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穿成旺夫文里炮灰寡嫂 > 第4章 第四章

第4章 第四章


“沁娘?”

徐杏的声音打破僵局,陆沁沁回神,那双眼睛不由得就落在了徐杏的身上,陆沁沁静静凝望,看见徐杏那难掩俏色的面容,心里一阵复杂。

从记忆里来看,这个徐杏以往的性子虽然娇蛮但也无伤大雅,毕竟是在家里宠着养大。

所以陆沁沁她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书中的“陆沁沁”的性命会在半年后就将香消玉殒,害死她的人正是眼前这个一脸甜笑的徐杏。

陆沁沁借着抚耳边碎发的动作错开了徐杏挽臂的举动,淡淡地笑着,眉梢眼角流露出来的深意让陆沁沁愈发娇美,她睨着徐杏,问道:“怎的了?”

徐杏抿起小嘴,手里拎着的竹篮换了位置,放在了手肘处,她再次挽起陆沁沁的手臂,一边柔声细语,一边用关心的眼神看着她,说道:“沁娘,我刚刚喊你好几声也不见你应我,在想些什么呢?而且这才多久不见啊,你怎么脸色变得这么难看,都没以前漂亮了。”

说到这里,徐杏懊恼地闭上了嘴巴,心虚地咬了咬唇瓣。

自己可真笨,明明是想安慰沁娘的,但是刚才那话,沁娘她听了一定又要多想了。不过没事儿,她如此命苦,自己得多多体谅她才是。

陆沁沁面不改色,对于徐杏的神情,她压根儿就没放在心上。

“你故意来挖苦我的?你是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模样还是装着不知道?”她虽然不在意,但有些话该说还是要说的,省得让人觉得脾气变了。

徐杏被陆沁沁没好气的话给吓得脖子一缩,歉疚地低眉顺眼道:“我说话没有个遮拦,你我相识多年,这点子小事儿你还不清楚啊?你别生气了,是我错了还不成么。”

这歉道的心不甘情不愿,徐杏觉得陆沁沁实在是小气,还以为她会因为这些事情成长呢,结果还是那个心比针眼都还小的陆沁沁。

徐杏放开了挽着她手臂的手,瘪了瘪嘴,转眸望向坐在马车上的楚秋韫,熟稔地喊道:“楚大哥。”

她的靠近让楚秋韫心道聒噪,所以楚秋韫只是冷淡地点了点头。

徐杏习以为常,将竹篮子放在了车辕上,双手撑在上面,仰着小脸儿温柔地看着楚秋韫,“楚大哥是要走吗?怎么不跟沁娘一起进家里呢?还是说沁娘又跟楚大哥拌嘴吵架了呀。”

楚秋韫眸光一顿,因为徐杏提起了上一次的吵闹,这让他想起了那次吵架的起因。

他面色微愠,下颌崩得紧紧,明显又在迁怒。

熟悉他一举一动的陆沁沁抽了下嘴角,默默往后退了一步。

这徐杏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之前碰见刘婆子现在又遇见徐杏,真是哪哪都绕不开那方手帕的事了。

徐杏所说的争执,是因为楚秋韫拒绝了“陆沁沁”的手帕,使得“陆沁沁”的一颗芳心碎了又碎,所以她没有忍住火气,就跟楚秋韫发了一顿脾气,二人的关系一下子发生了变化,大概是从那个时候起,楚秋韫就明白了她的心思。

楚秋韫不管心里怎么想的,但在表面上还是要维持平和,他解释道:“跟嫂嫂没什么关系,徐姑娘请拿走你的竹篮子,我还有要事在身,先行一步。”

徐杏俏脸没了笑容,眸子变得黯然,听到楚秋韫的话后,她顺从地拎着竹篮子站在一边,转身的时候,她瞧见了陆沁沁还没有收起的嘲笑,脸蛋儿瞬间浮上尴尬之色。

陆沁沁才不会因为徐杏就变得温顺,看就看见了呗,反正陆沁沁嘴角的弧度提的更高。

看了场好戏,这使得陆沁沁看楚秋韫总算是有那么一丢丢的顺眼了。

这时,楚秋韫的视线骤然变凉,好似利刃,恨不得刺穿陆沁沁的笑容。

陆沁沁嘴角的笑容僵在脸上,他又在发什么疯啊?还不准让人笑了?

忽然,陆沁沁想到了什么。坏了,这狗东西该不会又误会了吧?自己嘲笑徐杏真的不是因为楚秋韫冷落她而心生窃喜,完完全全是因为徐杏热脸贴了冷屁股这件事情让她忍不住乐呵!

根本不是他脑子里想的那个意思啊!

她之所以会有这个反应,那是因为以前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但她又不是原身,所以陆沁沁在察觉到楚秋韫的视线后当即想到了这一点。

虽然两个人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眼眸对望着。但是陆沁沁还是从楚秋韫的眼神里看出了一句话——

“莫要痴心妄想,我是不会跟你有任何关系的。”

陆沁沁感觉到自己的拳头变硬了,到底要怎么告诉他,自己现在对他没有一、丁、点、情、意、了、呢!!

这两个都是楚秋韫不待见的女子,他自然不会多加停留,敷衍地对陆沁沁说了些话,抬手就驱赶了马车,好似这里有什么妖魔鬼怪,让他一刻也不想多待。

陆沁沁:“”真的很久没有这么憋屈过了!

陆沁沁气鼓鼓的,无缘无故受了一番气,所以她对徐杏更是没有好态度,瞟了她一眼,提着礼盒就打算进娘家。

“等一下。”徐杏喊道。

陆沁沁顿步,不耐烦地问道:“又有什么事啊?”

徐杏踢了踢脚边的石子,闷闷道:“沁娘,我定亲了。”

陆沁沁眨了眨眼睛,很平静,“哦。”

徐杏很是诧异,猛地抬起头,质问道:“你怎么可以这么冷漠啊,一点也不关心我。你都不问问我定的哪家亲么,亏我还以为你是我的好姐妹呢。”

陆沁沁垂眸笑了笑,顺着她的话问了一嘴,但心里想着:不管定了谁,反正这桩亲事也不可能成的,毕竟人家可是要嫁给侯爷的女人啊。

徐杏略有几分炫耀,说道:“是县令之子,周辉光,这门亲事,还是他他亲自找的周夫人来向我提亲呢。”

“那祝你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她只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捧哏工具罢了。

徐杏扭扭捏捏,露出娇羞道:“沁娘,我知道最近你婆家发生的事情,本来不想打搅你的,但今天咱俩遇见了,我又是第一次出嫁,心里头有些紧张,所以你能不能陪陪我,和我说说心里话呀。”

陆沁沁脱口而出:“第一次?你这话说的难道还想有下一次?”

徐杏变了表情,忿忿地推了她一下,“你什么意思呀?”

陆沁沁撇嘴,指了指自己的脸,说道:“我刚刚丧夫不久,你不安慰我就算了,还来对我炫耀,亏你还说你是我的好姐妹,哎哟,我这心里头那可真是哇凉哇凉的。杏娘,什么话也别说了,我知道你这个人已经变了,你现在变得心气高了,看不上以前的小姐妹了,我都懂我都明白,所以我也不跟你多说废话了,我要去找我爹娘了,你可千万别来缠着我。”

白了个白,我才不跟你搅在一起呢,远离女主,珍爱生命。

她一番冷言嘲讽,堵住了徐杏的反驳,还让她彻底没有了好脸色。

陆沁沁头也不回的就走,气得徐杏跺了跺脚,说道:“你别后悔!”

陆沁沁轻哼一声,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今天见到了你,坏了自己的好心情。

两个人的吵闹声因为陆沁沁的离去停了下来,而不远处的大门也悄悄合上,收起了看热闹的眼睛。

陆沁沁和徐杏之间的事情,少不了有人起了看好戏的心思。

毕竟一个刚出嫁就跟守活寡似的,一个成了老姑娘还不出嫁。如今陆沁沁真成了个守寡的,眼光高的老姑娘徐杏反倒是要嫁人,这世间的事情真是说不清呐。

“娘,你没听错吗?徐杏真要嫁给周公子么?这人命也太好了吧。”

“嗐,谁说不是呢,那陆家女儿容颜可是一绝,谁知道命不好,守寡了,以后这徐杏可就不一样咯,成了官家夫人咯,说不定咱们还得讨好她呢。”

邻里的闲言碎语陆沁沁自然是不知道,她此时就站在大门口,稳住了忐忑的心情后,她深吸了一口气,鼓足精神推开了门。

小院子收拾的干净整洁,院墙一角种了一棵石榴树,还没有到秋季,所以上面只有叶子没有果实。是留住的旁边用篱笆围了一块儿地,一片兰花正绽放着,粉粉嫩嫩,清幽美丽。

陆沁沁张望着,问道:“爹?娘?”

“小妹,你来了啊。”

一个身穿蓝裙的曼妙妇人走了出来,见到陆沁沁后喜笑颜开,加快脚步走了过来,牵着陆沁沁的手,上下打量着她,眼里的关心和疼爱快要溢出,她一想到自己的小妹如此命苦,就忍不住想哭。

陆沁沁看见这个眉眼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女子时,心里莫名有股委屈涌出,好像找到了给自己撑腰的存在。

“姐姐,你怎么变瘦了许多。”

陆湘湘露出几分慈爱,摸了摸自己腹部,说道:“谁让我怀了个不安生的孩子呢,这几日我吃什么吐什么,人自然就消瘦了。”

陆沁沁瞪圆了眸子,惊喜道:“几个月了?这可是件大喜事。”

陆湘湘笑说道:“还没到三个月呢。”

陆沁沁被她牵着手,二人去了她的屋里,听着陆湘湘嘴上的唠叨。

“爹娘他们呢?”

“你姐夫刚从扬州回三阳镇,爹娘他们去铺子里置货了,那些米粮得尽快妥善安置,要不然受潮了可就坏大事了。”

陆沁沁莞尔,看着她温婉的模样,说道:“这次姐夫辛苦了,他和我一样还不知道姐姐的喜事吧?”

这陆家夫妇生了两个女儿,没有个男丁传宗接代,所以陆家的亲戚一心想要让陆明正过继个远方侄子当亲子,但陆明正根本就有理会那些迂腐的老人,直接传言说要招个入赘女婿,把手里的米铺传给两个女儿。他的话一经人知晓,纷纷说他是昏了头,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

但不管旁人怎么议论,陆明正还真就把米铺给了大女儿陆湘湘,至于她的夫婿,自然也是个上门入赘的人。

也许是陆湘湘觉得亏待了这个小妹,觉得当初她主动拒绝了陆明正,所以陆湘湘对她是百般疼爱,她出嫁之时,私下补贴了不少银子。

陆湘湘点了点头,“等会子他回来了,再告诉他也不迟。对了沁儿,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是不是你婆家又发生了什么事?”

陆沁沁也不隐瞒,喝了一口温茶,说道:“姐姐,我想现在离开楚家,与楚大郎和离。”

陆湘湘迟疑了一下,道:“离开楚家那是应该的,但爹爹估计不会同意让你现在离去。”

毕竟夫家刚没了人,小妹这么做,怕是会被人说闲话。爹又是那般正直性子,肯定不会同意的。

“那依姐姐对爹的了解,我何时才能离开?”

陆湘湘沉吟片刻,道:“半年左右吧。”

“”半年后我就死了!

陆沁沁决定放个大招,之前还对陆家人的态度不放心,现在一番交谈下,陆沁沁有了个决定。

“姐,实不相瞒,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觊觎楚二郎,还被他发现了,他警告我如果不离开楚家,就打算将此事告诉爹,所以姐姐你要帮我啊!”

陆湘湘差点儿打翻了手里的茶盏,“小妹你一向很机灵,怎么能被楚二郎发现呢?”

“哈?”

姐姐,你可真是我亲姐姐,但关键是你重点跑偏了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