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穿成炮灰原配的女儿 > 第14章 第 14 章

第14章 第 14 章


大队长滕雪娟看往外头,一个高挑,五官漂亮,带着点英气的小姑娘在门口,滕雪娟看向正在跟空姐们说话的刘丹:“丹丹,有人找。”

刘丹立马出去把陈玲玲领进来,带到滕队长面前:“滕姐,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庄姐的女儿陈玲玲。”

滕雪娟是跟老公从京城局调过来的,她没见过庄燕,自然也不认识陈玲玲,不过她听过庄燕的事迹。如果庄燕在,这个空乘大队的大队长职位就是庄燕的。

滕雪娟是个豪爽的女子,物以类聚,喜欢刘丹,她对刘丹说:“原来是咱们空乘队的亲闺女啊!这是要毕业了吗?进来了,就轮到你带,她妈妈是你师傅,你做她师傅。”

“滕阿姨好,我找刘阿姨,有点事儿。我才高一,还没毕业呢1陈玲玲跟滕雪娟说。

“那也这么说定了,早晚你得进咱们空乘大队。”滕雪娟从来没想过还有人会不想做空姐的,所以一口咬定陈玲玲肯定进他们空乘大队。

陈玲玲眉眼弯弯地笑,刘丹拉着陈玲玲对滕雪娟说:“那行,滕姐,我带玲玲去找徐书记。”

“去吧1滕雪娟刚刚落下音,似乎想起什么来,“你叫陈玲玲?”

陈玲玲疑惑地看着滕雪娟,点头。

滕雪娟问她:“你会唱英文的《哆来咪》?”

“您怎么知道?”

滕雪娟看向一个空姐说:“快去把小龚找过来。”

陈玲玲被滕雪娟拦住了:“十分钟,就耽搁十分钟。”

“滕姐,你不是想让咱们玲玲去参加汇演吧?”刘丹简直快发笑了,这怎么可能,才几天功夫,小姑娘能练出来?

张老师的爱人宣传队的龚老师进来,拉住陈玲玲说:“你唱两句给我听听。”

昨天加上今天,陈玲玲知道她们是想找人替代了,想想费雅茹就想在领导面前表现,陈玲玲就不想让她如愿。

陈玲玲说:“我清唱两句,不过您得先让我去把我紧急的事情给办完了。”

“行,你唱两句。”

陈玲玲开腔唱:“let’sstartattheverybeginningaverygoodplacetostart……”

她的发音就是美音,跟电影里女主唱的一样丝滑,让龚老师拍大腿说:“太好了,就是要这个味道。”

刘丹拖着陈玲玲:“行了,龚老师,你让我先帮着把玲玲的事情处理了。”

“行啊!行啊!处理完了一定要带小姑娘来找我,我们等着。”龚老师苍蝇搓手,有了陈玲玲问题就解决了。

龚老师一想,这事儿还是得滕雪娟同意,忙问:“滕姐,你不会让玲玲来做主唱吧?玲玲是高中生,又不是咱们空乘大队的。”

“玲玲迟早是咱们大队的,她可是咱们空乘大队的亲闺女。”滕雪娟铿锵有力地决定了,“今天晚上就让玲玲一起来彩排。”

得亏陈玲玲也想膈应她后妈继姐,否则这位滕队长不是自说自话吗?

“滕阿姨,我先把我的私事儿处理了?等下我就过来。”

“去吧1滕雪娟越看小丫头越喜欢。

走到三楼顶头的一间办公室,陈玲玲从敞开的门口看见盛兴荣已经在了。

看到里面的一个男人,清瘦带着点严肃,或许是刘丹给陈玲玲的话,让她先入为主了,也或许真的是这个人相由心生,陈玲玲看这人的脸,认为这是个道貌岸然的东西。

陈玲玲走到门口,在敞开的门上敲了敲,徐书记抬头,陈玲玲在几个称呼里转了一圈,叫一声:“徐伯伯好1

“玲玲,进来1

刘丹跟在陈玲玲的身后一起进了徐书记的办公室。

“坐1

陈玲玲坐下,盛兴荣说:“玲玲,我已经跟徐书记反应过你的问题了。你自己跟徐书记再说说,在陈家是如何受到压迫的?”

徐书记看向盛兴荣:“老盛不要上纲上线,玲玲和小陈是父女,哪里来的压迫不压迫?就是父女之间有些误会而已。我让人把小陈叫来,咱们一起做和事佬,给这对父女解开心结。而不是添乱。”

徐书记的话,印证了他和陈建强之间关系非常铁,这是要小事化了的意思。

盛兴荣一下子着急起来解释:“徐书记,什么叫不要上纲上线?他让陈玲玲住在阳台,他不给玲玲吃饭……”

徐书记敲了敲桌子:“老盛,清官难断家务事,等小陈过来了,我们一起开解开解他们两人,你是他们的邻居,远亲不如近邻,你可不要拖后腿啊1

陈玲玲拉了拉盛兴荣的袖子:“盛伯伯,咱们等我爸爸来了再说吧1

不一会儿,走廊传来急切的脚步声,陈建强出现在门口。

今天早上陈玲玲逃跑,陈建强就知道会出幺蛾子,她能耐了居然来找徐书记告状?

这不是自投罗网?陈建强恨不能哼笑出声,盛兴荣就是个二愣子,就知道干活,不知道活动活动关系。这个小丫头看起来也到底还小,也就知道告个状。他娶了谢美玉之后,谢美玉一直跟他说不能躺在庄燕的功劳簿上,借着庄燕的功劳做踏板,要想上还是要靠自己。有了谢美玉这个贤内助,他不过调入机务七年已经比盛兴荣这个老机务都工资高了。

陈建强摆出一副严父地样儿,带着点训斥的味道:“玲玲,你怎么来徐伯伯这里了?有什么事情,我们父女之间不能好好商量商量吗?”

徐书记给陈建强和盛兴荣各发了一支烟,跟陈建强说:“小陈,你先别训孩子。我先批评批评你,你家里没有做到位,让老盛出来仗义执言,实在不应该。”

“您说得是。我和我爱人这两天一直在检讨,谁知道昨晚,雅茹跟妹妹开了个玩笑,玲玲就当真了。”

陈建再次强看向陈玲玲,皱眉说,“我一直教育你,家里要和睦,要懂得谦让,你怎么就一点都不听了?被人一挑拨,就把事情闹大。还闹到爸爸单位里来,这好看吗?”

听见这话,刘丹本就是暴脾气,说:“陈建强,你说什么?什么叫挑拨离间?你拿出证据来。谦让?你让玲玲谦让到什么程度?阳台上也不住了,要她睡马路?饭都没得吃,让她喝西北风?”

徐书记皱眉看向刘丹:“小刘。要给同志改正错误的机会,就算是小陈有错,咱们也不能一棍子把人打死吗?”

有些事就是嘴皮子翻过来倒过去的事儿,这位徐书记看起来就是这方面的高手,他还是在领导岗位上,他要和稀泥,下面的人又有什么办法?

可惜,陈玲玲就是那根稀泥里掺和着的棒槌,硬实得很。

陈玲玲一脸谦虚谨慎,胆小怕事样儿:“徐伯伯说的是,古语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能改正就是好同志。我绝对同意。”

盛兴荣:???

怎么都没想到陈玲玲会是这么一个人,她怎么能这个时候打起退堂鼓了?这不是害了他吗?人家接下去把挑拨离间的帽子往他头上一扣,他怎么办?

盛兴荣觉得被坑了,而刘丹是今天刚刚欣慰陈玲玲总算是支棱起来了,没想到一见陈建强,她又垮了。简直是烂泥扶不上墙。

徐书记看着陈玲玲,这不就是一个小屁孩儿吗?能顶什么用?

小屁孩儿此刻掏着书包,拿出一个信封,放在桌上,徐书记从信封里抽出一张张破碎的照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