陆沁沁对着花坊里的人使了个眼色,那姑娘机灵的很,钻进人群里就去医馆找大夫。

陆沁沁拿出一只挂在店里的牌子,用手敲了几下,说道:“我看姑娘的行为举止,像是个识字的人,所以姑娘应该认识这牌子上的字吧?这牌子就挂在花坊一进门就能看见的地方,我还曾经说过多次,有的人只要接触了花卉,身上就会发痒,一旦有这个状况发生,请及时去医馆。这些话我说了不下百遍,就差刻在脸上了。那么问题来了,姑娘你不带你娘亲去医馆,跑来找我做什么?我只是一个卖花的,不是大夫!”

“对啊对啊,这如意花坊的东家说过很多次了,每次我去买束花捧,那店里的人都要对我唠叨一句,我之前还觉得这东家太过杞人忧天,现在看来,她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

那少女一听这话,哭声变小,整个人有了心虚之色。

陆沁沁把牌子重新挂了上去,抚了抚自己的披帛,冷着一张素白小脸,气势凛厉,眼神不再温柔,她身型娇小,但无人再敢小觑她。

她站在铺子门口,嗤笑道:“让大家看了个笑话,许是我这人太不讨喜,所以才惹了人,让她请了人来算计我。不过姑娘你也别哭了,我已经派人去请大夫了,可别因为你的一己之私,真让你娘亲出了什么事儿,到那时,才是大罪过。”

一番言论,她巧舌如簧,很快就掌控了全场,让那个来闹事的少女彻底成了个哑巴,有苦说不出来。

陆沁沁想着这个算计自己的人也是个蠢货,想要害人,应该事先调查清楚才对,要不然这件事,自己可没那么容易就解决。

陆沁沁对周鸳招了招手,贴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

当大夫急匆匆的跑来时,陆沁沁贴心的把铺子里的马车借给了那对母女,周鸳随即跟上,厚实的块头让那个少女缩了缩脖子,没敢拒绝她。

她害怕自己拒绝了周鸳,会惹来周鸳的打骂,谁让周鸳冷脸的模样太过慎人呢。

陆沁沁慵懒地勾唇一笑,待周鸳威胁过那小丫头,应该就能从她口中知道是谁在陷害自己了。

“大家受惊一场,进店的每一个客人,我都送给她一支蝴蝶兰,数量有限哦。”

这么多人围观看热闹,不把她们吆喝进来买花,简直就是对金钱的浪费。

陆沁沁狠狠的拿捏住了人心,一听有免费的蝴蝶兰送,还数量有限,先别说进店买不买花,最起码诱惑力到位了。

什么男女主,什么反派炮灰,哪有赚钱重要呀!

“一束铃兰。”

陆沁沁双手麻利地扯来一张油纸,又用麻绳捆住,都是一样的包法,但经过她这双手包出来的花束,总是让花儿看起来甚是鲜活。

旁人不知的是,这都是陆沁沁用异能拂过花朵的原因,虽然异能在一天内是有限的,但陆沁沁心情好的时候,还是会在包花的时候用上一点点的异能,这样一来,花束就变得格外不同。

但究竟是什么原因,怕是让人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

“呀,真是你啊,沁娘。”

陆沁沁终于舍得抬起了头,站在眼前的一男一女顿时让陆沁沁眼神变得复杂,她刚刚怎么就手贱的给他们的花束上用异能了呢!

陆沁沁怎么也想不到这两个人是怎么搅在一起的,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徐杏不是跟男主已经遇见了么?

徐杏作势要从她手里拿来那束铃兰花捧,陆沁沁也没有多想,松手就给了她。

啧啧,反派楚秋韫竟然给女主徐杏送花?天了噜。

但楚秋韫伸手握住了陆沁沁的手腕,拧眉道:“给她做什么?”

徐杏脸上的笑容一顿,眼眸没了神采,伤心地望向楚秋韫。

陆沁沁脑子一抽,问道:“你不是送她的?”

楚秋韫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仿佛在看一个傻子。他考虑到二人好久没见,所以斟酌了语言,他的话没有伤到陆沁沁,却狠狠的捅了徐杏一刀。

“谁说过送花不能送自己?一个外人我凭白无故送给她花束,旁人定要以为我是登徒子。”

陆沁沁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音,她真是服了楚秋韫这张嘴,难怪他到死都没娶上老婆。

徐杏羞愤地咬紧着唇瓣,看着陆沁沁这段日子养出的好气色,牙尖嘴利道:“沁娘,我可没听陆伯父说你开了这间花坊的事儿,该不会你是瞒着家里人吧?而且你一个寡妇,好好地待在家里才对,出来做生意,也不觉得丢人呐?你也别嫌我说话难听,忠言逆耳,我可是为了你好。”

总有一些人,打着“为你好”的名义来做一些恶心的行为。

徐杏的话让陆沁沁当场做了个干呕的表情,明艳的眉眼生动活泼,“哟哟哟,你现在经过一次生死,果然是长大了,说话的口吻跟徐婶子简直一模一样,都是如此的不招人待见。我做我的生意我赚我的钱,关你什么事?谁说寡妇就得待在家里?当朝律法这么说了么?再者,我现在身份可不是楚大郎的守寡之人,我就是陆沁沁,你可以喊我一声陆东家陆娘子都可以,就是不要喊我寡妇!”

话说到最后,算是咬牙切齿的在威胁徐杏,真以为人人都跟她一样,只要爱情不要自我的么。

“你一个被退了亲的人,还有脸来对我指指点点?”

打蛇就打七寸,她不是很介意被人退婚的事情么,那陆沁沁偏偏就说,气死你。

徐杏被她的冷嘲热讽给气得眼泪汪汪,用手指颤抖地指着她,随后泪一洒,哭哭啼啼地转头就跑。

楚秋韫瞥了眼她,一手搭在柜上,无奈道:“刚救下了她,报酬还没拿到手,就被陆娘子你气走了,这帐该怎么算?”

陆沁沁没好气地白了一眼,嘴巴不饶人地说道:“关我屁事!”

楚秋韫皱眉,不满道:“粗俗。”

“嘿,我粗我的,干卿何事?有本事你也粗啊,没本事就给我闭嘴。我看见你就烦,谁准你跟徐杏搅合在一起的?好歹我也是你曾经的嫂子,你就这么对我的啊?你不知道我跟她是对塑料姐妹花吗!”

楚秋韫听她小嘴叭叭说个不听,个别词没听懂,但是前半段话听了个明白,他气极反笑:“多日不见,你狗脾气越来越大了昂?”

陆沁沁冷哼一声,“就你这铁石心肠,还救人?我不信。”

楚秋韫也不在意陆沁沁看穿他真面目的事情,随口摸了摸下巴,说道:“那人我在府城见过他,好像是个什么世子爷,他纠缠那位徐姑娘,或许过不了多久,你那位姐妹就有大造化了。”

陆沁沁看着他一袭月白色手捧鲜花,看着人模狗样,还算英俊。

“那你救个什么劲儿,人家说不定在打情骂俏呢。”

楚秋韫眸子盯在她的脸上,压低声音,勾唇笑说道:“但我听见那人喊的是沁娘,喊的是陆沁沁,你说我救还是不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