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穿成炮灰原配的女儿 > 第2章 第 2 章

第2章 第 2 章


原主高高瘦瘦,五官精致立体,线条带着点硬朗,很有辨识度的一张脸。却因着常年被打压,走路一直低着头,整个人显得畏畏缩缩,气质一差,白费了这么一张好脸。

如今芯子里换了陈玲玲之后,一扫之前萎靡之态,挺直腰背,那么一点子硬朗,更是让她显得英气勃勃。

跟费雅茹站在一处,陈玲玲眉眼舒朗大气,费雅茹娇柔清纯,两相一对比,一个颇有大家气度,一个却是小家碧玉,一直被说成貌美地费雅茹反而是落了下乘。

陈玲玲轻笑看向费雅茹:“费雅茹,你怎么跟你妈一样嘴碎啊?黑得说成白的?我什么时候要你妈洗过内裤了,别说是内裤就是外套,我妈死了以后,我都是自己洗的。哪一次你床上血流成河,不是我给你洗的?”

费雅茹也不过是十六岁的小姑娘,这种东西被陈玲玲大庭广众说出来,简直让她无地自容。

陈玲玲却不依不饶,走到费雅茹的面前:“说呀?怎么舌头打结了?”

“我妈怎么没有给你洗?”在陈玲玲强盛的气势下,费雅茹这话问得太没有底气,心太虚。

“要不要去找体育老师,问一下,你妈给我洗裤子那天,你有没有请生理假?反正那天我是没请,我还跑了八百米。”陈玲玲冷笑了一声,“给你一个亲生女儿洗脏裤子,还要说成是我的沾上的,来表现你妈对我的母爱?你妈就是演戏,也要略微有点谱儿吧?”

“不是,那是因为……”

费雅茹刚刚开口,就被陈玲玲截住,她学着记忆里谢美玉装模作样,莲言莲语的话:“还不是咱们雅茹年纪小,连晚上垫一块毛巾都不肯垫,弄成这个样子。小孩子吗?难道还能怪罪她?费雅茹,你说是不是啊?”

这话让费雅茹更加狼狈不堪,其他同学满堂哄笑,费雅茹此时此刻恨不能去死,气血全部往脸上涌,也不顾外头大雨瓢泼,哭着往外冲去。

费雅茹消失在瓢泼大雨中,她的同学全部转过头,陈玲玲耸耸肩走到黑板前,看着上面的画:“做人要诚实。”

说完她继续画图,雨还没有停,楼道口挤着男生和女生,刚才陈玲玲和费雅茹的话,实在让人尴尬,不过对于陈玲玲来说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被尴尬话题沉寂了一小会儿,少男少女八卦的心是无法遏制的,高二的男女生在那里窃窃私语:“费雅茹的妈妈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这么说来,费雅茹的妈妈对陈玲玲不是很好喽?”

“这叫不是很好?这是很不好啊1

“不会吧?陈玲玲是烈士的女儿,也是烈士的外孙女,她怎么敢?”

“不知道,但是看费雅茹说不出话,跑了,看起来这事儿假不了。”

“陈玲玲可真凶,她也是什么都说得出口。”

“就是要说出来,要不然咱们还以为费雅茹的妈妈很好呢?”

“跟你们说件事儿,费雅茹说她工作差不多定了,她要去民航做空姐。这怎么可能的啦?费雅茹的妈是百货系统的,跟民航一点关系都没有,怎么可能进民航?就是进来扫地,那也不容易,更何况是空姐?”

“就是呀!就算她后爸是机务主任,是个领导,这么多的职工子女在排队,也轮不上她这种继女吧?”

“……”

一群女生叽叽喳喳,给陈玲玲提供了很多信息。

雨势渐渐小了,一个个学生冲入雨里,他们中大多数人的家都在隔壁的小区,走回去就五六分钟,大不了回去擦一擦,换件衣服就好。

李伟峰先写完,跟陈玲玲和方圆圆打了声招呼:“我先走了啊1

“行啊!明天见1陈玲玲也画完,等方圆圆写完最后几个字。

陈玲玲拿着粉笔进了教室,放在讲台上,接过方圆圆递过来的书包,顺手把教室门给关上。

刚下过雨,即便是学校里的水泥路也是坑坑洼洼,方圆圆穿着牛皮凉鞋,一路跳过水坑,陈玲玲脚上白色的塑料凉鞋,随便哪里踩。

“你这条裤子也太短了,就不能添两条吗?”方圆圆看着陈玲玲露出脚踝的裤腿。

“凑合吧1

“凑合个屁啊!那个费雅茹天天打扮得跟小妖精似的,连我们班的男生都知道。你呢?穿成这样?到底谁才是陈家的姑娘?”方圆圆为陈玲玲抱不平。

谁叫原主有个舔狗的爸爸呢?在舔狗眼里,掌上明珠是自己喜欢的女人生的那个,而不是女人给自己生的那个。

原主在他眼里跟一颗玻璃弹珠似的,要的时候拿出来弹一下,不要的时候,就滚得远远地。

这对母女刚刚进入这个家时候,原主妈妈的徒弟,空姐刘丹阿姨带了外国的糖果给她。原主傻呵呵地分了几颗给费雅茹。

原以为爸爸回来会夸她懂事,没想到晚上陈建强回来,费雅茹拿着糖纸抱住陈建强的腿:“爸爸,玲玲给我吃的糖,可好吃了。”

陈建强笑着揉着费雅茹的笑脸,问原主:“玲玲,还有糖吗?跟你姐姐一人一半。”

“我已经给她了呀!这是阿姨给我买的。”此时的原主还没有褪去从小受宠爱的小姑娘的娇气。

陈建强脸一沉,走进她的房间,打开了她的抽屉,把一整盒巧克力拍在桌上:“小小年纪,就知道吃独食?给姐姐就两块?你怎么这么小气?”

陈建强把巧克力一分为二,主持了公道。

原主傻眼了,她的东西怎么就一份为二了呢?她气得以后再也不拿叔叔阿姨给的糖果了。

没有糖果之后,谢美玉提醒陈建强,陈建强在饭桌上说:“玲玲啊!小姑娘小家子要被人看不起的,有好东西要跟姐姐分知道吗?”

“没有人给我呀?”原主仰头问陈建强,“为什么姐姐有好吃的没分给我呢?”

“牙尖嘴利!我是在教你,不要小家子气。你姐姐从小吃了那么多苦,她身体弱,多吃点,你也要计较吗?”

在这样的斥责下,一个七岁的小女孩,惶惶不安,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开始自我怀疑。

糖果还是一人一半,到了买衣服,谢美玉:“都说大儿穿新,二儿穿旧,我想来想去做后妈,总不能让玲玲穿旧的吧?”

说是这么说,谢美玉还是给费雅茹和原主各自买了一条裙子,买好了却是一脸肉疼。

陈建强看不得谢美玉不高兴立刻说:“你既然把玲玲当亲生的疼,为什么不能大儿穿新,二儿穿旧?就照着规矩来。”

原主跟费雅茹的身形又不一样,费雅茹随了她妈妈,身材极好,胸大臀圆。原主是那种高瘦型的,所以她的裤子永远是臀部宽宽松松,裤腿短了一截,露出脚踝。

因着鞋码两人脚寸不一样,谢美玉只能给原主也买新的,给费雅茹买牛皮的,给原主买塑料的。

过了一遍这些能把人给气死的情节,陈玲玲长叹一声,伸手拍了拍方圆圆的肩:“行了,那有什么办法?英雄难过美人关,狗熊更加难过美人关。”

听见陈玲玲说她爸是狗熊,方圆圆笑出声:“他不是熊,就是狗。”

在记忆里,原主只有跟方圆圆这个最要好的朋友抱怨过自己亲爹后妈的不公。

一阵飞机轰鸣声,硕大的飞机仿若就在头顶。

“玲玲,明年毕业,你就能飞了。”方圆圆口气里难免有艳羡之情。

方圆圆爸妈都是地勤,方圆圆高中毕业大概率也是做地勤,如果想要上飞机,她得经过一系列的考核,机会不太大。

而陈玲玲不用,她进去就直接进入空乘大队。

这个年代想要坐飞机,必须是县团级以上,还要有单位的介绍信。所以空乘这个岗位是服务领导的。好多空姐都因此嫁得特别好,这是一个千里挑一的好岗位。

陈玲玲笑了笑:“可能吧1

“什么叫可能?你进乘务队是铁板上钉钉的。”

这个就要再议了,毕竟还有个费雅茹呢!在那对母女心目中,只要陈玲玲有的,最后都会变成她们的。

她对空乘没什么兴趣。陈玲玲上辈子的爸爸,从旅游开始做起,后来买了飞机,成了国内最早成立的几家航空公司之一,再经营酒店品牌,后来旅行网站,成为旅行行业的领头羊。

家里这么多的业务,她最喜欢的还是航空,她有商飞驾照,每年保持了一定飞行里程。

因为家里是干这个行业的,所以她对这个行业历史非常了解,知道现在已经处于动荡的尾声,接下去民航将会遇到大发展,在八十年代,会成立大的航空集团,空姐发展前景有限,这不是她想要的方向。

现在是七七年六月,九月就会有消息出来恢复高考,十二月会是第一届高考,明年七月是第二届,她的目标放在明年的高考上。

大学毕业,再回民航,结合自己前世的经历,才是一条比较好的路。

“我不太想做空乘。”陈玲玲跟方圆圆说。

“什么意思?难道你要把这个名额让给费雅茹?”方圆圆瞪大了眼睛,“我说呢?难道你爸爸本事通天?居然能把一个亲生父母都不是咱们系统的人,弄进民航?原来是要让你把名额让给她。你别傻啊!那是你妈妈留给你的啊!你知道这个名额有多难吗?不要让!千万不要让1

如果按照小说里,费雅茹成了空姐,她在飞机上服务了归国老华侨,被老华侨看中,选做了孙媳妇,嫁入豪门成了豪门太太。

原主因为形象不够好,没能成为空姐,靠着上一辈的关系,做了地勤,嫁给了一个工人,靠着姐姐的照顾,小日子过得也很不错。

当时看文的时候没感觉,现在融汇贯通却是思路渐渐清晰,费雅茹在这个环境下是没办法成为空姐的,除非有人把名额给了她。那么这个名额是谁的呢?为什么原主会成一个地勤?

方圆圆继续劝她说:“我们家这种双职工家庭,也是因为我哥主动要求去偏远地方当知青,领导才答应我爸妈,让我毕业进民航。实在太难了,你千万不能让啊1

陈玲玲勾住方圆圆的肩:“放心吧!就是把名额给你,也不能给她!我不会让的。”

“我不要你的名额,我只要你答应我,一定不能让1

这个傻姑娘,还以为她是软绵绵,任人宰割的原主呢!她陈玲玲的东西,除非自己愿意给,几时被人抢走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