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剑决 > 琴棋书画

琴棋书画


此刻牢外月牙高挂,距离东尧天给出的时限,只剩下一个时辰。樊小禾似乎不太适应牢房中散发的气味,一旁正来回踱步的慕行,让其越发烦闷,而陆元正静静盘坐在一角,三人都在苦思脱困的法子。

  “不如把长萧交给出去。”

  慕行听到这番话停下脚步,陆元则叹了口气回应:“小侯爷,先前不是已经说过,即便交出长萧,恐怕我们也难逃一死。”

  “可如今还有别的办法?”

  “若东尧天只拿我们两人要挟小侯爷,以此换取长萧,那说明对方有所顾忌,可将小侯爷你也关押进地牢,等于是下了一步死棋。”

  “东嵎城守兵不过三千,即便调用官府的人马,强征附近乡镇、村落的民兵,总数也不会超过两万之数,更何况和我爹对抗,与谋逆造反无二。”哪怕东家先祖再功勋卓绝,也已经死了,樊小禾觉得东尧天不敢鱼死网破。

  陆元猜中了樊小禾的心思,随后他向慕行问道:“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东尧天时,他怎么说的?”

  慕行思索片刻,说道:“他先是问了我们清风斋事,再是问我们还要在东嵎城逗留几天。”

  “不错,我想最初东尧天应该没打算鱼死网破,或者说原本他没想得罪小侯爷,只不过因为某些原由,逼得他不得不如此做,不然也不会见到我们时下逐客令。”

  “或许是怕你们两人突然离开?”

  “先不谈监视我们的暗哨,城门守卫也都是东尧天的人,我们想要离开就逃不过他的耳目,何况在见我们之前信件就已经被他截获,那他又何必多此一举。”

  “我记得当时东尧天好像在写什么。”慕行那时也看见了纸上的字。

  陆元点点头:“我倒觉得像是一种图案。”

  樊小禾没好气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两人还有闲情逸致谈什么字画?”

  就在三人一筹莫展之际,一阵风吹进牢房中,刺骨的寒意让慕行忍不住颤了一下,这感觉十分熟悉,他想起那夜在田志院中,也是莫名吹来一股寒风。果不其然,牢房正中突然出现一个人影。

  “见过三位公子。”来人声如莺啼,是个女子。

  三人定睛瞧去,这女子身着一袭梅花纹纱衣,长裙绣有凤凰双栖图,臂上披着淡色霞披,面容白皙如玉,银簪挽发,眉如墨画,目若秋波,倾国倾城。

  樊小禾率先回过神来:“你是何人?”

  女子嫣然一笑:“小女子秦婍。”

  想到林大宝夫人的姓氏,陆元出声问道:“秦婳是你什么人?”

  未等陆元继续追问,牢外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秦婍急促说道:“此刻不宜言谈,我先带三位公子离开,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做解释。”说罢秦婍左手抓住慕行肩头,随后两人便消失无踪。

“听口音,不是东郡人氏,看衣着,非富即贵,看容貌,有闭月羞花之姿,那秦姝是谁?”

  “是林大宝的夫人。”

  樊小禾双眉一挑:“死掉的那个?”

  陆元点头说道:“这一手遁法来无影去无踪,看来这个秦婍和闹鬼的事有关。”

  话音刚落,秦婍再次出现在牢中。

  不等秦婍张口,陆元便说道:“先送小侯爷。”

  “那就请余公子稍候片刻。”说完如法炮制,带着樊小禾离开。

  这时牢外又传来几声响动,随后牢门被打开,脚步声临近,千钧一发之际,秦婍先一步赶回将陆元带走。几个城主府护卫同牢头一起,见到空空如也的牢房后大惊失色,连忙回去禀报。

  陆元只觉眼前一晃,人已来到一处庭院,此时院中除了慕行、樊小禾、秦婍三人外还多了一女子,刚想抬脚却头晕目眩,身子也跟着踉跄起来。

  “余大哥,没事吧?”慕行连忙扶住陆元坐在一旁的石凳上。

  陆元摆了摆手示意并无大碍。

  正以丝巾擦拭汗珠的秦婍说道:“初次都会有些不适应,很快就能恢复。”

  休息片刻后,陆元起身道谢:“多谢秦姑娘相助。”随后又问道:“不知这位是?”

  慕行替其答道:“她是秦婍姑娘的三妹,秦姝姑娘。”

  “原来也是位秦姑娘,幸会,在下余元。”

  秦姝微微一福:“见过余公子。”

  虽然容貌上秦姝要逊色不少,但举止文雅、有礼,让人如沐春风。

“三位公子请随我来。”

  三人跟随秦婍两姐妹,来到宅子后院,在一间亮有灯火的房前驻足,秦婍轻敲两下房门,不等回应便推门而入。开门的一瞬,突然一阵琴声从房内传来,几人鱼贯而入后,秦姝连忙将房门关上。陆元先前注意到房门上写有一个‘静’字,等进入房间后,发现墙壁四周也都写有‘静’字。

  几人来到屏风后,便瞧见一个女子盘坐在床榻上,双手抚琴,琴弦颤动,琴音绕梁,声声犹如松风吼。而女子裸露的双臂上,则分别写有‘镇魂’‘温神’四个字 。陆元三人见到此景面面相觑,正想询问,弹琴的女子突然喷出一口鲜血,伏倒在古琴上。

  秦婍两姐妹口呼一声“大姐!”连忙上前搀扶,并从腰封中取出一枚丹药喂下。

  在服过丹药后,两人口中的大姐渐渐转醒,只不过面容苍白,气色极差。

  “我有伤在身,不便相迎,三位公子莫要见怪。”

  “伤势要紧,秦嫀姑娘不必客气。”

  秦嫀闻言露出一丝笑容:“余公子果然聪慧。”

  “余大哥认识秦姑娘?”

  樊小禾提点道:“琴棋书画。嫀、婍、姝、婳,四字都有美好之意,又与琴棋书画同音,好名字。”

  慕行这才恍然。

  “樊公子过誉了。”

  一旁的陆元问道:“不知嫀姑娘为何会救我们三人?”

  “想必余公子已经猜出之前东嵎城闹鬼的事与我们三人有关,原由很简单,报仇。”

  “那东以临也是你们绑走的?”

  “不错,可惜斐鹰半点亲情都不念,害得我们打草惊蛇。”

  慕行疑惑道:“斐鹰?幕后主使不是东尧天?”

  闻言,秦嫀语出惊人:“东尧天早就死了,你们见到的东尧天是斐鹰假扮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