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穿成旺夫文里炮灰寡嫂 > 第9章 第九章

第9章 第九章


周泠梅出身为官家之女,虽在家中不算受宠,但也是府中唯一的千金,她也认为自己是金枝玉叶的存在,所以生来就该被人捧在手心。

所以,当陆沁沁这个在她看来足以蔑视的女子扇了她一巴掌后,周泠梅脑海里一片空白,甚至连话都说不出个一二三来。

不过有人比她反应的要快速,周泠梅的丫鬟竹清尖叫了一声,看见她脸上的巴掌印时,竹琴作势就要抬手还陆沁沁一巴掌。

楚秋韫眉眼间的笑意散去,抓住陆沁沁的手臂,让她后退几步,避开了竹清的反击。

楚秋韫冷声道:“滚!”

他的冷厉喝退了竹清,让她白了脸蛋儿。

周泠梅用一种恨不得掐死陆沁沁的眼神瞪着她,“你这个贱人!还敢动手打我?信不信我让爹爹抓你全家进牢!竹清,给我动手打她,打死了,重重有赏!”

姑娘家没有一人不爱惜自己的脸蛋儿,所以陆沁沁的狂妄简直触犯到了周泠梅的底线。

楚秋韫不禁笑出声来,他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唇瓣,挡在了陆沁沁的身前,明明嘴角是上扬着的,可在竹清看来,却极为可怕,好像在下一刻,他就会张开獠牙,咬断自己娇嫩的脖子。

竹清待楚秋韫有着不为人知的恐惧,那是因为一次偶然,她去书院给周辉光送食盒,发现此人仅仅只用了三言两语,就将几位书生挑拨的相互大打出手,他就站在一旁,笑看着这场闹剧。

后来竹清问了周辉光身边的书童,这才得知原来那几个人都曾经当着楚秋韫的面前羞辱过他,而那几个人从此再也没有来过书院。

竹清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她最害怕的就是这种人,所以她劝说过姑娘不要来,但是姑娘根本不听她的话。

“姑娘”

她的退缩让周泠梅脸上无光,咬牙切齿地反手给她一巴掌,顾不得教养仪态,准备冲过去痛打陆沁沁一顿。

陆沁沁从楚秋韫身后钻了出来,看见周泠梅双眼发红,面目狰狞的样子,戏谑地笑了笑,但想到自己现在的人设是个被人欺骗的小可怜,她急忙收回了幸灾乐祸,躲在楚秋韫的身后,小声地哭泣着,说道:“二郎,怎么办啊?都怪我没忍住火气,我怎么敢怎么敢打周姑娘!二郎,我真的会被周姑娘抓进牢里吗?”

她哭的嘤嘤嘤,死死咬着唇瓣,就像是一朵随风而去的小白花一般无依无靠。

楚秋韫听言,觉得自身上的罪孽好似又重了些许,陆沁沁为何会生气,还不是因为她从周泠梅口中得知了真相?而且周泠梅还欺人太甚,让自己写上休书一封,这哪怕是个泥捏的人也要怒气冲天,更何况陆沁沁这个本就脾气娇纵的女子?

楚秋韫对周泠梅再也没有半点儿耐性,冷眼横扫,漠然道:“周姑娘,你敢动嫂嫂一下,我便是不要这秀才之名,也要去周大人面前告上一告,他为官清正廉明,可她的女儿却可随意将无辜百姓抓进牢狱,倒要看看周大人会给我怎样一个公道!”

周泠梅这抬起的手僵硬在半空中,她的唇瓣咬出了伤痕,嗅到了淡淡血腥味儿,她完全能够想象得到,如果楚秋韫真去找爹爹告状,自己会是个什么凄惨下场。

自己在爹爹那里本就不受宠爱,若不然也不会沦落到一个千金小姐要依靠楚郎的银子过活,也不至于让爹爹献给知府,在爹爹的眼中,除了弟弟周辉光,别人都不重要,甚至连他的夫人也不过是个摆设。

所以周泠梅不敢赌,她泪水从眼角滑落,怨毒地瞪着陆沁沁,咒骂道:“陆沁沁,我们走着瞧!”

陆沁沁也不是真的怕周泠梅,从她敢扇周泠梅巴掌时,就已经想到了会被她记恨上。

不过没关系,这周泠梅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

陆沁沁可还记得徐杏这门亲事没成功,那是因为周辉光一家被发派岭南,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哼,你骂我那么难听,我又打了你一巴掌,就算是扯平了。

陆沁沁听到周泠梅的恐吓,整个人颤抖了起来,漂亮的眸子雾蒙蒙的,哭得惹人怜爱。

楚秋韫就瞧见她发髻上的步摇随着她的不安而晃动,他想起之前陆沁沁那张牙舞爪的样子,再垂眸看着她此时的忐忑,心里突然就冒出了一句:窝里横。

算了,真是欠她的。

“周姑娘,劳烦你解释一下我大哥这两年来的银子吧。”

楚秋韫不慌不忙地撂下了这句话,周泠梅一听,吓得连泪水都止住了,她想也不想就反驳道:“什么银子!这两年里,我可从未见过楚郎!”

陆沁沁竖起耳朵,一双红彤彤的眼睛瞄上了周泠梅,楚秋韫感觉到自己手臂上有发簪戳着的异样,便挑了挑眉看向陆沁沁。

她眨眨眼睛,又飞快地躲开了他的视线。

干嘛,还不准人听八卦呀。

楚秋韫无奈,但看到周泠梅装傻的表情,他嘴角的深意让周泠梅愈发不安。

他是怎么知道的?周泠梅想着。

“行了,你不要再演了,我去过庐州,知道大哥做起了生意,可是这两年他根本就没有回家,亏我爹娘对他日思夜想生怕他出什么事情,结果我怎么也没想到我的好大哥对周姑娘你如此情深意重。”

他的一番话,说尽了对楚大郎的失望,也道明了楚大郎的凉薄。

在楚大郎的心中,一家子亲人竟然连个周泠梅都比不过,这个真相哪怕是楚秋韫都感觉到心冷,更别提他的双亲。

这也是为什么,楚秋韫在庐州察觉到楚大郎的不对劲时,并没有将所有的事情告诉家里人。

陆沁沁咂了咂嘴,这不就是活生生的舔狗人设么。

楚秋韫自然也听见了她的声音,觉得她一定是在嘲笑自己,不过想想也对,她有这个权利,是自己骗她在先,现在自己也被亲人所骗,尝到了这个滋味,因此也更能接受陆沁沁对自己的不满,是罪有应得。

“啊!这天杀的畜生啊!二郎,你说的是真的吗!”

大门被人踹开,陈翠狰狞着脸,她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身后跟着楚栋材,他也铁青着脸,只是相比较陈翠,他还算稳得住。

楚栋材关上了门,不让邻居看自家的笑话,一边说道:“翠儿,小点声。”

陈翠哪还顾得上他的话,冲到周泠梅的跟前,粗糙的大手撕扯着她的发髻,哪怕有竹清在,也根本不是陈翠的对手。

如果周泠梅不是擅自出府只带了竹清一个丫鬟的话,她那些老嬷嬷肯定是陈翠的对手,但现在她们两个小姑娘怎能对抗的了陈翠这个妇人。

楚栋材见楚秋韫沉默不语的态度,还有什么不清楚不明白的。

他老泪纵横,上前扯着陈翠,沉声道:“翠儿,她毕竟是县令大人的女儿,你千万不要做傻事啊!”

“啊!松手你这个疯婆子,竹清竹清,快拦住她啊!”

陆沁沁看着在院子里跑来跑去的周泠梅,实在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的笑脸太过于灿烂,就算楚秋韫想要忽视,也无法做到。

“觉得出气了?”

陆沁沁笑容收敛,嘴巴不饶人的说道:“一码归一码,我跟她的恩怨在那个巴掌下已经结束了。我现在的气,在你们身上。”

楚秋韫听到这句话时,没有什么意外,理所应当的。

“你想怎么做。”事实上,楚秋韫可以继续和陆沁沁演戏,将楚家人也塑造出一个被楚大郎欺骗的假相,完全可以装傻说不知道他们两个的私情。

但他不想这么做,对待陆沁沁已经有过一次不公,不必再来第二次。

陆沁沁捏紧了手帕,说道:“我要和楚大郎和离,与你们楚家再也没有半点关系。”

楚秋韫眸光一变,眉头是紧锁着的,望向陆沁沁的眼神复杂。

和楚家没有任何关系?

这不是自己一直期盼的事情么,只是,为什么心里会有些不舒服。

陆沁沁才懒得理会他的伤感,想到现在是个澄清的好机会,眸子紧紧的盯着他,再次说道:“同样,也和你楚秋韫没有任何的牵连。”

这句话,楚秋韫一下子就听懂了。

也就是说,她现在已经不再心悦自己了。

楚秋韫扯唇轻笑,他眼底已经恢复了淡然,道:“这样最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