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穿成炮灰原配的女儿 > 第75章 第 75 章

第75章 第 75 章


陈玲玲继续进去考第二场。

语文卷子已经被拿到办公室, 江城三中和民航子弟中学的老师不参与改卷,是平成路中学的两位语文老师过来帮忙改卷。

陈玲玲第一个交卷,之前又是第一,被最先拿出来, 前面两个大题, 改错上错了一个点,被扣了两分。

老师开始读她的作文, 上面又如同上次一样, 几乎没有涂改, 一气呵成, 难道这就是下笔如有神?真的不太科学。

读下来, 紧扣时代主题, 结合最近半年的时事,跟之前的那一篇简直如出一辙。

两位老师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扣分, 横竖也就扣三四分, 商量之后, 作文扣了三分, 最后给出了95分。

容远倒是基础没有错, 作文也是行云流水,两篇作文放在一起比较,看上去倒像是师承一脉, 除此之外, 没有其他可以解释,这么说来民航子弟中学有位大牛的语文老师?

改到其他三个学生的作文,就没有这种味道,跟江城三中的孩子一样,可圈可点。只是珠玉在前, 后面的人只能说写得不错了。

试卷改完,成绩出来,容远第一,陈玲玲第二,江城三中的严雪峰第三。只是这个第三是91分,前面错了一个点,作文给分给得算比较高了。

语文只是热身,数学这一场,卷子发下来,有人做了几题就开始傻眼,这太特么难了。

对陈玲玲来说却是小菜一碟,但凡她这种家境,不去选商科或者计算机,跑去读基础学科,那是真爱了。做完交卷出来,外头墙上已经公布名单,容远以一分的优势排在她前面,肥水没有流外人田就好。

陈玲玲等了一会儿,发现没人出来,她下楼去一个人在校园游荡,直到铃声响起,她回到教学楼下。

看着平成路中学的学生们,手里拿着饭盆争先恐后往食堂冲去,她如同潮水中的中流砥柱,等着自家的小伙伴下楼。

平成路学校的老师带着两个学校的学生下来,熊海健指着陈玲玲:“你是不是人,你是不是人,我才刚做三分之一,你就交卷了,你还让我让我们活了?”

陈玲玲哈哈笑:“天下无难事,只要肯放弃,你怎么知道我是做好了下来,不可以发现做不出来,直接交卷?”

熊海健愣在那里,回过神:“你真的没做完,提前交卷的?”

“你猜?”陈玲玲跟他说。

“不是?”熊海健被她说得猫爪狗挠,“不是吧?”

这些话被边上的严雪峰听到,他嗤笑出声:“今天的数学考卷要是有人能那么快做出来,交卷,我就算叫她‘爸爸’也不算冤了。”

陈玲玲转过头:“乖儿子,有这个自觉真的很不错呢!”

严雪峰脸色变了变:“脑子歪特了!”

进了食堂,原本陈玲玲羡慕人家的学校有底蕴,有韵味,这会儿所有的羡慕通通全部走开,自家学校的食堂秒杀他们的食堂。

自家学校食堂,油面筋塞肉,把一个油面筋撑满了,里面的肉就跟一个狮子头似的,他们家一样油面筋塞肉,里面的肉不如一颗弹珠。

“哦呦,这个也吃得太差了吧?这一点点肉,塞牙缝儿啊?”熊海健这孩子太实诚。

被人敲了一个爆栗:“考试考不好,还想着吃?”

熊海健仰头:“陈校长,你看看啊!这个叫油面筋塞肉吗?”

陈校长坐下:“戆度,平成路中学上级单位是区里,不像我们是有局里贴的,所以经费上肯定比我们紧张,给你们平时吃得那么好,还不出成绩,你们好意思吗?”

“不好意思。”熊海健说。

“语文考得不错,数学今天的卷子很难,你们考得怎么样?”

“问唯一一个早交卷的,她是您的希望,我们只能给您失望。”熊海健给校长指了一条明路。

校长看向陈玲玲:“感觉怎么样?”

“跟平时差不多吧!”陈玲玲笑着说。

平时差不多?熊海健眼睛像铜铃:“不会吧?”

陈玲玲点点头:“就是你想的那样?”

陈校长转头问容远:“容远你呢?”

“最后一小问有点问题,大概率是错,其他还好。”容远说道。

“都不是人,我就不一样了,正常人一大堆做不出来的。”李伟峰说。

“校长,我要是考得一塌糊涂,你还带我回去吗?”郭念君侧头问陈校长。

陈校长心里一个咯噔:“郭念君,我年纪大了经不得吓。”

“这个卷子我有个二十五六已经不错了。”

校长:“……”

吃过饭大家一起回音乐室,陈玲玲去卫生间,从卫生间里出来,刚要洗手,见江城三中的那朵可爱小花正在擦眼泪,陈玲玲问她:“是数学考得不顺利吗?”

她抬头一双眼睛红彤彤:“我语文最后一名。”

呃?好吧!陈玲玲说:“语文是可以提高的,刚才说要跟你讲小技巧,你现在有时间吗?”

“嗯!”小姑娘立马擦掉了眼里,露出小虎牙笑着。

“反正还有四十分钟,我们去楼下?”

“好!”

两人一起走到楼下,陈玲玲跟她说:“语文和政治不能分家,平时看报纸吗?”

“不看。”

“大的报纸订阅三份,把头版的那些文章都要能够复述出来……”

“我平时并不关心这个。”

“不关心也得关心,作文出题大致在这里,就是题目比较开放,你往这些上面套,分数大差也不差。当然要更好一些,你就要加油了,我背了……”

陈玲玲把那些书的名字告诉她:“平时多写,写到手熟,基本上遇见什么题目就能把那些一块块的文字组合在一起了。”

诸蕴佳重重点头:“我回去就试试,谢谢你,你真好!对了,玲玲,你打算考什么学校?”

“我啊!我考首航的飞机设计。我们不是民航子弟中学吗?我肯定是走民航这条路。你呢?”

“我妈让我考师范,说女孩子就要清闲一点,千万不能去考那些很忙的专业,以后照顾不到家里,会一辈子后悔的。可我不喜欢师范,我学得好的也是理科,我也想去学设计,机械设计也可以。可我妈说那种只有男孩子才会去学,学了设计,女孩子也就是在科室里管理管理图纸,给男的打下手。”

“都是你妈说,就是物理,被人说都是男孩子学的科目,还有居里夫人这样的大家呢!”陈玲玲看着她,“你要知道,你现在选的专业,可能以后就是陪伴你一生的。性别不是限定职业的标准,思想才是。要记住女人已经不裹脚几十年了,你还在思想上裹脚吗?”

“也是。”

“诸蕴佳,是不是没事儿干?”一个声音在背后传来。

陈玲玲和诸蕴佳回过头,严雪峰本来眉间的眉毛稀稀拉拉,这会儿就真连成一色了,他口气生硬:“有这个功夫,不会去背背政治书?别等下又考得不行,去厕所里哭。”

诸蕴佳被他说得脸色不好:“我……”

“我什么我?还不快去。”严雪峰命令式的口气。

“儿子,你怎么在爸爸面前充大爷?这是大不孝哦!”陈玲玲看不顺眼。

“我管她,关你什么事儿?”

“你是她什么人,要这么管头管脚?你就是叫我爸爸了,我也不至于这么管你啊!”陈玲玲笑着说。

“我告诉你,我们俩家关系特别好,她的读书我就是要督促,你别多管闲事。”

严雪峰沉着一张脸对着诸蕴佳说:“还不快走。”

诸蕴佳一步一回头地看着陈玲玲,最终还是被严雪峰给带走了。

容远看她一脸沉思,问:“你这是干什么呢?”

“你说,当蠢蠢的青梅遇到有毒的竹马,改怎么办?”陈玲玲看着严雪峰和诸蕴佳。

容远顺着她的视线,说了一句:“要是有毒的青梅遇到蠢蠢的竹马,那又怎么办?”

陈玲玲上上下下看了他一眼,盯着看的那种,容远被她看得脑门在大冬天冒汗,听她说:“明知道吃了躺板板,还吃?但凡有毒的,全都离得远远的。”

容远:“……”

容远跟在陈玲玲的身后上教学楼,大家已经堵在门口,听熊海健在那里咋咋呼呼:“我跟你们说的吧?陈玲玲压根就不是人!”

“熊壮壮,你说谁不是人呢?”陈玲玲走到前面,看贴出来的成绩和排名,她毋庸置疑第一,还是满分。

看见第二的名字,陈玲玲一把把诸蕴佳拉过来:“妹子很强啊!居然比我家阿远还高。”

妹子91排第二,容远88排第三,某人排第四75,陈玲玲搂着小青梅,看着青梅的有毒竹马:“哈哈哈,你这种掉分儿的速度,哈哈哈哈,75督促91学习,刚才你说这种难度直接叫‘爸爸’不冤,快叫一声来听听……”

气得严雪峰掉头就回教室。

她这个嘚瑟劲儿让考了三十出头和二十打头的李伟峰和郭念君想要伤心都伤心不出来了。还是跟着陈玲玲一起嘚瑟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