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穿成旺夫文里炮灰寡嫂 > 第3章 第三章

第3章 第三章


今日是个出奇的好天气,一改往日的阴沉雨雾。

楚家的家境勉强算是富裕,这辆马车还是去年楚秋韫中了秀才之际,楚栋材咬咬牙买下了它,为的就是等到楚秋韫参加乡试时送他去往府城。不过家中多了辆马车,好处多多,让心疼银子的陈翠渐渐放下了不满。

陆沁沁闲来无事整理着脑海里的记忆,她这次回娘家,为的是对陆家人告知一声她有打算离开楚家的想法,如今和她唯一有牵连的楚大郎已不在人世,而且楚秋韫还是那副态度,怎么想也不可能继续留在楚家。所以在她养好身子后,就立刻动身回娘家。

只是她不确定原身的娘家会不会同意这件事情,她蹙着眉头,犯起了难。

就在这时,马车“哐当”一声,随即有了晃动。陆沁沁没有预料到这个意外,整个人猛地一下贴在了车壁上,光洁的额头撞出了一片红色的印记,疼的她倒吸了一口气。

陆沁沁揉着额头,在马车里暗骂着,等到马车恢复了平稳后,她愤愤然地掀开了车帘,一双漂亮的眸子含藏火气,没有了以往对楚秋韫的温柔,反而飒爽起来。

她瞧着坐在车辕上正在赶马的楚秋韫,冷冷一笑,扯了扯嘴角。

这人身形不动,就连束发的月白色发带都带着沉稳冷肃,他又不是个聋子,怎能听不见陆沁沁刚才的吃痛声,摆明是在捉弄她。

陆沁沁嘲弄地说道:“这回娘家的路,我没有走上个八回最起码也有十回了,之前都没发生不妥的事,怎么偏偏这次就让我受了苦呢?而且小叔年纪轻轻就耳聋,听不见我的叫声,这可不是件好事儿啊。赶明儿,我可得亲自请大夫来个小叔瞧瞧!千万别误了小叔的前途。”

楚秋韫听言,轻哂,清冷的眉眼掠过寒意,“嫂嫂言重了,刚刚只不过是碾了颗小石子罢了。”

陆沁沁没忍住翻了个白眼,都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了,真的只是一颗小石子?哄小孩子玩呢?

“我懂,我都懂,是小叔拿这匹马儿没有办法,所以才让它闹了情绪碾上了石子。只是嫂嫂我想不明白的是,小叔莫非也闹了情绪?怎么都不回头看我一眼呢。”

陆沁沁倚着车门,额头的隐隐作痛,让她无法原谅楚秋韫。

楚秋韫薄唇紧抿,眼眸里的戾气骤起,但很快变为平静。陆沁沁竟然敢把他和马儿相提并论,可真是长了本事。

“嫂嫂还是快些回马车里吧,别又落下了风寒。”

普普通通的一句话,但从楚秋韫的嘴里说出来,总有那么点咒人的意味。

陆沁沁看着他高大宽厚的背影,默默伸出右手,竖起了中指。

真是狗嘴里吐不出人话来。

“嫂嫂?”

陆沁沁立马缩回手,瘪了瘪嘴,这人莫非后脑勺也长了眼睛?

她刚嘀咕完,就见楚秋韫转了身,正色道:“回马车里去。”

陆沁沁黛眉一挑,回什么回?难道还要被你再撞上第二次不成?

楚秋韫看出了她的心里话,淡淡道:“不远处就是刘婆子,你确定要让她看见你?”

刘婆子?陆沁沁下意识地打了个激灵,二话不说拉上了车帘藏进了车厢里。

楚秋韫有些意外,依她的性子,巴不得让刘婆子说她跟自己的闲话,怎么这次自己还没威胁上她,就钻进了马车里了?

算了,想她的举止做甚?反正迟早都是陌路人。

陆沁沁拉上了车帘,但不代表她拉上了车窗帘子,所以她小心翼翼地掀开一角,偷偷往外看了看。

至于她为什么对这个刘婆子如此恐惧,主要是这人嘴巴实在让人厌恶,她最会在背后说三道四,在三阳镇上可是个“名人”。也不是没有看不惯她的人,但是刘婆子的小儿子是县衙里的一个捕快,有了这个靠山在,一般没有人敢去招惹刘婆子。

陆沁沁想到刘婆子那张嘴曾经害死过一个和离回娘家的妇人后,就锁起了眉心,要是让她看见了自己跟楚秋韫待在一起,就算清清白白的也被她那张嘴给泼上脏水,更何况他俩也不怎么清白。

之前原身送给楚秋韫一方手帕,不巧就被刘婆子给瞧见了,虽然不晓得楚秋韫是怎么处理这件事的,反正最后刘婆子并没有将此事给传出去。

所以在听见刘婆子的名字时,陆沁沁选择了躲开。

“哟,这不是楚秀才么。”

陆沁沁怎么也没想到刘婆子会直接拦下马车,不由得庆幸还好没让她看见自己。

刘婆子是个丰腴老妇,模样有几分清秀,戴着一支银簪,瞧着和气的很。

陆沁沁托腮,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楚秋韫瞥目,淡淡道:“刘婶子。”

这刘婆子不满意他对自己的冷淡,整个三阳镇谁见了她不是客客气气的,正打算动气反讽楚秋韫的时候,却发现他正静静望着自己,毫无温度。

瞬间就让刘婆子想起了那日楚秋韫对自己说的那件事,她神情一变,不敢对他放肆,便讪笑道:“楚秀才,节哀顺变啊。”

楚秋韫微微颔首,挥鞭驱马,没有接刘婆子的话。

刘婆子见他如此傲气,心里憋了恨,不由得在心里骂道:什么东西啊,人前人模狗样,实则私下里就是个和嫂嫂厮混的败类!走着瞧吧,迟早有一天能看到你的好戏,就不信你跟陆沁沁的事儿不会败露!

陆沁沁微启红唇,很是诧异,看起来刘婆子对楚秋韫很忌惮啊。

大概是刘婆子坏了楚秋韫的心情,这一路上他没有继续折腾陆沁沁,所以很快就到了陆家。

楚秋韫依旧坐在车辕上不动,不冷不热地说道:“到了,下车吧。”

陆沁沁早就在车里憋坏了,她拎着裙袂利落下了马车。

楚秋韫这时才留意到她额头的红肿,眼眸一动,偏过头去,道:“对不住。”

他以为马车碾过石子时只是会吓她一跳,没成想反倒让她落了伤。待会儿见到了陆家的人,怕是会让他们多心了。

陆沁沁回身斜睨着他,清亮亮的眸子望着他,道:“你说什么?”

楚秋韫皱眉,抬起手指了指她的额头。“好话不说二遍。”

陆沁沁不禁笑了起来,“还算你会说句人话。”

楚秋韫下意识地往后移了移,实在是陆沁沁的笑容过于灿烂,那姣好的面容艳丽,这般模样,让楚秋韫想起了陆沁沁之前的纠缠。

他心中有了些后悔,早知道就不该对她说一些软话的。

不过陆沁沁没有察觉到他的举动,她对楚秋韫的关注并不多。在知道自己到了陆家后,她对楚秋韫说道:“你回去吧,别耽误你温习,我待会让娘家人送我便是。”

楚秋韫听着她的关心,面色变得更冷,瞬间就没有了温和,道:“我的事情,不必嫂嫂多加操心。”

他这次特意加重了“嫂嫂”二字,让陆沁沁怔了怔。

陆沁沁算是明白了,楚秋韫这人就不能对他稍微有个好脸色!

陆沁沁呵呵冷笑,直接转身就往陆家走,自己还是少跟他说话吧,省得让他又误会了自己。

“等等,这个给你。”

楚秋韫指着身边的礼盒。

陆沁沁垂眸看了看上面写的字,默念了一下。

‘方锦记’

三阳镇上的一家百年老字号的糕点,回娘家提这个也算不错。

陆沁沁之前就在马车上见到了它,只是没想到的是楚秋韫竟然会给自己。

“二郎还真如娘说的那般,愈发懂事了。”

楚秋韫面不改色,道:“陆伯父伯母都是温善之人,理当如此,嫂嫂客气了。”

陆沁沁被噎地抿抿嘴,这话意思不就是在拐着弯骂自己么!

真的很怀疑,楚秋韫正常说话可能会死,要不然为何一直对自己阴阳怪气呢。

楚秋韫也不打算在此久留,正要挥鞭,就听见一个女子的声音。

“楚大哥!”

陆沁沁望去,只见一个娇俏可人的姑娘傻傻站在家门口,手里还提着竹篮,看样子像是要出门采买东西。

一个名字,陆沁沁脱口而出。

“杏娘?”

“咦,沁娘,你也在。”

陆沁沁眨了眨眸子,自己的存在感原来这么低?

她遥遥望着那个娇俏姑娘,关于她的事情也渐渐被陆沁沁想起。

说来也巧,她们两个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且是邻居,皆模样出挑,所以这胡同里的人难免会将她们做对比。

她叫徐杏,年方二八,还未出嫁,众人都说她眼光高,毕竟同年出生的陆沁沁已经出嫁。

她们二人这般有缘分,理应是手帕交才是,但也不知道为何,二人关系并不亲昵。

不过当陆沁沁成为楚家大儿媳后,徐杏反而对她亲近不少,这就让陆沁沁很是纳闷儿。

徐杏小跑着过来,轻薄的刘海被风吹起,露出那光洁饱满的额头,也就在这时,陆沁沁看见了她左眉上的那颗痣。

陆沁沁突然想起了之前在躲避丧尸时,无意间得到的一本小说,她好像记得书中的女主就是个左眉上有痣的人设,之所以记得,是因为男主当初娶妻时的一句话——

“杏娘,都说左眉有痣旺夫,你果真是我的珍宝啊!”

陆沁沁在想到这句话的时候,灵光一闪,就像是有一把钥匙打开了尘封多年的宝箱,让她记起了那本小说里的剧情。

她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不得了了,原来自己穿书了,还是书中女主的对照组。

救命啊!她真的不想当炮灰!她还想活到九十九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