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穿成炮灰原配的女儿 > 第59章 第 59 章

第59章 第 59 章


陈玲玲做好三道题, 走到教室门口,大部分学生还在冥思苦想,有人咬着笔头神游太虚。

有人奋笔疾书, 容远站起来交了卷子,从桌肚里掏出了饭盆, 走出来问:“翁老师叫你去干嘛?”

“也是三道题。要是我做对了, 他就让我去参加恳谈会。”

翁老师出来做手势赶人:“交卷了,就走开点, 不要影响别人。”

容远拿着饭盆跟陈玲玲一起下楼,现在才上午第四节课刚刚开始, 离开饭还有半个多小时, 总不能在食堂等半个小时吧?

“走, 去操场。”

两人去了操场,陈玲玲双手撑上单杠, 容远跟了上来, 两人坐在单杠上。

“老翁说只要我把题做出来, 就让我去见吴自谦教授。”

“这么想见这位教授?老实说,你给我借的这本书,我只看了内容, 都没有看过谁编写的。”

“吴教授啊!美国c大的终身教授, 在新华国建立之初从辗转万里回来,是他和……”

陈玲玲说着数学学科的发展,容远有些诧异地问:“为什么你能知道那么多的东西?”

容远自认不笨,可是跟陈玲玲比, 又好像差了很多。

陈玲玲笑着说:“因为我是老妖怪,会吃小孩的老妖怪。”

陈玲玲伸出她的魔爪,张牙舞爪, 坐在单杠上,没稳住,往下摔,容远一把把她揪住,人没揪住,一起滚了下来,得亏下面是泥地,没摔疼。

陈玲玲把手伸给容远,容远一把将她拉起,他说:“你才不是老妖怪。”

“那我是什么?”

“小妖精。”

显然,容远并不知道小妖精是骂人的话,陈玲玲手掌一把拍在容远的背上:“居然说我是小妖精?小妖精唱首歌给你听?”

“你唱。”

陈玲玲想起上辈子的那首歌,轻轻唱:“太阳对我眨眼睛,鸟儿唱歌给我听,我是一个努力干活儿,还不粘人的小妖精……”

容远不知道她哪里学来的怪腔怪调还怪好听的歌,跟在她身边,等她唱完问她:“玲玲,你数学那么好,为什么以后打算考飞机设计,而不是数学?”

陈玲玲倒着走,上辈子她放弃了数学把自己变成了一个铜臭的商人,这辈子了解整个航空历史的她,想着前世八七年国内就跟国外合资组装飞机,到国产大飞机上天用了整整三十年。

国内被两大飞机制造商吊在那里,一直在要不要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干线商用飞机犹豫徘徊。

相比之下,高铁的发展就快速很多。当年她研究过,高铁发展当中,曾经出现过一个有力的推进者。

身为民航人的自己穿成了民航子弟,她不以为老天只是让她来把后妈弄进监狱的,一定是想要让她为这个行业做点什么,她想成为这个行业的推进者。

上辈子自己常常怀疑,放弃基础学科研究,是不是值得?这辈子大约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陈玲玲转过头看向容远:“应该天命所归吧!”

容远噗哈哈地大声笑:“你这是唯心主义。”

“我说真话,你又不信,你说怎么办呢?”

“信你个鬼啊!”容远笑着说,“吃饭去!”

两人走到食堂,食堂窗口还没开,反正他们就排第一个。

窗口打开,陈玲玲张嘴就来:“阿姨好啊!今天看上去气色老好的吗?”

“小丫头,一张嘴就是这么甜。”一勺子的香葱炒蛋堆得满满进了陈玲玲的盆里。

看看容远的盆儿里,红烧肉百叶结,里面就两块指甲盖大的红烧肉,百叶结也就寥寥无几。

容远佩服陈玲玲能把食堂阿姨都搞定。

容远和陈玲玲吃完饭,其他同学才陆陆续续过来吃饭,一个个在说今天的卷子真的很难。

陈玲玲没有做数学卷,问容远:“数学很难?”

“没有,很简单啊!”

下午迎来的是化学测验,依旧是两人率先交卷。

化学老师收了卷子说:“交了卷子不能回家,等下的自习课,你们秦老师来讲上午物理测验的情况。”

按照以前,谁会当自习课是课?下午两节课上完,大家就走了。听讲说今天考了三场,还要被占用自习,都恨不能摔了笔,不干了!

然而,化学考完。物理老师抱着考卷进来,秦老师念名字报分数,从第一名容远一百分,并列第一陈玲玲,到最后一名才九分。

“如果是按照成绩来判定能不能毕业,我想问问考九分的,怎么就能算是高中毕业?拿着高中文凭,你心里不愧疚?”秦老师敲着桌子,“自己看看,一样坐在教室里有人满分,有人考个位数。”

方圆圆没有及格,她拿着陈玲玲的卷子:“你这个一百分,怎么改过的啦?”

陈玲玲不以为意:“我对秦老师批卷子过于严苛有意见,争取来的。”

“物理我怎么都学不好。”方圆圆抱怨。

“没事的,我帮你呀!”陈玲玲拉着方圆圆说,没有在意边上的葛慧敏看向她。

秦老师:“同学们,这个卷子真的不难,但是我们才考这么点,实在没法看,我们一道题一道题来分析……”

学生们激情不高,秦老师拍桌子:“这次测验,学校是为了选拔去参加科学家与青少年恳谈会的,也是对你们的基本情况的一次摸底,结果很不理想。”

葛慧敏看着自己三十八分的试卷,把试卷反了过去。

直到四点秦老师才宣布放学,比往常晚了整整一个小时。

陈玲玲整理书包,同学在讨论:“这次就是靠分数才能去见科学家啊?现在物理陈玲玲和容远并排第一,接下去就看数学和化学了?”

“陈玲玲数学好像没参加呢!”

“陈玲玲,你数学测验的时候去干吗了?”

“老翁给我单独布置题目了,让我做另外的题目,我得去问问。”同学提醒了陈玲玲。

陈玲玲拎着书包去老师办公室,敲了门:“翁老师,怎么样,全对吧?”

“没错,全对!”翁老师笑看着陈玲玲,“等着恳谈会吧!”

“谢谢翁老师!”

陈玲玲恨不能跳起来,可以见到吴教授了呢!这种感觉,大概就跟追星一样,能够近距离见到自己的偶像,实在太让人兴奋了。

陈玲玲欢乐地走出办公室,容远在走廊上等着她,两人一起回家,路上她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哈哈哈,我能见到活的吴教授了呢!”

兴奋地跳起来的陈玲玲,回家邀请容远一起去浴室洗澡。

“没试过这种公共浴室吧?第一次一定能把你吓一跳……”

容远皱眉:“公共澡堂子不都这样,我小时候跟我爹一起去县里的澡堂洗澡……”

陈玲玲:“……”好吧,只怪她没见识。

交了浴券,陈玲玲上楼,容远去楼下。

天气冷了,浴室里洗澡的人少了些,每个人都能分到一个龙头,可这也不妨碍阿姨们聊天的热情。

“听说徐永根的儿媳妇,那个空乘小姑娘肖雨婷是吧?跟徐永根的儿子分掉了。”

“不是?两个人就是酒席没有办啊?证书应该领好了吧?”

“岂止啊!连孩子都有了呢?听说肖雨婷打胎打掉了。”

“乃么作孽了,徐永根的儿子,爸妈全是劳改犯,以后再找对象就难了哦!”

“就是哦!房子都被局里收回了。还能找什么样的?”

“找什么样的?找保洁处那个小十三点呀!”

“保洁处的小十三点又闹什么笑话了?”

陈玲玲当时就想,保洁处的十三点难道是费雅茹?

“这个费雅茹哦!脑子真的是有问题的。跟保洁处的领导吵架,说人家欺负她,让她一个人打扫呕吐物,扫厕所。不想干么!就走呀!你说是不是?以前别人替她干那些活的时候怎么不说的啦?也不看看现在的形势,还当是她妈跟徐永根一起睡的时候啊?”

陈玲玲涂抹着洗头膏,却见细腰丰胸的身影走过来,把手里的毛巾往嘴碎的阿姨身上扔:“你说什么?我错在哪里了?”

“哦呦,原来小十三点在这里啊?”阿姨原本背后骂人家,现在索性当面也骂了,“现在知道自己做得累了,当初怎么不想想别人会做得累?到处去说,有人理你吗?就像当初徐永根在的时候,别人到处去说,有人理睬吗?你还不是不肯做。你现在这个样子,全是报应!”

阿姨这话出来,就引发了一场浴室大战,费雅茹大概是积蓄了太多的怨气,扑到阿姨身上,成就了一场扯头发,掐胳膊的肉搏战。

陈玲玲冲掉身上的泡沫,看得叹为观止,可惜费雅茹从小娇生惯养,哪里是中年妇女阿姨的对手?被人按在地上打。

阿姨嘴里骂骂咧咧:“小十三点,眼睛瞎掉的啊?来惹我?”

陈玲玲绞了毛巾走了出去,刚刚擦干身体,看见费雅茹哭哭啼啼从里面出来,绞了毛巾都擦不干眼泪。

陈玲玲穿上衣服:“费雅茹,其实你还是听你爸爸的话,回去跟你爷爷奶奶会比较好,你这样……”

费雅茹红肿着一双眼看着陈玲玲,打断了她的话:“现在你满意了吗?看见我这样,是不是心里特别高兴?”

“高兴个屁,你算个什么东西,值得我高兴?好话听不进去,难怪被人骂十三点?你试试看,十三点被人叫久了,名字都忘记了,十三点就成了名字,以后还怎么找对象?”陈玲玲收起衣服,端着盆子转头,“这是我最后一次看在费叔的份儿上给你忠告。”

“不要你猫哭耗子!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变成这样!我跟那个人没关系。”费雅茹边哭边穿衣服。

阿姨拉着陈玲玲:“玲玲啊!拎不清的人,你跟她多说什么?”

陈玲玲也认为自己实在是多管闲事了,她拿着盆出浴室,见容远站在那里等她,她叹息一声,走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歌词来自《大王叫我来巡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