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剑决 > 砚台与剑

砚台与剑


婉拒了东以临邀请去东府的好意,慕行两人又回到了之前留宿的客栈,此时已是丑时三刻,掌柜的早已歇息,被慕行的敲门声吵醒后,言语间颇有些恼火,当然在瞧见陆元的真金白银后,眨眼间露出了讨好的笑容,便是比斐鹰也不逞多让。

  两人都无睡意,陆元思虑过后,还是把斐鹰所讲的事统统告诉了慕行。

  慕行听罢连连摇头:“若真如他所说的那样,不是自相矛盾?”

  “斐鹰必定有所隐瞒,他早就准备了对付女鬼的手段,却偏偏要等吕斌、田志死后才出手。”

  “那林大宝的事.....”

  “我们查不了,有人能查。”

  慕行奇道:“谁?”

  “自然是我们的小侯爷了,我此刻就修书一封,明日你托小二寄出,记住千万别被人看见。”陆元自然不会去信因为东以临,斐鹰才放两人一马的说辞。“对了,田志的尸体有何异样?”

  “坊间所说的都是谣传,肠子是从背部的伤口拽出来的,而伤口似乎是用刀割开的,这女鬼也会用兵器?”

  陆元摇了摇头:“先前她在城外是赤手空拳与斐鹰打斗的,时候不早了,在这胡乱猜测也无用,先回去歇息吧。”

  “那我先回房了,余大哥也早些休息。”

  等慕行走后,陆元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便盘坐在床榻上苦思起来,整件事有许多关节之处仍迷雾重重,让其想不通原由。

  翌日一早,东以临便找上门来。

  “余兄气色欠佳,可是这客栈住的不舒服?不如到府上来。”

  “以临兄太客气了。”

  见陆元不置可否,东以临也不好再说什么徒增人嫌,而是转移了话题:“闹鬼的事已经解决,今日特意过来是想感谢两位的帮忙。”

  陆元连连摇手“出手的是斐馆主,我与慕行可没帮上什么忙。”

  “余兄过谦了,两位若是无事,我带两位逛一逛这东嵎城,也好让我尽尽地主之谊。”

  “那就劳烦以临兄了,我去喊慕行。”

  “方才我见到慕兄弟在客栈楼下。”

  东以临刚说完,慕行便端着托盘走了上来,见到两人眨了几下眼说道:“余大哥,我让小二做了米粥。”

  “那就等余兄用过早膳再去街上。”

  陆元欣慰一笑,慕行倒是机灵,怕东以临瞧出什么,以此掩饰,看来信的事已经办妥。

  三人来到街市,街上比昨日热闹了许多,一路闲逛,陆元刻意让东以临带两人路经林大宝生前的铺子,铺子如今已经改为了古玩店,名为清风斋。

  几人刚走进铺子,掌柜的一眼便认出了东以临,连忙出来相迎,一番客套过后,说店内的东西,只要相中一律比市价低三筹。

  陆元在两人闲聊之际,发现单独一个柜架呈放的砚台,出声问道:“可是洮砚?”

  “公子好眼力,这可是本店的镇店之宝。”

  “绿如蓝,润如玉,这方洮砚品相极佳,不知掌柜的从何得来?”

  掌柜的犹豫一下,看了眼东以临,还是说道:“是这铺子的上任老板连同铺子一起折给老朽的。”

  “确实是无价之宝,掌柜的捡了大便宜了。”

  掌柜听后干笑几声没再接话。

  “余兄喜欢?掌柜的这洮砚怎么卖?”

  未等掌柜的回话,陆元摇摇手说道:“以临兄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书法我可一窍不通,还是留给有缘人吧。”

  三人离开清风斋后,东以临直言道:“余兄故意来这清风斋,莫非是....”

  “以临兄多疑了,对了,城中可有兵器铺,我之前答应慕兄弟赠一把好剑给他。”

  “市集上卖的兵器多半华而不实,我认识一个铸造师傅,不如请他替慕兄弟打造一把。”

  这次陆元倒没有推辞:“那我和慕行就先谢过以临兄了。”

  “不必客气,我这就带你们去找周师傅。”

  三人来到城北的一处偏角,慕行瞧见几个赤膊的汉子正挥舞着铁锤,用力的砸着身前的铁坯,火星四溅,相隔几丈远都能感受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周大哥!”

  其中一个正拉着风箱的壮汉听到东以临的喊声,站起身来看到三人后,喊来另一人拉风箱,手随意的往自己身上抹了几下边迎向三人。

  “东老弟,怎么有空来这我?”

  “这不是想周大哥了嘛,这两位是我朋友,陆元、慕行。这位是东嵎城最好的铁匠师傅,周玉山。”

  陆元和慕行抱拳一礼:“周师傅。”

  周玉山摆了摆手说道:“既然是东老弟的朋友,唤我一声周大哥就行,是哪一位想找我锻造兵器?”

  东以临呵呵一笑:“周大哥就是厉害,是这位幕兄弟想要一把趁手的剑。”

  “就知道你小子不是想我这周大哥了。”

  “我爹那还有几坛上好的桂花酿,下次给周大哥带过来,”

  “行,那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不知这位小兄弟剑要几尺?宽要几寸?是要长剑还是短剑?”

  慕行挠挠头:“这...”

  “这样,先让慕兄弟试试铺子里的成品,看看哪种用的顺手。”

  周玉山点点头说道:“也好,那我先带他试剑,你们两个自便。”

  慕行感激的看了眼东以临跟着周玉山走进铺子。

  “此刻就你我两人,余兄能否坦然相告?”

  陆元揣着明白装糊涂:“不知以临兄是在说什么?”

  “余兄何必装糊涂,你我都是聪明人,今日一早我爹回府,便瞒着我命令手下要盯严你和慕行,昨晚你和斐叔到底说过什么?”

  陆元双眉紧皱,看来斐鹰所说绝非无的放矢,那就更加不能将事情真相告诉东以临。

  “以临兄,非是我故意隐瞒,而是此事绝不能说,否则我和慕行恐怕走不出这东嵎城。”

  “有我力保两位,不至于性命不保吧?”

  陆元听罢还是摇了摇头,若是只身一人还好脱身,可加上慕行就难说了。

  “当真如此严重?”

  “此事只能以临兄自己去查明,我只能提点一句,方才清风斋的洮砚,可不是一般人家能拥有的珍宝,林大宝的夫人来头绝对不简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