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剑决 > 谁狼谁虎

谁狼谁虎


城主府内,原本斐鹰正打算前往刑场,静等来救陆元的慕行几人,谁知斐云此时登门而来。

  待下人倒过茶水离去。斐云开门见山道:“尧天人呢?”

  “斐家主这话是何意?”

  “不必装模作样,来之前我去过武馆,你多日都未曾露过面了,怎么城主府这边腾不开手脚?”

  斐鹰听出对方言语中的揶揄之意,端起茶杯敬道:“既然爹都已知晓,打算如何做?”

  斐云见此便也将杯中茶水饮尽:“让尧天回来,一切复旧如初,你继续做你的武馆馆主。”

  “我要是不答应呢?”

  “为父念惜父子之情,但不要忘了你能成为五品是谁的功劳,我能让你到五品,也能打回去。”话音刚落斐云手中的茶杯化为齑粉。

  “都说斐家历代家主的境界都是靠外力提升的,那不过是你们这帮老家伙故意透露的消息,可笑族中的子弟也都信以为真。我早知道你没那么好心,是打算让我成为二叔一样的傀儡?”

  斐云闻言脸色阴沉下来:“你是怎么知晓的。”

  “我私底下翻阅过宗谱,斐家每代的嫡系都会有两到三人,可奇怪的是,除了那一代的家主,他的兄弟子侄要么早逝,要么一出生就夭折。当然也有例外,比如族中的几个老不死,还有我二叔,但他们无一例外的都没有子嗣。”说至这斐鹰看了一眼斐云。

  此刻斐云已平静下来,瞧不出喜怒:“继续说。”

  “后来我翻查族中典籍,终于在一本不起眼的《药石杂记》中找到了蛛丝马迹,里面藏着一页第十代家主斐秋然的手札....”

  西宝瑞庆九年,七月初六。这是我出任斐家第十九代家主的日子。

  典礼过后,族中长辈召见,他们告诉了我一个真相。

历代家主都会由上一任家主亲自筛选,而在上一任家主确认心目中人选后,其余子嗣则会被杀死,以确保日后不会出现旁系夺权的事发生。而这竟然是在二十条家规之外,只有家主才能知晓的祖训。

  

  原来我的两位兄长和胞弟,并非意外身死,而是眼前这两位看似和蔼的长辈亲手杀害,其中就包括我的父亲。就因为我是兄弟四人中最出类拔萃的那一个,所以另外三人必须要死。

  当时我的两个孩子已经出生,我的父亲告诫我,日后我必须亲手杀死其中的一个,即便我不动手,他也会出手。我终于明白为何我没有叔伯,又为何族中尽皆男丁。这是何等的荒唐,我无法想象父亲和族中的长辈竟能接受这种有违常伦之事。

  当我得知真相后,当晚便试图带着妻儿逃离斐家这个魔窟,虽然我是历代家主中最年轻的一位,但在武学造诣上,我已将家族的功法修炼到了瓶颈,却依旧不低父亲,被其打成了重伤。

  从那时我才知道,原来父亲教我的功法是有缺陷的,只有在确保家主会遵从祖训后,上一代家主才会传授完整的功法,以此来掣肘当代家主。且武艺到达五品后,洗髓伐经,体魄异于常人,寿命也极长,往上可推三代。即便境界相当,又如何一人对付三个同境界的人。

而作为惩戒,父亲亲手杀死了我的妻子,并威胁我,如果我不从,那么他会杀掉我的孩子,如果有必要,他会杀掉我,生下新的子嗣培养。

  那一刻我绝望了,为了孩子我只能留在族中,日子一天天过去,两个孩子日渐长大,大儿子头角峥嵘,深的父亲喜爱,我却惶惶不能终日。我不甘心次子就此殒命,苦思解救之法,终于被我想到一个法子。

  从那之后我苦心钻研外丹术,皇天不负有心人,在长子冠礼之前,练出了一种七脉丹。这种丹药能强行打通奇经八脉,让人打破六品的瓶颈,踏入五品境界。

  只不过服用七脉丹后,每月都需服用另一种丹药,以此治疗强行打通脉络而遗留下的损伤。如果不按时服用,则会经脉爆裂而亡。

  我将炼制之法献给了父亲,说清了其中利弊,父亲听后大喜,我便顺势说出了想法,虽然斐家不会出现旁系夺取的事发生,但斐家也因此人丁单薄,如果让旁系服用此药,既能弥补斐家之缺,又能保嫡系延续,毕竟服了七脉丹,就等于捏住了对方命脉。

  父亲和长辈商量过后应允了此事,虽然立下诸多限制,但次子得以保住性命。但后来他还是死了,不是死于父亲和长辈之手,而是自刎而亡。他不愿一生都踏不出斐家半步,不愿做这斐家的傀儡。

  我这才醒悟,我炼出的七脉丹不是救人,而是在害人!可一切都晚了。这是一个令人作呕的家族,希望后世子孙有朝一日看到此信,能毁掉七脉丹,毁掉斐家。

   斐秋然绝笔。

  “没想到你竟然能找到这封信,这种东西早应该被祖辈销毁才是。”

  “因为宗谱上斐秋然是唯一一个早逝的家主,所以关于那一代的典籍我翻阅时都很留心,才找到这本不起眼的《药石杂记》。”

  “你没有服用七脉丹,那你这身境界哪来的?”

  “这个就不劳爹费心了。”

  斐云阴骛的盯着斐鹰问道:“那你到底有何目的,莫不是相信了信中所说,要毁掉斐家不成?”

  “是又如何!”

  斐云听罢凶相毕现,人未起身,右掌便拍了过去。

  斐鹰早有防范,左臂挡下一掌,顺势握住对方手腕,往前一拉,口中还说道:“出手偷袭,有失斐家主的风范啊!”

  斐云只觉箍住自己手腕的那只手,力大势沉,一时竟挣脱不开,便左掌拍碎案桌,借斐鹰一拉之力,以左膝踢向他面门。

  斐鹰也不敢托大,松开左掌,往后一翻躲过这记膝踢。接着两人全力对轰一掌,随后各自卸力往后退去,斐云退了四步,而斐鹰只退了三步,孰强孰弱顿分高下。

  “想出这招驱虎吞狼之计的人,恐怕没想过,到底谁是狼,谁是虎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